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吮吸阳光 装点生活

支持原创作品 繁荣博客文化

 
 
 

日志

 
 
关于我

贫困使我失去了许多,也使我得到了很多。初中没毕业,一直沉于苦学。小说、散文、诗歌、书法、文学评论、周易命理、电脑技术、平面设计、数码影像等无不喜欢。多年来,发表作品百余篇、获全国书法品级段位五段、省级教师书法冠军、教育部教育科研课题二等奖等,被誉为“自学成才的书法家”。退休后,创办了全市以电脑技术为核心的首家民办非企业培训学校,组建了“正规报刊论文采编中心”等。

网易考拉推荐

紫微斗数:紫微斗数中州派讲义(上·星曜论·60星系01)  

2014-04-07 12:07:35|  分类: 38、紫微斗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紫微斗数中州派讲义(上·星曜论·60星系01

原著★王亭之        编辑★华艺时空

上篇·星曜论·六十星系

 [紫微斗数]只有十二个基本盘,一正一反(如紫微在子、紫微在午)则可视为有六种基本结构。

将十四正曜依安星规律组合,共得三十八组,分布于六个基本结构之中,即成六十星系。

推算[紫微斗数],除了要了解十二正曜的基本性质外,还要了解门十星系的基本性质。——例如紫微在子宫独坐,已与紫微在午宫独坐性:质略有不同,[紫杀][紫贪][紫破][紫府][紫相],更各具不同的特性:,完全与紫微独坐不同。必须对此有通盘的理解,然后才可谈斗数的推断。

除此以外,还必须了解各组星系互相交涉的性质。这即是[中州派]推断斗数的最大秘密。

关于斗数的推断,坊本只介绍[三方四正]的推断,根本未考虑到各组星系的交涉。例如[太阴独坐巳宫],作为一个大限的命宫或流年命宫,一般只凭太阴在巳宫的性质,以及在[三方四正]所会合的星曜,来推断此大限或流年的吉凶。但[中州派]则不同,除了太阴的[三方四正]之外,还必须注意到——

()此人原来的命宫性质如何?

例如,[天同巨门]在未宫坐命的人,行[太阴在巳]的大限、流年,绝对跟原来[武曲天相一I在中宫坐命的人不同。

因为[天同巨门]坐命的人,有他自己的本质,[武曲天相]坐命的人,亦有他自己的本质,彼此本质不同,经行[太阴在巳]的流年或大限,亦有不同的反应。

由此可知,坊本只重视各个宫垣的[三方四正]而作出推断,实在非常之疏漏,不及[中州派]重视原来各宫特质,视年限为星系交涉的推断法精密。

()于推断流年时,并须注意大运宫垣的星系性质。

例如,[武曲在相]在申宫坐命,[贪狼在午宫]为大限命宫,行[廉贞天府]流年。跟[武曲天相]在申宫坐命,[太阳天梁]为大限命宫,同样行[廉贞天府]流年,运程即有不同。此乃由于原来命宫虽同,流年命宫难同,而大运命宫星系却不同之故。

这种推断特色,唯[中州派]始有。[中州派]有口传的[紫微星诀],即详论此点。笔者可以说,此[紫微星诀]目前唯笔者得到传授,现于叙述[六十星系]时,已将此星诀融汇。——当然,这还不算是[紫微星诀]的系统叙述。若系统叙述,则篇幅太巨。笔者在[紫微斗数学会]讲授[紫微星诀],每诀须讲授三小时,共六百余诀,讲时非五年不能讲毕,由此可知其内容之丰富。

由于[紫微星诀]历代一向单传(每代只传一位弟子)故知者不多,甚至可谓无人知此。所以,当谈到[紫微会天同巨门],或[破军会太阳天梁]之时,若不识[紫微星诀],可能当成笑话,若知[紫微星诀],则便会将之当成最严肃的讨论。

必须明白此点,然后才能研读下面关于[.六十星系]的叙述。

第一组(紫微独坐子午)

1、紫微独坐子午

此组共包含十个星系:紫微独坐;破军独坐;廉贞天府;太阴独坐; 贪狼独坐; 天同巨门; 武曲天相;太阳天梁;七杀独坐;天机独坐。

十个星系互相交涉,而且十二官交涉的性质不同。下文将择重要的交涉性质说明。

紫微独坐子午紫微独坐子、午。对宫为贪狼独坐;与[武曲天相][廉贞天府]相会。

要评断紫微独坐的本性,除参阅前面关于[十四正曜]的叙述之外,并需注意一个要点:精神与物质的平衡。

紫微本身,既有属于精神方面的本质(如主观强,在爱恶方面有特殊个性,必有精神方面的消遣与爱好,有决断力等等);亦有属于物质方面的性质(如爱好物质享受,有领导力,有组织力等等),会合不同的星曜,究竟是加强精神方面的性质,抑或是加强物质方面的性质,还是对二者之一有所削弱,甚至转化为另一特性,于推断寸实宜重视。

贪狼、武曲、天府是属于物质性的星。廉贞、天相是属于精神性的星。

如果贪狼化禄化权、武曲化禄化权、天府化科等都加强紫微的物质性;[百官朝拱],特别是左辅右弼,亦加强紫微的物质性。

如果廉贞化禄、天相成[财荫夹印]格,则削弱了紫微的精神性,因此物质性可能相对加强。

如果贪狼化忌、武曲化忌,则削弱了紫微的物质性,因此精神性可能相对加强。

如果贪狼化忌、武曲化忌,则削弱了紫微的物质性,因此精神性可能相对加强。

如果贪狼与天刑同度、或与空曜同度;廉贞与桃花诸曜、或与昌曲同躔;[刑忌夹印]的天相;以及与紫微同度的空曜,暨华盖、桃花等杂曜,则加强紫微的精神性。

以紫微本身而言,[百官朝拱]的紫微、化权的紫微物厨陆重;[在野孤君]的紫微、化科的紫微,精神性重。

必须如此衡量紫微在子、午二宫的本质,然后才能推断其经行十二宫寸,与各星系交涉的性质。

一般而言,物质性重的紫微独坐,喜行下列各星系踞度的宫垣——破军、廉贞天府、武曲天相、七杀、天机。若此等宫垣亦物质性重,则正可配合,必为得志或发财的大运或流年。

所谓物质性重,如破军化禄、破军化权;廉贞化禄天府;武曲化禄天相、七杀会见化禄或禄存;天机化禄见辅弼。

精神性重的紫微则喜行下列各星系躧度的宫垣——太阴、太阳天梁。若此二宫垣亦精神性重,亦正堪配合,必为得名、得声誉的大运或流年。

所谓精神性重,是指太阴化禄、权、科;太阳化禄、权、科;天梁化科而言。

天府化科廉贞、[刑忌夹印]的天相武曲、天机化科等结构,若更见昌曲文曜,亦为精神性重的星系。若能了解上述的推断原则,亦不难由是了解辅、佐、煞、化、杂曜会合的变化,不需——细述。

物质性重的紫微行经精神性重的贪狼,则转化为色欲。贪狼为命宫、福德宫、夫妻宫时,都为跟配偶以外的人发生感情的征兆。若贪狼为疾厄宫寸,则主患生殖器官及肾脏疾患。

物质性重的紫微行经物质性重的贪狼,反不主色欲,若于疾厄宫,则为肝病,肠胃病。

精神性的紫微行经物质性重的贪狼,亦有可能转化为色欲。

精神性重的紫微,行经精神性重的贪狼,反而可能遁世,或成为艺术创作,精神享受发挥的运程。若贪狼为疾厄宫,主患机能失调,神经亢奋或神经衰弱,因内分泌不平衡导致器官敏感等无实质的病患。

(如何判别贪狼的物质性与精神性,将详后论。这里姑且举一个例子:化禄的贪狼为物质性重;化忌的贪狼为精神性重。)

