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吮吸阳光 装点生活

支持原创作品 繁荣博客文化

 
 
 

日志

 
 
关于我

贫困使我失去了许多,也使我得到了很多。初中没毕业,一直沉于苦学。小说、散文、诗歌、书法、文学评论、周易命理、电脑技术、平面设计、数码影像等无不喜欢。多年来,发表作品百余篇、获全国书法品级段位五段、省级教师书法冠军、教育部教育科研课题二等奖等,被誉为“自学成才的书法家”。退休后,创办了全市以电脑技术为核心的首家民办非企业培训学校,组建了“正规报刊论文采编中心”等。

网易考拉推荐

六壬研究:一部揭开六壬奥秘的新著(序)  

2013-04-07 07:39:24|  分类: 37、六壬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部揭开六壬奥秘的新著

/ 张志春

 

  19994月,我研究传统数术学“三式”之一奇门遁甲的专著《神奇之门》出版之后,在社会各界引起强烈反响,读者纷纷来信给予评说,其中第一封有真知灼见的来信就是199971日江苏常熟市徐伟刚先生的来信(见《奇门应用实例评析》第三集)。

  他在信中说:“从六壬、遁甲、太乙向上追索,当然会归于《易经》,《易经》的理论思想观点是否等同于爱因斯坦这样一段话‘要寻找一个宇宙方程式甚为困难,因为这个议程式实际要等同于宇宙本身一样。’ 《易经》的普遍性、原理性,从‘宇宙方程式’此一线索上去思索,肯定是一条线索。”

  他告知:“我一直致力于大六壬的研究”,“我曾经对《神奇之门》一书中一些特殊卦例起六壬课应测,惊人地契合,不可思议。无庸讳言,在三式的历史发展过程中,六壬最为流行,测占古人称之‘最验’,遁甲相对高深而曲高和寡,其在明清时代更被六壬占尽了风头,但它并不能从根本上动摇‘帝王之学’的地位。”

  他又说:“大六壬与奇门遁甲的血缘性,较之太乙更为紧密,古人谓之‘壬遁之学’。从大六壬、奇门遁甲的相互印证中,我发现,奇门遁甲实际上是天干学……大六壬实际上是地支学……”。

  从此,我与徐伟刚先生就成了书信来往的“神交”朋友。开始。从其语言的老辣、易理和数术功底的深厚和见解的中肯公允等方面,误以为他是一位年高资深、研易多年的长者,后来才得知他原来是一个同我第二个小孩(1971年生)年龄一般大小的后生。

  孔子说:“后生可畏”。我却要说:“后生可喜”。喜的是如此年龄已经对易学理论和各种数术有了相当深入的研究,而且能够站在现代科学的高度上对古人的学术成就实事求是地去伪存真、批判地继承,这种正确的研易思路,尤为可贵。

  鉴于当今易学界对大六壬从理论和应用两个方面真正有研究的人稀少,我鼓励他把研究六壬的心得体会写成书,于是他列出提纲,开始动笔写起来,在写作过程中又不断征求我的意见。

  一年后,也就是庚辰年岁末,他把一部40万字的《袖里乾坤--大六壬新探》和一部20万字的《〈大六壬指南〉导读》两部书稿一齐摆上了我的案头,同时我俩才第一次面对面,认识对方的“庐山真面目”。

  辛巳年春节后,我抽时间阅读了他这两部书稿,感到无论从理论还是从应用上,都是迄今为止,我所见到的研究大六壬最具突破价值的著作。为了宏扬民族文化,批判地继承发扬易学数术中的精华,我建议他以这两部书稿为基础,先写出一部不超过十万字的普及性的教材,使广大易爱好者都能步入六壬的大门,于是就有了这部《大六壬揭秘与现代应用研究》的论著。

  这本新著略去了从古代天文学、易学和现代科学理论上对大六壬的种种探索,直接从应用技术入手,将揭秘贯穿于实践操作技术之中,并收录了十五个类别的古今占测实例四十三个,而且进行了比较详细的分析解说,旨在使研习者很快就能入门,并登堂入室。无疑,它是迄今为止,研习大六壬最简明易懂、实用有效的教材。

  太乙、奇门、六壬,古称“三式”,几千年流传下来,无一不是精华和糟粕共存。清代《四库全书》的编纂者纪晓岚等人的见解颇值得我们借鉴。纪氏等人认为《太乙金镜式经》“乃秦、汉间纬书之遗,吉祥小数之曲说,不衷于正,宜为圣人所必斥”,遁甲“于方技中最有理数”,“而六壬其传尤古”,“究之遁通于壬,壬于人事为节,遁于天文为优,实亦未有以轩轾也。”他的意思是,太乙虽称为“三式”之首,但实不可信,应予否定,遁甲和六壬既合易理又有应用价值,而且二者相通,不分高低。

  我在研究奇门遁甲的过程中,发现其中有不少六壬的内容,而六壬中也有遁甲的知识。因此,我认为,要想提高奇门遁甲的水平,也应该研究精通大六壬;同样,研六壬的易友,要想提高六壬的水平,也应该研究奇门遁甲。不仅如此,正如清代纪晓岚所讲“六壬其传尤古”,不仅早于奇门遁甲,而且早于纳甲筮法和四柱八字学,纳甲筮法和四柱在创制与流传过程中均吸收了不少大六壬的知识,如纳甲筮法中的六亲知识,四柱中的神煞和格局等知识,无一不是六壬中常用必用的知识。可惜当今易学界,研习纳甲筮法和四柱的人既多又普及。相反,追根溯源研习大六壬的人却是凤毛麟角,这种现象也应扭转。我认为研习纳甲筮法和四柱的易友,要想提高水平和层次,也必须下功夫研习大六壬。还有,当今研习六壬金口诀的也不在少数,殊不知金口诀只是大六壬简化的一个变种,要想提高金口诀的水平,也需要研习大六壬。无论从象数理模型的完整性,还是从信息的丰富程度上,特别是应验准确率上,金口诀与大六壬相比,也只能是小巫见大巫。

  总之,我认为,当今易学界无论是研究易理的,还是研究数术的,要想探求思维科学的精华,使传统文化古为今用,以至于发扬光大,就必须下大力气研究奇门遁甲和大六壬这两门学术。如此,研易的层次和水平就会逐步提高,无论你原来是研究哪一门的,都会有新的收获,新的成果。

  为此,我向易友推荐徐伟刚的新著《大六壬揭秘与现代应用研究》,是为序。

 

                                                                        2001625日于石家庄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