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吮吸阳光 装点生活

支持原创作品 繁荣博客文化

 
 
 

日志

 
 
关于我

贫困使我失去了许多,也使我得到了很多。初中没毕业,一直沉于苦学。小说、散文、诗歌、书法、文学评论、周易命理、电脑技术、平面设计、数码影像等无不喜欢。多年来,发表作品百余篇、获全国书法品级段位五段、省级教师书法冠军、教育部教育科研课题二等奖等,被誉为“自学成才的书法家”。退休后,创办了全市以电脑技术为核心的首家民办非企业培训学校,组建了“正规报刊论文采编中心”等。

网易考拉推荐

《卜筮正宗》黄金策二  

2010-05-24 03:27:59|  分类: 32、周易六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卜筮正宗》黄金策二

编校整理☆华艺时空

 

  二、天时
  天道杳冥,岂可度斯夫旱潦?易爻微渺,自能验彼之阴晴。当究父财,勿凭水火--《天玄赋》、《易林补遗》皆以水火为晴雨之主,而不究六亲制化,盖执一不通之论也。且如以水爻为雨,其言旺动骤雨,休囚微雨,然水居冬旺则雨,雨岂独骤于秋冬而轻微于春夏耶?知乎此不攻自破矣?凡卜天时,当看父财,勿论水火也。
  妻财发动,八方咸仰晴光,父母兴隆,四海尽沾雨泽--以父母爻为雨,财动则克制雨神,所以主晴。
  应乃太虚,逢空则雨晴难拟--占天时,应空则雨晴难拟,须凭父财及日辰断之。
  世为大块,受克则天变非常--就为天,万物之体也;世为地,万物之主也。若世受动爻刑克,必有非常之变。
  日辰主一日之阴晴--如父母爻动被日辰克制者,不雨;倘父母爻动,日辰生扶,主大雨;财爻动,日辰生扶,主烈日。日辰为主也。
  子孙管九天之日月--阳象子孙为日,阴象子孙为月,旺则皎洁,衰则暗淡,空伏蒙蔽,墓绝暗晦。墓宜逢冲,绝宜逢生。
  若论风云,全凭兄弟--风云当看兄弟爻,以旺动衰静论风云大小浓淡。若问顺风逆风莫看兄弟,以子孙为顺风,以官鬼为逆风。
  要知雷电,但看官爻--官鬼在震宫动有雷,旺相霹雳,化进神亦然。或卦无父母,虽雷不雨,父母值日方有雨也。
  更随四季推详--此节引上文而言,冬令不可以雷断矣。
  须配五行参决--五行各有时旺,春令多霜雪冰雹,夏秋多雷电朝露。
  晴或逢官,为烟为雾--卦得晴兆,官鬼若动,有浓烟重雾,恶风阴晦,冬或大寒,夏或大热。
  雨而遇福,为电为虹--卦得雨兆,子孙若动,有闪电彩虹,盖子孙主彩色,虹与电亦有其象,故以类而推之。
  应临子孙,碧落无瑕疵之半点--凡应临子孙动者,日必皎洁,或财临应动化福亦然。
  世临土鬼,黄沙多漫散于千村--或父母爻空伏而世临土鬼发动,是落沙天也,待父爻出空出透日,方有雨也。
  三合成财,问雨那堪八卦--卦有三合成财局,有彩霞无雨,三合父局有雨。
  五乡连父,求晴怪杀临空--五乡者,金木水火土五行也,唯父爻为雨,以财爻为忌煞。若求晴最怪财爻旬空。
  财化鬼阴晴未定--财主晴明,鬼主阴晦,如遇财鬼互化,或鬼财皆动,必主阴晴不定。