精神性重的紫微行经[天同巨门]流年大限,必产生戚情上的困挠,或失意于事业,或发生情形特殊的感受,视辅、佐、煞、化的会合而定。

物质性重的紫微行经[天同巨门],若天同化禄,往往为收获的年份或运程;若天同化忌,亦有收获,仅主收获的过程有挫折。最嫌巨门化忌,反为失败、损失的运限流年。

物质性重的紫微,行经七杀,立即发生转变;精神性重的紫微,行经七杀,主拖延时曰始生转变(如七杀为流年命宫,主下半年转变;七杀为大运命宫,主后五年转变)

而且,二者转变的性质亦不同。前者主要为物质生活的转变;后者仅为精神生活的转变。

破军略同七杀,只转变的幅度较大。

以上略举数例,已摄[紫微星诀]的精要。以下举出一些具体推断例子。

()[廉贞天府]星系,廉贞化忌,原局紫微精神性质较重,则主精神生活有所欠缺。这时便需立即检视原局福德宫的破军,若见咸池、大耗、沐浴、天姚,则主精神空虚,所以行经[廉府]运限时,会发生感情困挠。([廉府]为兄弟宫,主兄弟、伙伴间感情挫折;[廉府]为夫妻宫,主自身有外遇等。于疾厄宫普遍为糖尿病。学者可根据基本性质,推断[廉府]入十二宫的克应。举一反三,端在学者)

()[武曲天相]星系,若武曲化忌,原局紫微物质性重,则主物质生活有所欠缺。这时便需立刻检视原局事业宫[廉府],若[廉府]得禄,则物质生活的欠缺系由于过份扩展事业而来;如[廉府]无禄,且为[空库][露库],则行经[武曲天相]守命的年运,有失业、倒破败之虞。

举此两个实例,学者可详以下[星系]性质的叙述,融汇贯通,即能作出较详细的推断。

2 破军独坐寅申

破军独坐寅、申。对宫为[武曲天相];与七杀独坐、贪狼独坐相会。

要判断此宫垣破军的性质,要注意一个推断上的特点,即此破军的叛逆性与顺从性。必须掌握此特点,然后才可知命宫的本质。

一般情况下,破军的叛逆性愈强,人生的变动幅度愈大:破军的顺从性愈强,人生的变动幅度愈小。

凡破军守命宫的人,运势如马鞍形,即必须经过反复。当其运势上升之时,忽然会遭受挫折,转而向下,然后又再次上升。所以,判断破军的叛逆性与顺从性,即可判断此[马鞍形]运势的升降度。

这一点,于推断时非常重要。因为同样是破军独坐于寅、申二宫守命的人,有些人频频变换工作,有些人可以在一个机构服务终身,即是由于[马鞍形]的高低幅度有大小分别之故。

以破军本身而言,得禄、不见煞忌刑的破军。顺从性较大;反之,若不得禄,或见煞忌刑曜重的破军,叛逆性较大。

见左辅、右弼、天魁、天钺,不能改变破军的特性,相反,只有更加强烈,即顺从者愈顺从,叛逆者愈叛逆。

文昌、文曲二曜,同时会合破军,可以增加顺从性;若单见者不是。倘如单见昌、曲化忌,反而增加叛逆性。

对宫的[武曲天相],凡武曲化禄、[财荫夹印]的天相,皆能加强破军的顺从性。若武曲化忌,[刑忌夹印]的天相,则能增加破军的叛逆性。

三合宫的贪狼,化禄、与禄存同度;增加破军的顺从性;若化权,则须视有无煞忌刑同时会合,有者增加叛逆性,无者增加顺从性。若贪狼化忌,亦增加顺从性。

三合宫的七杀,与火、铃、凌晨、陀同度时,增加破军的叛逆性;与辅弼同度时,只加强破军的本性;与科文诸曜同度(如与文昌化科同度,或见龙池、凤阁对星),则加强破军的顺从性。

. 顺从性的破军。喜行经以上各宫垣——

廉贞天府(化禄、化科);太阴(化禄、权、科);贪狼,(化禄、权);武曲天相(化禄、权、科;财荫夹印);太阳天梁(化科);紫微(化科)

叛逆性重的破军,喜行经以下各宫垣——

廉贞天府(见辅弼、魁钺);贪狼(火铃同度);天同巨门(化禄);武曲天相(刑忌夹印);太阳天梁(化禄、权);七杀(会化禄或禄存);紫微(化权)

顺众性的破军,行经喜宜的宫垣,虽有变动,必非根本性的改变(如转变行业),而且变动顺利,或为因利导势的改变。若行经不宜的宫垣,变动幅度才觉得大,而且变动得辛苦。

叛逆性的破军,行经喜宜的宫垣,必有不得不变之势,而且多属根本性的改变,而且改变时历尽艰辛。若行经不宜的宫垣,则表现为进退失据,或坐失良机。

大致上来说,叛逆性破军所喜的宫垣,即顺从性破军所不喜的宫垣;反之,顺从性破军所喜的宫垣,亦即叛逆性破军所不喜的宫垣。

顺从性的破军,行经无煞忌刑耗(或仅见一二),但有禄、权、辅、佐的宫垣,必少突破性的发展。虽可减少人生的波动,但若寒微之辈遇之,反而难以因突破而突发。

叛逆性的破军,行经少禄、权、科,又只见一二辅、佐诸曜的宫垣,必生突发性的变动,原已富贵者不宜,但寒微之辈遇之,反而可因变动而获吉,或成否极泰来的变动运程(如武曲天相,天相与刑忌所夹)。——只是煞忌刑耗诸曜过多会合时,亦为艰辛、破败之兆。

了解上述原则,便可以知趋避之道,变或不变,行止之间甚为重要。

顺从性的破军见煞、刑诸曜众多者,主其人稍有成就;便踌躇志满,所以最不宜见铃星、陀罗,见则更停滞不前,难以上达。最宜略见火星、擎羊,反主可以激发向上。

叛逆性的破军见煞、刑诸曜众多者,有时反主其人因人生太过坎坷而丧志。此时即检视其人的福德宫及迁移宫。福德宫佳者,宜发扬蹈厉,寻求改变命运的机遇(所以要留意好的大运或流年),利用其精神力量,来改变人生的际遇。若迁移宫佳者,宜谋求出外发展的机会(所以要留意得迁移的大运或流年),利用转变环境,来改善自己的命运。

这里且举一例,以便作实际推断的参考——

破军守命于庚寅宫(即丙年生人),贪狼、擎羊同度来会。迁移宫[武曲天相]为天同化禄及天梁相夹,成[财夹夹印]之局。另一三合宫的七杀,被羊陀同时照射。

这个基本结构,由于煞曜影响本宫及三合宫的缘故,基本上属于叛逆性的破军。当行经壬辰大运时,[廉贞天府]躧度,廉贞已化忌,大运又会武曲化忌,而且大运羊陀又同时会照辰宫,看起来非常之不利。

此时检视原局的福德宫,廉贞化忌;原局的迁移宫,[财荫夹印],显然迁移宫较福德宫为优。

因此当行经[廉贞天府]的十年大运时,便必须留意大运中有那一年的迁移宫较好,主动留意迁移的机会(或离原地发展,或专换待业至少亦转变工作机构),则际遇便可改善。

由这个例子,可见将[紫微星诀]灵活运用,往往便能趋吉避凶。因为命运无非只是机会的把握、行止的决断而已,若能掌握,至少可以使I马鞍形。走势顺滑。

3 廉贞天府坐辰戌

廉贞天府于辰、戌二宫同度,对宫必为七杀独坐;三合宫会紫微独坐、[武曲天相]

要推断[廉府]星系在此宫垣的特性,须注意感情与理智的冲突与调和。

廉贞本身,已经是带有感情与理智冲突矛盾的星曜,它是[次桃花],但是它亦[],而且[],因此便难为[桃花]亦不淫滥,在古代,有许多贞烈的侍婢妾室,情形便可以拿来譬喻。她们的际遇,亦可以说是充满感情与理智冲突的结果。

当天府同垣时,并不能使感情或理智定向,因为天府本身虽然偏重于理智,但它有[行其位,素其位],安于现状,保持既有人际关系等等特点,所以并不能用理智来解决廉贞本身的矛盾。

天府得禄,或者有昌曲会合,反而加深廉贞的感情色彩;以致人生的遇合,往往循着一条固定的轨迹来发展。

[露库][空库]的天府,则可削弱廉贞的感情,大致人际关系容易改变。

对宫七杀,可以影响[廉府]一系的理智。有煞曜会合,或碰到化权的星曜,七杀的理智更强,因此影响对宫的[廉府]亦充满理智色彩。但假如七杀与空曜同度’则此七杀反而多人生的哲思,感到人生的空幻,这时便可能反而增加[廉府]的矛盾本性。

所会合的紫微若是[百官朝拱],或化权,则影响[廉府]增加理智。若为[在野孤君],或化科,则影响[廉府]增加感情。

所会合的[武曲天相],若是武曲化禄、化权、或天相[财荫夹印],可增加[廉府]的理智;若武曲化科,天相与曲昌同躔交会,可增加[廉府]的感情。

武曲化忌,而[廉府]中的天府又为[空库][露库],为此星系组合最劣的结构,象征容易戚情决绝,而其理智亦仅作偏锋发展。

太执着于感情的[廉府],最大特色是忠于故主。历史上的贞妾、义仆,以及政坛派系的不二之臣,以至终身服务于一机构的职员,大部属于此类。

于经行十二宫寸,他们不喜欢波动挫折的星系,所以不喜行经七杀、破军之地,亦不喜行经贪狼化忌的运限流年。最喜欢吉化的[太阳天梁],化禄、权的贪狼,以及性质平衡中和的紫微则可脱类而出,或提高自己的社会地位,或于运限之中发财致富。

感情太薄弱,而理智又不取正轨的[廉府],便容易时时选取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可是人际关系却因而尽失。广府人说某些人[一杯咖啡就过档](饮别人一杯咖啡,就可以做出对朋友不利的事)即是这种星系结构的性格。

于经行十二宫时,他们喜见太阴化禄;贪狼化权;[天同巨门]化禄、权;天机化禄;紫微化权的运限。可以得意,因而养活感情上的反复决绝,人际关系亦好一些。倘若经行七杀、破军、贪狼等不见吉化,又不见禄的年运,或[天同巨门]化忌;[太阳天梁]化忌;天机化忌的运限,便可能做出伤害感情的事。

感情薄弱,理智重于正道的[廉府],在星盘中,必然是紫微、七杀两垣有良好的星曜结构,于经行十二宫时,只要不碰到主感情困挠的星系,或主物质生活困乏的星系,大致都是好运。——[天同巨门]躔桃花诸曜;或天同化忌;[泛水桃花]的贪狼;与天机化忌相对的太阴,皆主引起感情困挠。太阴化忌;贪狼化忌;[武曲天相]化忌,或为[刑忌夹印];见煞忌刑曜重重的天机、破军,皆主物质生活困乏。凡此皆详大运、流年的飞星而定。

[廉贞天府]星系,最重感情与理智的调和。若原局星系的感情与理智已平衡,便为良好的结构。若感情与理智不平衡,于经行十二宫时,便需要注意,这些宫垣的星曜再不能加深感情与理智的矛盾,否则便会于运限之中发生事端。

这里可以举一个例子帮助理解——

[廉贞天府]于辰宫安命,乙年生人,有擎羊同度。即对宫的七杀亦有擎羊朝拱。三合宫紫微化科;[武曲天相]星系则为羊陀照射。

这个星系结构,理智的色彩偏重。

但如果[廉府]星系又与红鸾、天喜;文昌、文曲等曜会合,同时见铃星、地空、阴煞、天虚之类杂曜,则引起感情与理智的冲突。具体表现为优悠寡断,想改变责无旁贷量却不愿改变(例如有机会转换工作,但又有[做生不如做熟]的想法,想跟爱侣决绝,但却在感情上仍然藕断丝连之类。)

假如经行癸未大限,[天同巨门]守命,巨门化权,但有大限的羊陀会照,成为偏重于理智的结构。

可是,若经行丙戌流年,七杀守流年命宫,对宫廉贞化忌,引起桃花诸曜的力量,又受流年的羊陀照射,由是感情与理智将会发生冲突。在人生实际遭遇上,便可能出现因一时感情用事而遭受损失或挫折的运势。

此时,由于流年财帛宫贪狼化忌(癸运),又飞人流年的擎羊,因而便主出现伤害感情的财帛争夺。

再详视十二宫。流年夫妻宫受权星(巨门化权)及刑星(天梁)所夹,对破军化禄,有原局的羊陀照射;大运夫妻宫太阴,有大运羊陀照射,为流年羊陀所夹,又于大运化为科星,因此伤感情、分歧利益的对象,可能是自己的配偶或爱侣?或配偶的亲属(如妻室的兄弟之类)

以上的举例,须再详视辅佐煞刑诸曜,及杂曜的会合,厘定发生的细节。而且仍须配合过去、未来的星系性质,追查事件发生的根源与结局。现在所举的仅为大概而已。唯知此一例,即可帮助推断。

4 太阴独坐巳亥

太阴于巳亥二宫独坐,必与天机相对;会合[太阳天梁];借星安宫的[天同巨门]。为便于记忆这个星系,可视为[机月同梁]加太阳巨门的组合。

要推断此二宫垣的太阴本质,须注意其发射性与收敛性二者,以何者较为偏重。——太阴以收敛为佳,所以发射性重的太阴,不如收敛性重的太阴,但亦不宜过份收敛,以致成为工心计,喜权术阴谋的人。

乙太阴本身而言,化禄、化忌皆为收敛;化权、化科则为发射。

见铃星、陀罗则为收敛;见火星、擎羊则为发射。见左辅、右弼则为收敛;见文昌、文曲;龙池、凤阁;天才则为发越。

见临官则为发越;见病曜则为收敛。

在亥宫的太阴,夜生人即为发越;曰生人发越的程度较小。在巳宫的太阴,无论日夜生人均为收敛,曰生人收敛的程度更大。

[三方四正]的会合而言,对宫的天机化权、化科即影响太阴使发射性增强;化禄、化忌即影响太阴使收敛性增强。

[太阳天梁]在酉宫,收敛性强;在卯宫,发射性强。化科,发射性强;化禄,又见文昌,发射性与收敛性平衡;化权则收敛性增强。

借会[天同巨门],化禄、化忌均主收敛,见科文诸曜、桃花诸曜,则为发射。

太阴重收敛,但并非喜欢过度收敛,必须有适度的发射,然后始为[英华内敛]。同时见禄的内敛,又优于见忌的内敛。前者仅为性格上的沉潜,不事浮夸,后者则工心计,耍手段。

若太阴过份发射,即使邮吉星祥曜,亦仅主虚名,例如有富之名而无富之实,声名大而人生感到空虚之类。

所以最好的太阴结构,是收敛性略重,而又有适度的发射。如太阴化禄,会台是曲,又会天同化权、天机化科,巨门化忌,更见辅弼、魁钺、如是即为发射性与收敛性调和。

收敛发射适度的太阴,经行十二宫,只要煞忌刑曜不太重,又见吉化及辅佐诸曜,皆为祥瑞之争。唯不喜化忌的[天同巨门];化忌的武曲;会廉贞化忌的七杀;[在野孤君]的紫微会武曲化忌的破军。若遇以上种种情形,为倾破、失败的征兆,疾厄宫不佳时(或太阴为疾厄宫),主患由阴虚或内分泌不足的疾患,甚至为暗病潜伏之兆。