  父化兄风雨靡常--父主雨,兄主风,两爻互化或俱发动,皆主风雨交作。凡论先后,当以动为先,变为后,俱动则以旺为先,衰为后。
  母化子孙,雨后长虹垂带练;弟连福德,云中日月出蟾珠--日月虹霓皆属子孙,若遇父爻化出,必然雨后见虹,兄爻化出则是云中见日。
  父持月建,必然阴雨连旬--如求晴岂宜父持月建,若无子孙同财爻齐发,是必连旬阴雨也。
  兄坐长生,拟定狂风累日--长生之神,凡事从发萌之始。如父爻逢之,雨必连朝;兄爻逢之,风必累日;官爻逢之,阴云不散;财爻逢之,雨未可望。须至墓绝日,然后雨可止,风可息,云可开,阴可晴也。
  父财无助旱潦有常--官鬼父母无气而财爻旺动者必旱,子孙妻财无气而父母旺动者必潦。遇此最怕日月动爻来生扶,则潦必至淹没,旱必至枯槁。如父财二爻虽旺动,却有制伏,又无扶助,纵旱有日,纵潦有时。
  福德带刑日月必蚀--子孙带刑化官鬼,或官鬼动来刑害,或父带螣蛇来克,皆主日月有蚀;阳爻日,阴爻月。
  雨嫌妻位之逢冲--占雨若财爻暗动,则父受其暗伤,雨未可望。
  晴利父爻之入墓--发动父爻入墓,而无日辰动爻冲开墓库,则雨止。
  子伏财飞,檐下曝夫犹抑郁--财爻主晴,不主日,得子孙出现,发动旺相,然后有日。倘无子孙则财爻无根,官鬼必专权,非久晴之兆也。
  父衰官旺,门前行客尚趑趄--雨以父为主,得官爻旺动有雨,如父爻居空地,仍为无雨,必密云凝滞不散之象,父爻出旬逢冲当有雨也。
  福合应爻,木动交而游丝漫野--子孙乃旷达之神,若临木动应交合,或在应上生合世身,必是风和日暖,游丝荡飏之天也。
  鬼冲身位,金星会而阴雾迷空--鬼临金爻,动来冲克世身,或冲克应爻,或临应上发动,皆主有浓烟重雾蔽塞效野之象。
  卦值暗冲,虽空有望--如占雨父空,占晴财空,若日辰冲之,则冲空不空,欲定日期,出旬有望。
  爻逢合住,纵动无功--父动雨,财动晴,理固然也,若被日辰合住,虽动犹静,待日辰冲父之日可雨,冲财之日可晴也。
  合父鬼冲开,有雷则雨,合财兄克破,无风不晴--如动爻合住父爻,得官爻去冲动父爻,先雷后雨;财被动爻合住,得兄弟克破动爻,无风则不晴。
  坎巽互交,此日雪花飞六出--坎巽者,指言父兄两动,在冬令占,有风雪飘扬之象。
  阴阳各半,今朝霖雨慰三农--阴晴者,言官父二神也,如求雨见官父皆旺动而无冲合伤损,当日有雨。
  兄弟木兴系巽风,而冯夷何其肆虐--遇兄弟属木,在巽宫旺动刑克世爻,当有飓风之患,如父亦旺动,主风雨交作也。
  妻财发动属乾阳,而旱魃胡尔行凶--财爻发动,或变入乾卦,而又遇月建日辰生扶合助者,必主大旱。
  六龙御天,只为蛇兴震卦--震为龙象,若见青龙或辰爻在此宫旺动者,必有龙现。从父化辰先雨后龙,如辰化父先龙后雨。父爻安静或空伏,龙虽现而无雨,化财亦然。
  五雷驱电,盖缘鬼发离宫--有声曰雷,无声曰电。若鬼在离宫动,当以五雷驱电断之,盖离为彩色之象故也,火鬼亦然。
  土星依父,云行雨施之天;木德扶身,日暖风和之景--土主云,父主雨。故土临父动有云行雨施之象。木主风,财主晴,故木临财动有日暖风和之景。