原局太阴过度收敛,喜行带发射性的星系宫垣。如贪八化权、禄;[太阳天梁]化科(太阳化科又优于天梁化科);会化权的七杀;化权的紫微化禄、权的破军。不宜再见收敛性的星系宫垣;如化忌的贪狼;[天同巨门]而天同化忌;[武曲天相][刑忌夹印][太阳天梁]而太阳化忌;见廉贞化忌的七杀;化忌的天机;孤立的紫微见煞忌的破军;[廉贞天府][露库][空库]。其祥瑞凶吉,皆可详实际会合的星曜性质而定。

原局太阴过度发射,经行十二宫时,碰到收敛性的星曜亦不甚为害,有时且主吉祥。例如行经[刑忌夹印][武曲天相]流年命宫,倘辅佐诸曜吉会,反为受人赏识提拔因而导致佳运,这时[刑忌夹印]的意义‘便只成为受上司控制,或受支持自己的财团企业左右等意义,并非不佳。

所以同样是原局太阴守命,同样是见[武曲天相]而刑忌夹的流年,际遇却有顺逆之别,即是由于守命的太阴本质不同之故。必须对于此分别心领神会,然后才能领略[中州派]推断斗数的特色。

太阴守命,必须兼顾福德宫,因为宫垣之内必有巨门,此巨门的性质(或巨门星系的性:质),可以影响太阴的本质,此点已于叙述[十四正曜]时提到。当经行十二宫时,亦必须将此点估计在内。——即是说,要判断原局太阴的本质,必须磁针太阴所会的星曜,以及受福德宫的影响,一并加以考虑,然后才能明确判断此太阴的实际性质。

除此之外,与太阴对拱的天机,对太阴的影响如何,实在亦非常重要。

若太阴本身过度收敛,而天机却会合发射性的星曜,其人可以离开出生地而获吉,株守家园,则易变成不良不莠。

若太阴本身过份发射,而天机却会合收敛性的星曜,其人亦宜谋求外邦异域的人际关系,以使匡扶自己的事业财帛。

若太阴天机二者同时发射性重,则其人必流为浮夸,虚而不实;,反之,若太阴天机二者同时收敛性重,则其人必流为权术,阴沈多计。本质如此,即不宜行与本质过份违背的大运、流年。——例如,浮夸的太阴,行[太阳天梁]刑忌并见的运,亦易惹起宫非口舌,且招怨尤忌谤;阴沈的太阴,行[太阳天梁]、昌曲、化禄、化科的运,反而易碰到力不从心的机遇,以致进退失据。

[中州派]推断斗数的特色,学者至此已应有相当了解。但由于实际星曜组合过分繁复,不能——举列,所以便只能提纲挈领加以论述,学者在实际推断时,可翻阅初级课程的资料及本讲义[十四正曜]的叙述,只要能掌握命宫星系的本质,即能明白各经行十二宫大运流年的际遇。

现在亦举出一个例子,帮助学者思考,以期能举一反三。

例如太阴在巳宫落陷守命,辛年生人,会太阴公权,文曲化科;福德宫巨门化禄;太阴本身又会酉宫的禄存,这种星曜结构,已将太阴落陷的收敛性改善,成为[英华内敛]的性质。

于经行丙申大限时,[武曲天相]守命,为[财荫夹印]的结构,本来嫌将太阴的本质过份发射,但喜见大运财帛宫[廉贞天府]的廉贞化忌,又有陀罗同度,以致发射收敛平衡。所以在这大限之中,其人必因助有力之士而获吉(注意大限父母宫太阳天梁,而太阳化权.又见禄存及文曲化科,故主受人提拔)c大运财帛宫的克应’仅为开去随收入而增加,而且赚到的钱不立刻到手(年终分花红即是一例),并不主凶。

由是可知,不可一见大运财帛宫的煞忌,便立刻武断为财帛不佳。

在这大运之内,若王寅年破军在命宫,武曲化忌照射,则可能因此使太阴的本质失去平衡,因武曲化忌会廉贞化忌而收敛过度,且属性质不良的怍敛,因此在本年份内,便不宜出锋头,扩展事业,负担额外工作,或转移工作环境,否则便生挫折。若一切守旧,不作变动太大的决定(注意流年福德宫,为廉贞化忌会武曲化忌),则仍可保持运势。进退之间,差别甚大.所以J一紫微斗数]始可成为趋吉避凶的指南。

5 贪狼独坐子午

贪狼独坐子午,对宫为紫微独坐。三合宫为破军独坐、七杀独坐。

要评断此贪狼的本质,须分别它的欲望强弱。当欲望强烈时,又须分别为对物欲的强烈,抑或是对情欲的强烈。

贪狼坐旺宫,如申子辰年生人,贪狼在子;寅午戌年生人,贪狼在午为欲望强的结构。倘若相反,即申子辰年生人,贪狼在午寅午戌年生人,贪狼在子,为欲望弱的结构。

贪狼化权,增加欲望,偏向于物欲;贪狼化禄,见辅曜增加物欲见蜚廉、力士、将星、长生、帝旺等杂曜,亦增加物欲。见佐曜,增加情欲([禄马交驰]在这时亦主情欲);见桃花诸曜,亦主增加情欲。

贪狼化忌,减低欲望,更见铃星、陀罗,及杂曜中的空曜;天哭、天虚、孤辰、寡宿、阴煞、华病历、大耗、息神、月煞、贯索等杂曜时,欲望更低,甚至可以变成畏惧竞争,一碰到阻力便退缩。

[百宫朝拱]的紫微可以增加贪狼的欲望;[在野孤君]的紫微,则可减低贪狼的欲望。

在三合宫的七杀,见化权化禄化科会合,则主加强贪婪欲望。或者见煞忌刑耗来会者,则主减低贪狼的欲望。

人生不宜欲望过高,亦不宜欲望过低。所以当贪狼守子、午宫时,必须注意,喜得贪狼的性质中各,但仍须注意,是什么性质的[中和]

例如欲望低的贪狼,与[百宫朝拱]的紫微相对,可以视为基本上中和,但假如擎羊与贪狼同度,更会桃花诸曜,则此种[中和],可能仅表现为情欲深而物欲弱,所以一生自寻烦恼,为情所困,事业上则一事无成。

『泛水桃花』的贪狼,是情欲强的结构。此时再不宜见情欲的星(如昌曲、桃花):来会;亦不宜更行桃花重重的运限流年。

『木火通明』的贪狼,是物欲强的结构。再见物欲之星,则可能财禄事业亨通,而其人却戚精神空虚。

心志插弱的贪狼未必便一定不吉,倘若不沉溺于不良嗜好,逢奋发图强的大运,仍然有所为。所以喜行[武曲天相][财荫夹印][太阳天梁]而化科;见禄权的七杀;见禄权的破军;见吉化的[廉贞天府]等运限流通年。主其人可以藉良好的际遇,‘将人生观变得积极,因而变得有为。

物欲过份深的贪狼,虽然人生观积极,但却可能发展成为不择手段的人,或沉迷于投机赌博。因此,便不喜再行加深物欲色彩的运限,如[天同巨门]而巨门化禄;[太阳天梁]而太阳化权;天机化禄(不喜此天机有太阴化忌冲会);否则人生虽积极,但际遇却未必如意,而且容易导致精神生活空虚。

总之,欲望贵科适度,过弱更逢弱限,则主孤贫或残疾;过强更逢强限,可能沉迷于不良嗜好,致误终身。

谈论[紫微斗数],论述星系的性质,以及星系组合交涉的宜忌,均以命宫为主,这是因为命宫最能体现星系性质的缘故。

其实将这基本性质推广,即可普遍推断十二宫的性质。由本篇起,笔者试图对[推广十二宫],作一解说,以引导学者,仅能举一反三,不致误会所述本质公能用于命宫。

例如兄弟宫中,贪狼过份欲望深,便主易交酒肉朋友,朋友众多但却无一知已,且易发生争权夺利之事;若贪狼本性心志过份冷退卑弱,则主兄弟、朋友缘份皆浅,事业上亦人缘不足。再详经行十二宫时,每大运流年的兄弟宫星系,即知是否会遇到不虞的竞争,或因性质调和而有人际关系上的改善。