  半晴半雨,卦中财父同兴--妻财父母俱动,必然半晴半雨;父衰财旺晴多雨少,父旺财衰雨多晴少。
  多雾多烟,爻上财官皆动--财动主晴,鬼动主阴,官旺财衰,大雾重如细雨,鬼衰财旺,烟迷少顷开晴。
  身值同人,虽晴而日轮含曜;世持福德,纵雨而雷鼓藏声--凡兄弟持世,动则克财,财若旺相,亦非皎洁天气;子孙持世,动则克官,官若发动,虽雨必无雷声。
  父空财伏,须究辅爻。克日取期当明占法--辅爻者即原神也。占雨以父母爻为用神,以官鬼爻为原神;占晴以财爻为用神,以子孙爻为原神。如用神空伏、衰旺、动静、出现、墓绝、合冲、月破,当以病药之法决断日期。今以用神为法,原神之例如之。即如用神伏藏;俟用神出透之日应事;如用神安静,俟冲静之日应事;如用神旬空安静,俟出旬逢冲之日应事;如用神静空逢冲,谓之冲起,俟出旬逢合之日应事;如用神静空逢合,俟出旬逢冲之日应事;如用神发动而无他故者,俟逢合之日应事;如用神旬空发动逢冲,谓之冲实,本日应事;如用神发动逢合、动空逢合及静而逢合者,皆俟冲日应事;如用神入墓于日辰者,俟冲用神之日应事;如用神自化入墓者,俟冲开墓库之日应事;如用神被旁爻动来合住,或自化出作合,俟冲开合我之爻之日为应事;如用神月破,俟出月值日或逢合之日应事;如用神绝于日辰,或化绝于爻者,俟长生日应事;如原神会局来生,而用神伏藏,俟出透之日应事;如旬空,俟出旬之日应事。故合待冲、冲待合、绝待生、墓待开、破待补、空出旬、衰待旺等法,远断月日,近断日时,故曰:“克日取期当明占法”也。雨宜察父爻之空不空,晴宜察财爻之伏不伏。既知用神,还宜兼察原神,故曰“父空财伏须究辅爻”。“须”字当作“兼”字解,而古注疑以占雨而父空,不必宗父爻,当以辅爻推之,占晴而财爻伏,不必宗财爻,当以辅爻断,以词言义,故予琐陈。
  要知其详,别阴阳可推晴雨;欲知其细,明衰旺以决重轻--此节言其大略而已。“阴阳”,动变之意;“重”,大也,“轻”,小也,以旺衰决雨之大小也。
  能穷易道之精微,自与天机而吻合。
  三、年时
  阴晴寒暑天道之常,水旱兵灾年时之变,欲决祸福于一年,须审吉凶于八卦--年时,一年中四时事也,国家、官府、天道、人物皆在六爻内也。
  初观万物,莫居死绝之乡;次察群黎,喜在旺生之地--万物属初爻,临财福吉,临官鬼凶;二爻为人民之位,遇子孙四时安乐,逢官鬼一岁多灾。
  三言府县官僚,兄动则征科必追;四论九卿宰相,冲身则巡警无私--三爻以有司官断,生合世爻有仁民爱物之心;若临子孙,清廉正直;若临官鬼,残酷不仁;临兄弟发动克世,征科急迫。若九卿上司,皆看四爻,临子孙生合世身,必然治国忧民,正直无私。
  五为君上之爻,六为皇天之位--五爻为天子之位,最不宜动来刑克世爻,其年必受朝廷克剥。若临财福生合世爻,必有君恩,化出父母当有赦宥;空动有名无实。六爻为天,若空,其年必多怪异事,盖天无空脱之理,所以主有变异也。
  应亦为天,克世则天心不顺;世还为地,逢空则人物多灾--应爻又作外郡,世爻又作本境看。
  太岁逢凶乘旺,有温州之大飓--太岁乃一年主星,唯遇子孙妻财为吉,其他皆非所利。如临兄动,其年多风,克世必有风灾。
  流年直鬼带刑,成汉寝之轰雷--太岁临官鬼动,多雷多灾,六爻无官,年月不带或衰绝皆吉。
  发动妻财,旱若成汤之日;交重父母,潦如尧帝之时--若止占年时水旱,妻财临太岁发动而父爻衰弱者,必主亢旱;若父持太岁发动,子孙衰弱者,主大水。
  猛烈火官,回禄兴灾于照应--火鬼发动主有火灾,若与世无干而与应爻有关碍者,邻人被灾也。以内外论远近耳。
  汪洋水鬼,玄冥作祸于江淮--水鬼发动主有水灾,在外卦动他处淹没,在内卦动近处河决,若不克世虽溢无事。
  尤怕属金,四海干戈如鼎沸--金鬼发动恐刀兵,冲克应爻、生合五爻是朝廷征讨;如在外卦又属他宫,克五爻或克太岁,是外番侵犯中华。或两鬼具动,必非一处作乱;或化回头克,月建日辰动爻克制,虽反叛不妨。如休囚动,乃是盗贼。
  更嫌值土,千门疫厉苦祸同--土鬼发动或临白虎,皆主瘟疫,若克世人多病死,有制不妨。
  逢朱雀而化福爻,财动则旱蝗相继--鬼带朱雀动,刑克身世,主有蝗虫之灾,盖朱雀能飞故也。
  遇勾陈而加世位,足兴则饥馑相仍--勾陈职专田土,官鬼逢之,必非大有之年,持世克世定是歉收之岁;财化兄或与鬼俱动,则当饥馑相仍。
  莽兴盗起,由玄武之当官--鬼加玄武动克世爻,其年必多盗贼;若临金冲克岁君或五爻者,谋动干戈,扰乱四海以犯上也。
  灾 异多,因螣蛇之御世--螣蛇乃怪异之神,在第六爻上动,虽非官鬼,主有变异;鬼在六爻上动,虽非螣蛇,亦主变异也。
  若在乾宫,天鼓两鸣于元末--螣蛇官鬼动,若在乾宫,主有天鼓鸣之异。以五类分别,如金爻子孙或化入兑卦者,有星月之异。余仿此。
  如当震卦,雷霆独异于国初--螣蛇动在震宫,有雷霆之异,如夏秋间无云雨雷霆震也。震卦为龙,若临辰或化辰,主有龙现之象。
  艮主山崩,临应则宁都有五石之陨--螣蛇鬼在坤宫动者,主有地震,逢金则有声,带刑则崩裂。坤卦为牛,鬼临丑动必有牛异。乾坤二卦是人有异事,非物也,如妇生须,男孕子,元未有此异。
  坎化父爻,雨血雨毛兼雨土--坎卦螣蛇鬼动化父爻,皆以雨断。雨血雨毛雨土,皆元未之异事也。
  巽连兄弟,风红风黑及风施--螣蛇鬼动巽宫化兄,主有异风,元顺帝时有黑风。若不化兄,勿作风断,是草木禽兽之异,春秋时六鹢退飞、唐库中金钱化蝶类。
  日生黑子,宋恭惊离象之反常--螣蛇鬼动离宫,主有日异,如宋恭帝时日中有黑子。若临午爻有火异也,如大德间火从空降燃烧禾稼。
  沼起白龙,唐玄遭兑金之变异--兑为泽,主井池沼,若螣蛇鬼在宫动者,如唐玄宗时沼中白龙腾空而起。元顺帝太子寝殿后新甃一井中有龙出,光焰烁火,变幻不测,宫人见之莫不震慑。
  发动空亡,乃验天书之诈--巳上螣蛇发动,不临空化空,其怪异或者有之。如遇冲遇空,是诈说非真,如宋真宗时天书下降之类。
  居临内卦,定成黑眚之妖--螣蛇鬼在本宫内卦,妖怪见于家庭,宋徽宗时有黑眚见掖庭之类。
  欲知天变于何方,须究地支而分野--凡遇变异之象,须看见于何方,以所伤之方定之。如子为齐域,丑为吴城,寅为燕城之类。
  身持福德,其年必获休详--子孙为福德,生财克鬼神也,若得旺动,年必丰熟,国正民安,官清太平,万物咸亨之象。