又如夫妻宫中,守坦的贪狼的物欲过深,则配偶必重物欲,若情欲过深,则爱情姻缘皆呈反复。倘如守坦的贪狼过人份冷退,则主配偶的际遇不佳,或者因客观环境、生理疾病等因素,影响婚姻生活不和谐。

又如疾厄宫中,守垣的贪狼的欲望过来,则易患[实性]的疾病,即器官有实际性病变的病,如肝炎、子宫炎、肠胃发炎等。如果守坦的贪狼冷退,则所患者为[虚性]的疾病,如肝分泌失调,如子宫冷症、肠胃虚寒、神经性痛症(如经痛、白带)

以上所举仅属一般原则,但只要掌握了诸星系的本质,则于推断运限之寸,便能由本质所生的变化、经宫度星列的影响,推知可能发生一些什么事端。只须参开有关星系的基本资料,加以灵活运用,再加上一些经验,其推断便能准确。

这里且举一个夫妻宫的例。

女命,夫妻宫贪狼在午,擎羊同度,贪狼又化为星,这是情欲深而欲浅的结构。

行至壬戌大限,夫妻宫[武曲天相],武曲化忌,主丈夫遇不佳。自己的福宫紫微独守,对宫为情欲深的贪狼,紫微又兴大运擎羊同度,加上亦会上武曲化忌。倘在子午二宫有桃花诸曜,如天姚、沐浴、咸池、大耗等,则可能会因婚姻生活不如意,导致自己红杏出墙。

若行至丁本酉流年,夫妻宫为[天同巨门],巨门化忌,流年擎羊同度,主感情上有阴暗而出现,因此便亦成为婚姻发生氏发生危险的流年,须小心防范避免。

注意这个扒断,完全基于夫妻宫贪狼的本质,若不是这种星曜性质,则难行同样的大运及流年,亦不出现感情发生变化,移情别变的事。由此可知[中州派]的推断,必以认识十二宫垣中曜的本质,为推断的要基础。笔者在此再三提及,是为了恐怕学者根深蒂固,误信坊本单凭[三方四正]来推断。

6 天同巨门坐丑未

[天同巨门]坐丑未二宫,三合宫天机独坐。及借星安宫的[太阳天梁]

要推断,[天同巨门]的本质,必须注意的是此星系的感情、色彩,是明明抑或阴暗,因为巨门为暗曜,天同为情绪之星,二曜同宫,即成情绪或感情上的阴暗面,证实其本质,便须注意其阴暗的程度。

借宫的[太阳天梁]入酉宫,会丑宫的[同巨],由于犯宫太阳的光辉,因此[同巨]的阴暗便因而减少。

若未宫的[天同巨门],借西宫的[太阳天梁]会照,由于酉宫的太阳已属日落西山,光热不足,解暗的力量便不如宫的[阳梁]

因此两相比较,丑宫的[同巨],阴暗较小,未宫的[同巨],阴暗较大。

若于未宫安命,无正曜,借丑宫[同臣],安星,得卯宫的[太阳天梁],亥宫的太阴会照。卯宫的太阳为[日照雷门],亥宫的太阴为[月朗天门],因此都能解[同臣]的阴暗,甚至可使之变为明朗。古人称此为[明珠出海格],即是这保缘故。(在初级讲义中已提过这个格局,并且说,丑宫安命借未宫[同臣]者,不入[明珠出海格],当时未说明其故,现在讲者大概已可知道原因。)

[同臣]本身而言,天同化忌、臣门化忌,都是感情阴暗面的增加,是为[同臣]中较下的格局。

但若天同化禄、化权、则可减少[同臣]的阴暗。尤其巨门吉化,必经波折而后白手兴家,比较上下不有巨门吉化之佳。

明朗的[同臣],比较上不畏煞曜,阴暗的[同巨],则畏煞曜同时来跨。对于文昌文曲文曲亦然,阴暗的[同臣]倘如更见文曲化忌、文曲化忌,则感情困扰更大,有不足为外人道的人际关系,尤其是男女感情的困扰,可能成为内心痛苦。

所以[同臣],格局的高低,可以说,应以大阳的朝陷而定。其次则视[同臣]的四化。

至于三合宫度中的天机,亦不宜化忌,化忌则影响阴暗面增加,此时便使[同臣]发展成为内心原意,以致计划失误,此亦为阴暗面的表现。

在第一组星系中(即紫微在子午的基本盘),丑未二宫的[天同巨门]小比较上属于弱格,即先天上已不如其它星系,可以成为上格(借星安宫的[明珠出海格]自属例外),虽见吉化,或太阳在卯宫照会,人生亦必有遗憾。所以这个格局,对煞忌刑曜特别敏感。

最不喜与擎羊同度,会照亦不吉,若更过文曲化忌、文昌化忌、阴煞、天虚、劫煞等同度,则易受人阴损压制。

在此情形之下,巨门虽化禄亦主精神空虚、天同虽化禄变主寸时有命不如之感(例如明明可以造成的生意,忽然给人从旁插手压去)

四煞、化忌、天刑等曜,当然便函会给[同巨]带来者般困挠。必须见化禄、权、科于[三方四正]来会,且不见煞忌刑耗诸曜,然后才能成为较佳的结构。

结构明朗,或阴暗面小的[天同巨门],喜行三吉化并见的运限或流年。例如[武曲天相],可构成廉贞化禄、天同化权、天机化科的组合,破军独坐,可化权星与武曲化科拱照。凡此种见吉化的星系,皆为[同臣]守命的人所喜。若不见煞忌同时来会,则可许为佳运。唯佳运一过,则仍防阴暗随来。

唯上述的星系,仍不用及经行[太阳天梁]在卯宫化禄、化权或化科,若不见煞,则巨门之阴气全消,以成为佳运。故[同臣]最喜走[阳梁]的运限。

阴暗面重的[天同巨门],即使经行上述宫坦,碰到吉化的星系,际遇必无全美,或精神空虚,或精神生活尚算弃实,但物质生活则感困乏。若再见煞曜与吉化同路,更易感到压力,或多内心痛苦。

若阴暗面重的[天同巨门],经行煞忌并集的运限,则甚至有受人威协的可能。若更肢化忌的[太阳天梁],见天刑、擎羊、则为吸毒、服毒的星系结构。

较明朗的[天同巨门],经行煞忌并集的宫限,虽不主受人威胁,亦主情绪不平衡、感情受到创伤。

[天同巨门],皆不喜行文昌化忌、或文曲化忌的宫度。无论为大限或流年,皆为破财损失,受人拖累、或遭疾病、或见孝服临身的征兆。

亦不喜行[太阳天梁]化为忌星的宫度,七产生是非口舌,见刑曜则有冤狱,轻易为人诽谤,或被人将责任推卸于自己身上,亦主感情上阴暗面的出现,成为苦恋、畸恋或单恋,以致内心痛苦。

现在举一个[天同巨门]在父母宫的例子,用以说明此星系的性质——

丙年生人,父母宫[天同巨门],在未宫天同化禄,会对宫文昌文曲,文昌化为科星。

这组星系虽见吉化,唯卯宫无正曜,借入酉宫的[太阳天梁]安星,酉宫的太阳光度不足,因此父母宫的[同巨]虽见吉化,便仍然有阴暗面。

命宫经行至丁酉大限时,[太阳天梁]守命,借会[同巨],而巨门化忌,为是非刑忌之兆。大限父母宫七杀在戌宫独坐,为原局的[廉贞天府]照射,而廉贞化忌,又有原局的陀罗照会。因此,便主兴[父母],有感情上的冲突。

命盘的父母宫,常用来推断自己跟上司的人际关系,丁酉大限父母宫发生的情况,便亦宜用来推断上司而非父母。

于丁未年,命宫[天同巨门],巨门再化一忌,流年父母宫[武曲天相],为巨门双化忌及天梁所夹,形成况严重的[刑忌夹印],又会廉贞化忌,结果心然会因[心病]而至上司不和,心理饱受威胁,加上双擎羊人守流年宫,终致与人际关系凶终隙未。

如果原来父母宫的[天同巨门]更阴暗(不见吉化),情形不堪设想,可能被上司陷害。但如果原局父母宫不是会照落的太阳,而是会照卯宫的太阳,情形就会好得多,虽行同样性质的大限流年父母宫,所受的压力亦会较小。

7 武曲天相坐寅申

[武曲天相]坐寅二宫,对宫必为破军。会照紫微独坐,及[廉贞天府]

要推断这个星系的本质,须注意刚柔的配合与调和。武曲性刚,天相性柔,二者同在一个宫度,必须刚柔互济,然后始成佳构,若过刚过柔,都可能出现缺点,以致再现缺点,以致人生际遇坎坷,或难以得志。

[武曲天相]本身而言。化禄的武曲,刚克之性得到调和,但化权化科的武曲,、欲益增其刚烈之性,武曲化忌,则更为[过刚则折]的象征。若化忌的武曲又为羊陀夹持,则其孤克刑忌的性质更大为增强。

天相为[财阴]所夹,本身的软弱性减少,更见得禄的天府,有辅左吉曜夹会,天相则化软弱为能力。然而天相为[刑忌]所夹,为羊陀夹夹,或火铃来夹之时,天相的性质便变得更加软弱。

由此可知,最坏的结构是武曲化忌、火铃夹[武相]的结构,虽有辅左吉曜同度,但武曲过刚,天相过柔(其实应该说是软弱),结果就不但易生波折,且行藏出处亦戚进退失据。

若天相为[刑忌]所夹,当天同化忌之时,主情绪上的波动与压力,或为感情上的挫败,当巨门化忌之时,则为招惹是非尤的征兆。此时唯喜有禄存照会府相二曜,则人际遇尚不致坎坷,仅主精神困扰。

[武相]虽喜[财阴]来来.但天同化禄的[财印],不如巨门化禄的[财印]。因为当天同化禄之时,[武相]必兴[廉府]相会,此时廉贞化忌.可能出现用化费游或嗜好来平衡理的情况。然而巨门化禄的[财印][武相]亦不宜见文昌化忌,此为不良不莠之兆,因为可令[武相]坐命的人偶得一技使自以为精通,即缺乏武曲本具赞研、攻坚的毅力,亦少天相相具谦和的虚心。)

[武相]对拱的破军化为禄星之时,可以调和[武相]的刚柔,若化为权星之时,则加强了武曲的刚决,对此星系未必有利。

三合宫中的柴紫微,若为[百官朝拱]的格局,可以调和[武相]的刚柔,若为[在野孤君],则反加强[武相]刚柔的矛盾。

特别喜欢紫微的与禄存同度,此禄存会合[武相],固可减低武曲的克,而且,当紫微存子之时,若禄存同度,破军亦必同时化禄,若紫微在午,[武相]虽难遭巨门化忌的[刑忌]所来,只要不见煞,仍可在相当程度上取得刚柔并济。

三合宫中另一对星[廉府],当廉贞化禄之时,天府亦同时得禄,廉贞固可调和武曲之刚决,天府亦增加了天相的力量。然而武曲遇时化为科星.且受破军的影响,所以全组星系的刚柔是否调和,仍得视[武相]本身是否会火铃、空动而定。见煞则刚柔仍不主调和。

刚柔相济的[武曲天相],喜行的宫垣为[太阳天梁]而太阳朝旺、见吉化的七杀、紫微化科,破军化禄、朝旺的太阴。

过刚的[武曲天相],不宜再经行带刚决性的宫垣,如[太阳天梁]而太阳化忌,无吉化的七杀,化权的紫微等星系。

过柔的[武曲天相],不宜再行带柔弱性的宫坦如[天同巨门][太阳天梁一!而太阳落陷,天机化忌,[廉贞天府]而廉贞化忌,太阴落陷等星系。

过刚则折,所以本性过刚的[武相]再行刚决的宫垣,便主人生多挫折失败,而且人际关系亦多余憾。过柔则弱。所以本性过柔相的[武相],再行柔弱的宫垣,便主冷退,或受人排挤。

若刚柔相济的[武曲天相],行经刚柔相济的宫垣,则为沈刚毅以抵成功之兆。即使经行过刚过柔的宫垣,亦不过为一时的挫折,或者是一时的受制,就在此运限或流年之内,、即叮冯本身的沈洗刚毅来克服环境、扭转命运。

现在举一个实例来说明[武相]星系在福德宫的情形。

福德宫为[武曲天相]于寅宫同度,命宫为贪狼独坐。丁年生人。[武曲天相]为巨门化忌的[刑忌]来。但会紫微禄存。武曲见禄,刚克之性稍和,刑忌所来的天相则受到压力。不见火铃,性质可算良好,因为并非过刚过柔。主其人物欲虽强,但刚克之性仍可化为毅力去争取!虽受压力,但内心仍不致生决之念,可以沈忍受。

[行至辛亥大限,福德宫为[天同巨门],巨门化禄,又会西宫的禄存,兼且借卯宫[太阳天梁]来会,而太阳化权。所以这时候虽难曾因一时的冲动,停学工作,企图有经济来支持一段爱情,但终于迷途知返,仍然完成学业。

假如原来的福德宫过刚过柔,则大概就很难有这样样的发展结果了。因为过刚之时,便会知错再不忿认错,过柔之时,便会知错而仍然因循苟且。

由此可知推断十二宫,必须重视原局十二宫的本质,未可仅依流年、大限的宫垣星系来推断。笔者对此再三致意。

8 太阳天梁坐卯酉

[太阳天梁]同于卯西二宫,必与太阴相会,并与借星安宫的[天同巨门]相会。对宫则无正曜。

要推断[太阳天梁]的本质,须分别其为祥和抑为孤忌。两种性质的分别很大,因此影响运程亦大。

一般来说,入朝的太阳祥和,落陷的大阳孤忌,化禄的太阳祥和,化忌的太阳孤忌,见辅仨吉曜交会的太阳祥和,见煞忌形曜的大阳孤忌。

就天梁而言,化禄、化权的天梁孤忌,化科的天梁祥和,有煞刑诸曜同的天梁孤忌,见辅佐诸曜的天梁祥和。

于辅佐诸曜,[太阳天梁]最喜文昌、文曲,尤喜文昌化科,[阳梁]倘在卯宫,不见煞忌,则为极祥和的星系组合。

另一个极端是太阳化忌,落陷,又见煞刑虚耗诸曜,则此[阳梁]星系,便呈现极其孤忌的色彩。

以会合的星曜而言,太阴化禄,可使[阳梁]的性质趣于祥和,若化为忌星之星,[阳梁]的性质亦成为孤忌。入朝的太阴使[阳梁]祥和,落陷的太阳使[阳梁]孤忌。

[天同巨门]星系,亦不宜化忌,天同化忌特别令[阳梁]不利六新亲,人际关系疏离,巨门化忌则令[阳梁]生事端,一生易受是非、纠纷困扰。但若天同化碌,化权,则仅主[阳梁]增加其独立性,巨门化禄来会,只要不见文昌化忌同时会合[阳梁],则为掉臂独行。个性独特而已,虽仍然祥各之气不足,但却仅主竞争,而并非孤忌。

[同巨][阳梁]之时,地空地劫亦时交会,难见吉化及昌曲,仍然使[阳梁]带有一偏之性,欠缺圆融,但欲逻辑性强,而且能有独立思想,表现现特殊的风格。

[太阳天梁]本带有孤克忌的性质.所以对于六亲,[中州派][一太阳天梁主别离]的说法。

然而同一别难,欲仍有祥和与孤忌的分别。以离乡背井为例,祥和者可能因为到外国求学,孤忌者则可能是逼于环境。二者的吉凶截然不同。

孤忌的[太阳天梁]见刑曜,可以因纷争而与讼诉,但祥和的[太阳天梁]同样见刑曜,欲只是事业上的竞争,或者是学术的的[自讼](自己否定自己的见解以求进步)。二者的吉凶亦截然不同。