  世受刑伤,此岁多遭惊怪--世乃年时主爻,三农百姓、五谷六畜皆系于此,临财福旺相,必然称意,如受岁、月、日及动爻克,必多惊险。
  年丰岁稔,财福生旺而无伤--子孙得地,财爻有气不空,兄鬼衰静,必是丰年熟岁。
  冬暖夏凉,水火休囚而莫助--以财父爻看水旱,水火爻看寒暑。若水居空地冬必暖,火居死绝夏必凉;若旺动克世,暑必酷,寒必严也。
  他宫伤克,外番侵凌--他宫为外番,无他宫则看外卦,若来伤克本宫,其年外番必来侵犯,外生内卦必多进贡。
  本卦休囚,国家衰替--本宫为国家,无本宫则看内卦,旺相国家强盛,无气则国家衰替。
  阴阳相合,定然雨顺风调--凡遇世应相生,六爻相合,其年必主雨顺风调;更得安静,财福不空,必是丰登之岁。
  兄鬼皆亡,必主民安国泰--兄弟乃克剥破败之神,官鬼系祸殃之主,二者空亡或不上卦,必主国泰民安。
  推明天道,能知万象之森罗,识透玄机,奚啻一年之休咎!
  四、国朝
  君恕则臣忠,共济明良之会;国泰则民乐,当推祸福之原。虽天地尚知共始终,况国家岂能无兴废?本宫旺相,周文王创八百年之基;大象休囚,秦始皇遗二世之祸--如臣卜以本宫为国朝,以太岁为君爻,岁合为后爻,月建为臣爻,日建为东宫,子孙为黎庶,父爻为国。卜得本宫旺相,如周文王子孙享国八百年之久;若本宫休囚,大象又凶,则如秦始皇二世亡国。
  九五逢阳,当遇仁明之主;四爻值福,必多忠义之臣--五爻为君位,逢阳象遇青龙财福,是仁明之君。四爻为臣位,临旺福乃敢谏直臣,临兄鬼乃阿谀佞臣也。
  岁克衰宫,玉树后庭花欲谢--本宫衰弱遇太岁克,国有乱亡之兆。陈后主选宫女,曲有“玉树后庭花”,君臣酣歌,旦夕为常,后为隋所灭。
  年伤弱世,鼎湖龙去不多时--以下指言国君自卜。如太岁刑冲克害世爻,主疾病或内难将作。
  世临沐浴合妻财,夫差恋西施而亡国--皆指言帝自卜也。如世临沐浴合财爻、应爻或沐浴动克合世,必是好色,如夫差恋西施之美,为越所灭。
  应带咸池临九五,武后革唐命而为周--君自卜以应爻为皇后,若带咸池,其后必淫,更居九五尊位克世,如唐武后废中宗为庐陵王,革唐命为周。
  游魂遇空,虞舜南巡不返--卦遇游魂不宜迁都巡狩,若加凶煞克世,或世爻动化墓绝,如虞舜南巡崩于苍梧之野。
  归魂带煞,始皇返国亡身--若归魂卦遇动爻克世身,如始皇求仙海上,返国崩于沙丘。
  子发逢空,张子房起归山之计--他宫子孙为臣,若逢空动被世克害,必是君欲害臣,如汉张良弃职从赤松子游也。
  将星被害,岳武穆抱吁天之冤--将星,寅午戌日卜,午爻为将星,其余类推。若将星临财子,必得忠职智勇,值官鬼白虎,必强悍之将。若将星持鬼克害世爻,恐有造谋之变;若将星被动爻克害,如岳武穆遇秦桧之害也。
  应旺生合世爻,圣主得椒房之助--应为皇后,若旺相合世爻,更临财福,主后智略仁慈,导君以善,如汉马后、宋宣仁,为女中尧舜是也。
  日辰拱扶子位,东宫摄天子之权--若本宫子孙生旺,更得日辰扶助,欲传位太子,当国摄天子事也。
  世克福爻,唐玄宗有杀儿之事--若世克本宫之墓绝子孙,太子遇谗被害,如唐玄宗信李林甫谱,将太子、英鄂五瑶、光王琚皆废,复赐死。