祥和的[太阳天梁],喜行七杀,破军,贪狼独坐的宫垣。见辅佐吉曜,或见吉化,即主英华发越,可以得志。人生虽有变动,在变动时虽然同时出现人际关系的现象,但性质良好,而且变动得宜。

孤忌的[太阳天梁],逢七杀、破军、贪狼独坐的宫垣,即使见辅佐吉曜,或见吉化,仅主有不得不变的变动。于变动的同时,人际关系亦随而不得不变。

二者的分别, 可以举一个例子来说明――因为考到一个资格,谋求得更好蝗职位,所以离开原来的工作机构,连原来的老朋友亦告疏远,这是祥和的变动与别离。

因为原来的工作机构停业,以致不得不另谋工作。原来同一机构的朋友亦因此疏远分离,这即是带点孤忌性质的变动。

祥和的[太阳天梁]。经行[]武曲天相宫垣,即使琥曲化忌,刑忌来印,所带来的因扰亦不如孤忌者之大。祥和者仅属挫折、失意.而孤忌者则为灾难。

[天同巨门]化禄,祥和的!太阳天梁卢了视之为开创性的运程,孤忌者则浑浑噩噩,白白虚耗了光阴。若天同化忌,或巨门化忌,则祥和者虽一波三折,但仍然可以在运限中有所封建,孤忌者则怨天尤人,情绪低落,于运限其内沉沦。

祥和的[太阳天梁],经行紫微独守的宫垣,只要不见煞忌,即为独当一面的运程,但孤者欲可能变成即不能命,表面上独立,实际上处处受人控制。

祥和的[太阳天梁],经行天机独的运限,见禄、权、科吉化,最利计划、研究,经商者可推广自己的商标。但孤忌的[太阳天梁],虽遇吉亦多不切实际的浮想、时时像广府人所说的[煲无米粥],若更遇煞,则为不守本业,以致浮荡无根。

[廉贞天府]星系感情的性质重时,即使是祥和的[太阳天梁]经行此运限!亦可能发生情绪上的困扰,或与亲人离别,或与伙伴分手,若是孤忌的[太阳天梁],则更多是非口舌纠纷。

[廉贞天府]星系的物质重寸,祥和的[太阳天梁]经行此宫度,每每为得到利益的流年,而孤忌者则难得益亦有不愉快的事端随伴而来,或必须经过困难然后始得益。

所以综合来说,祥和的[太阳天梁],其人生际遇比孤忌者要快乐的多。是故孤忌的[阳梁],最宜从事带点孤习性质的工作,如医药、保险、机械工程、法律之类。

现在举一个例子说明[太阳天梁]在财帛宫的情况。

丑宫安命,无正曜,借未宫的[天同巨门]安星。会合已宫落陷的太阴,以及酉宫的[太阳天梁]。由于曰月失陷,所以不成[明珠出海格]

丙年生人,天同化禄人命宫,事业宫有禄存同度。文昌在已,文曲大酉。因此[太阳天梁]一系,构成[阳梁昌禄]的格局,可惜不在命宫而在财帛宫。

财帛宫既见[阳梁昌禄]的结构,气质自然祥和。然而顺行至天机在亥实财帛宫时,其时为辛卯大限,天机兴落的太阴,及化忌的文昌机对拱,此文昌化忌又为原局的羊陀所来,因此为失财的伏线。

已未年,财帛宫借人[阳梁]安星,同时借入文曲,而文曲于已年化忌,且有流年的[流昌]同度,加强了文曲化忌的力量,故是年因与友人合作创业,在数目上弄得不愉快,结果破财损失。幸而原来[阳梁]的气质尚祥和,所以本身的职业并未动摇。

(此处仅讨论财帛宫,学者不妨研究其命宫本质,以及经行大限,流年命宫时的星曜交涉反应。)

9 七杀独坐辰戌

七杀独坐辰戌,对宫必为[廉贞天府],三合宫会贪狼独坐,破军独坐。

要推断辰戌二宫的七杀,须注意其本质为理想或幻想者庸陋。

但在实际运方面,欲示理想一定胜于幻想。困为理想太高,现实不配合,亦是人生际遇方面的缺憾,而流于幻想的人,虽所构想的事不能实现,但实际上欲可能有良好的际遇,这时候,他亦以为自己是有理想而不能实现而已。

影响七杀最重要的星系是[廉贞天府],这组里曜若性质优雅,这时候便容易产生理想,成为人生追求的目标。虽然劳苦,亦在所不辞。

[廉贞天府]会合煞忌,虽同时有吉化、吉曜,亦可以影响七杀的气质较为庸俗,而且时时产生空想,不切实际。人生际遇多改变,亦多不必要的改变,有时甚至于将不要的改变,视之为人生理想的追求,其实是文过师非。

除了[廉府]之外,破军、贪狼二曜,亦可影响七杀的气质。贪狼化忌,使七杀容易流于空想,担所会的破军亦同时化禄,因此虽多空想而仍然肯面对现实。

若贪狼化禄,则七杀必见着陀照射,或与陀罗同度。倘七杀的宫度更见空劫,其人反而容易流于空想。

以七杀本身而言,根据[中州派]所传的历代征验,辰宫的[廉府]多空想,戌宫的[廉府]多理想,影响所及,便变成辰宫的七杀多理想,戌宫的七杀多空想。一此性质与星曜的朝旺利陷无关。

详订辰戌二宫七杀的本质,又须同时视福德宫的紫微。若为[百官朝拱]而不见煞忌刑曜,则七杀可因之成为理想,若见煞忌刑曜,则理想较为庸下,人生亦多拼搏,若紫微为[在野孤君],则七杀的本质仅为空想,更见煞见忌刑曜在福德宫,则有如战场上的伤兵,发梦做元帅。由于空想不能实现,人生又多艰苦,因此往往变成愤世嫉俗,或自观为孤高。这种情形跟理想不能实现,只是人生鞭策的力量,有其至极,亦不过萧然遁世。

有理想的七杀,喜行七杀,破军、贪狼独坐的运限、流年,若见佐吉曜,可成理想的转变,即使略见一二点煞曜亦无妨,因为有时障阴可以成为奋发图强:追求理想的力量。对七杀坐辰宫而见吉化的人来说,情形则更加如此.有时可因煞曜带来的阻力,将空想时于现实,成理想。

流于空想的七杀,则不喜行七杀、破军、贪狼独坐的运限流年。虽见吉化,亦易生不必要的变动。若更见煞刑忌曜,则更动辙得,由是对现实不满,多生尤怨。

辰宫的[廉贞天府],对七杀不利。戌宫的[廉府]则较为有利。

[廉府]见桃花诸曜,又带刑曜,流于空想的七杀经行至此宫度,会因盲目的举动而招惹事端,理想者则无妨。一此外的桃并不专指男女感情。

天府有禄,对七杀有利。[空库][露库],使空想的七杀愈困扰愈多空想,有理想的七杀则多感到理想与现实冲突,但只需同时见到辅曜,特别是天魁天铖,则终能将理想与现实调和。

[天同巨门]这组星曜,无认吉凶,都对流于空想的七杀不利,或则愤世(巨门化忌),或则沉沦(天同化忌),最好的情形下亦滋生情绪上的不平衡,以致六亲冰炭,或落落寡合,心理上形成阁结。

对抱有理想的七杀而言,[天同巨门]则为冯空创造,实现理想的基础,为迎接未来佳运的准备.[天同巨门]若有桃花同路,七杀守命者易生苦恋,流于空想者尤甚。

对抱有空想的七杀来说,喜行人廊的[太阳天梁],见吉即为理想实现的好运。若运行落陷的[阳梁]宫度,难吉曜并集,理想亦难完全实现,必须改变以适就环境。

流于空想的七杀,经行落陷的[阳梁]宫度,为妄动生灵之兆。若见太阳化忌,则情形更加严重。经行入良的[阳梁]宫度,更见吉,际遇则佳,但千万不可以为这是可以实现空想的机遇,否则徒自寻烦恼,破坏自己的运势。

紫微独坐的宫度,一般情形下,对抱理想的七杀有利,但欲不利流为空想的七杀。不受牵制。但流为空想者,见紫微星曜吉会,;反而容易胆大妄为,星曜不吉,则因为人所理解的作为而受挫折。

天机化禄、权、科、对七杀有利。即使是流为空想者,亦可以适应环境。若天机化忌,更遇刑煞,则对七杀不利,即使是怀有理想者,亦易因一念之差而致理想挫折。

[紫微斗数]视七杀为变化的扭钮,因此在推断时容易误认,此为一积极性的星曜,从而忽视了它消极的一面。

现在讲座辰戌二宫的独坐的七杀,注意到它理想与空想的本质,即应同时注意到它消极的一面。因为理想来能实现时,会流为消极,当流为空想而不满现时,亦易流为消极。

前面提到,辰戌二宫的七杀的本质,跟福德的宫的紫微关系密切,即是注意到其消极一面之故。如果紫星曜积极,则流为消极亦属一时的情况,倘紫微星系消极,便应注意到,消极亦可能成为七杀坐命者的本质。

消极的七杀不宜行吉曜会合太多的运限流年。因为不但不能改变为积极,反而因运途顺逆,误识消极为本份。亦不宜行凶曜会合太多的运限,因为人生的崎岖,更能增加他的消极。

[中和]对这类人来说,比什么都重要。

现在举一个交友宫的例。(附注——于是订命宫以外其它十一宫时,辰戌二宫的七杀本质,与紫微无关。因为紫微这时已不是福德宫了。)

太阴在亥宫坐命,交友宫七杀独坐辰宫。癸年生人,七杀会破军化禄、贪狼化忌,以及与贪狼同的禄存。这组星曜的本质,偏重于现实,但仍怀有空想。

所以其人对于朋友或下属的态度,重视现实利益,但亦时昌有企图过份利用的倾向。

行至庚申大运时,交友宫为[天同巨门]。受大运的羊陀照射,且有原局的擎羊同度,兼且天同化忌,凡此均主感情上的挫折。所以在此运限之内,其人得力的下属常常离去,以致缺乏助力。

若原局的交友宫能具有理想的本质,则行至同一运限,便变成下属跟自己一同苦拼,共同创造理想目标。忌煞诸煞,便变成是下属艰苦奋斗的征兆。纠纷与困扰,亦变成只是事业上的争论。

10 天机独坐巳亥

天机独坐于巳亥二宫。必与太阴相对。三合宫为[天同巨门],有借星安宫的[太阳天梁]

要推断此宫内天机的性质,须注意其机变与机谋而且有计划的性质,便比机变要踏实得多。

以天机本身而言,独坐于巳亥二宫时,为不纯粹的[机月同梁]格,属于弱宫。影响它的星曜,以[天同巨门]较为重要,因为此组星曜同时借入福德宫,对命宫自然发生影响.

[天同巨门]一组星曜,带感情色彩,若明朗者,则影响天机的本质亦明朗。反之若阴暗者,则影响天机的本质亦阴暗。决定天机坐命的人属于灵活机变,抑属于心计机谋,即冯此组星曜的性质而定。学者可参考前[同巨]一节.

[太阳天梁]对天机的影响,若祥和者,则必不流为难诈。所以即使天机受[同巨]的影响,带暗晦的色彩,带暗晦的色彩,带心计机谋,这种心计机谋亦必带学术性、设计性,属于正道。但假如[太阳天梁]星系性质孤忌,则心计阴谋便变成诈或手段。

所以判断上宫垣的天机性质,先视[天同巨门],然后视[太阳天梁]来加以修订。

对宫的太阴最嫌化忌,若落陷县城化忌时,亦使天机变成机诈阴谋的性质。

假如太阴入朝,又与祥瑞之星同度,则可对天机发生良好的影响。至少不会偏向于机诈。

擅机变的天机,以行七杀破军,贪狼的运程,是否吉祥,须视煞忌多寡而定。若只见二者尚无妨,倘煞忌刑耗并集,则主机变而生挫败,不如不变,反可安定。见吉星祥曜,则有不得不变的际遇。

擅机谋的天机,经行七杀、破军、贪狼的运程诸吉毕集,亦不宜施手段汁谋,仅宜用于正道,则可致吉祥。若太阳化禄,或天梁化禄来会更见昌曲、魁铖,在设计或计划上中猎成就。倘吉曜少而凶曜多,或诸凶咸集,则防因计划或设计而生是非。若更见刑曜,则可能导致官非口舌。倘施计谋手段,当更若灵殃,招人尤怨,以致影响后运。

[太阳天梁]运程,以卯宫者为宜,即使原来天机的性质不佳,亦可化阴霾为明朗,行酉宫者(或卯宫借酉宫[阳梁]安星),则不利权术阴谋。对于计划设计,或有尾大不掉之戚。

对于具机变本质的天机,卯宫的[阳梁],可视为机遇,酉宫的[阳梁],则有力不从心之戚。若见煞忌,则难有机会亦易为人争夺。

[武曲天相]不宜化忌,亦不宜受刑忌来,碰到这两种情形,无论何种本质的天机都不利,唯擅机谋手段者易生灵患,或且为牢狱灾,擅设计或计划者,则宜将目标放得低一点,更事可盲目订定扩张计划,否则将导致损失。

若武曲化禄,或财阴来印,擅计划者应订长远计划,或注意改变业务以适应环境,撤设计者可因而得财。擅长机变者,逢此运限必有良好机遇,即使遇煞,即不过一时挫折。

[天同巨门]这组星曜,必须见辅弼、魁铖然后可以扩吉。否则即使见禄、权、科,亦有徒劳无功之感。尤其是计划、设计方面,更非有机遇配合不可。若擅长机变,必须更多方面配合始可成功。这即是必须见辅曜的道理。

倘若不见辅曜,又不会吉化,甚至反而化忌,则为是非口舌之扰。无论任何性质的天机皆不为吉祥。

对于[廉贞天府]这组星系,善机变者,不宜见天府太过沉实(如禄存同度,百官朝拱之类),因为气机不相投,可能导致进退失据,欲变不变,不变又思变。擅机谋者则适宜。

如果[廉贞天府]这组星系,廉贞的性质增强(如廉贞化禄,又见天才、龙凤等),则最宜计划或设计,唯不利机诈手段。擅机变者则适宜。

紫微独坐,一般情形下不利天机,无论何种本质的天机都感到缺憾。一擅机变者,则无论如何腾挪变化,都感到不理想,无法领导全局。擅计划者,则感到计划远不到预期效果。至于在此运限之内施权术手段。更会从而横生挫折。

若紫微宫度所会的星曜吉祥,则虽有缺憾,问题尚小,倘如是[在野孤君]的格局,更见煞刑忌曜,则只宜随时遇险随遇而安,不可勉强求全,否则愈思变化,挫折愈大。

现在举一个厄宫的例子。

[廉贞天府]在辰宫坐命,疾厄宫为天机坐亥宫。甲年生人,天机会酉宫借人的[阳梁],太阳化忌,且卯宫有擎羊。

太阳的力量已不足,又见煞忌,因此影响天机的情质。其机谋手段的本质。变为多思多虚,以致影响系统。加上[太阳天梁]见煞忌主服毒。所以当行至庚午大限时,疾厄宫[天同巨门]、陀罗同度,冲起原局的陀罗,兼且天同化忌,即于此运限中染上素毒癣。

此例亦由于原局疾厄宫的天机,会[太阳天梁]而化忌之故。倘原来不是这种格局,则行至同一[三方四正]星曜的天同化忌,亦不主服毒,仅主神经衰弱。

 

  评论这张
 
阅读(2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