  子伤君位,隋杨广有弑父之心--本宫子孙旺动克害世爻,乃太子有篡位之兆,如隋杨广弑父自立为帝。
  一卦无孙,宋仁宗有绝嗣之叹--卦中无子孙或子孙休囚动入墓绝,必是国无太子,如宁仁宗无子而叹。
  四爻克子,秦扶苏中赵相之谋--四爻乃臣位,若旺动伤克本宫子孙,则如秦太子扶苏被赵高矫诏赐死。
  身值动官,唐太宗禁庭蹀血--身世持官带杀旺动,必至杀克兄弟,如唐太宗伏兵玄武门,射死建臣元吉,血流禁庭马蹀践也。
  世安空弟,周泰伯让国逃荆--世持空弟,与应爻合,有吉神动克,是兄弟推让天位之象,如周泰伯托为采药逃之荆,蛮让位季历也。
  凶神生合世爻,玄宗信林甫之佞--若鬼煞动来生合世爻,必是佞臣阿谀,人君信任,如唐玄宗信任李林甫一十九年,养成天下大乱。
  君位克伤四位,商纣害比干之忠--四爻为臣,持财子而被君爻克伤,如比干之尽忠,而被纣王之诛也。
  离宫变入坎宫,带凶煞而徽钦亡身于漠北--卦象凶,世又遭克,或动入墓绝,乃死亡之兆。离南坎北,离化坎由南入北,如宋徽钦被金所掳,死于漠北。
  乾象化为巽象,有吉曜而孙刘鼎足于东南--乾变巽宫,大象皆凶,若有吉曜,如刘玄德与吴魏三国鼎足而立也。
  国之治乱兴衰,卦理推详剖决。
  五、征战
  医不执方兵不执法,堪称大将才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当究得先师妙论。观世应之旺衰,以决两家之胜负,将福官之强弱,以分彼我之军师--世为我,应为彼,世旺克应则胜,应旺克世则负。子为我之将,鬼彼之师。
  父母兴隆,主望旌旗之蔽野;金爻空动,侧听金鼓之喧天--父母为旌旗;金动则闻金鼓声,金空则响故也。
  财为粮草之本根,兄乃伏兵之形势--财为粮草,旺多衰少,空为无粮;兄为伏兵,又为夺粮之神,不宜旺动。
  水兴扶世,济川宜驾乎轻舟;火旺生身,立寨必安于胜地--水若动来生扶世身,或水爻子孙动,宜乘舟决战以取胜;火若旺动生扶世身,结寨必得形胜之地也。
  父母兴持,主帅无宽仁之德,子孙得地,将军有决胜之才--父母持世动,乃主帅不恤士卒,上下离心,若带兄弟官鬼,须防自变;若子孙持世旺动,将军必决胜千里。
  水爻克子子孙强,韩信背水阵而陈余被斩--世持水动或水爻克子孙,若子孙亦动,得日月生扶,可效韩信背水战而反胜也。
  阴象持兄兄克应,李愬雪夜走而元济遭擒--兄为伏兵,在内象动克应爻,乃我之伏兵也;克世是他人之伏兵。若在阳象宜日间伏,在阴象宜夜间伏,如唐宪宗朝李愬雪夜衔枚,直捣蔡城以擒吴元济也。
  世持子而彼伤,可效周亚夫坚壁不战--世持子孙,将必才能,可以克敌。若被动克宜固守,不宜速战,如汉景帝时七国反,帝使周亚夫屯细柳以攻之,中夜军惊,扰乱至帐下,亚夫坚卧不起,深沟高垒,数日乃定,遂破七国之兵。
  应临官而遭克,当如司马懿固垒休兵--应持官旺,彼将才能,我难与敌,虽有子孙动不能大胜,如三国时司马懿自料不能如孔明,甘受巾帼,坚壁不战也。
  世持衰福得生扶,王翦以六十万众而胜楚--身世虽持子孙,衰弱亦难胜,若得月建日辰生扶,可效始皇时王翦以六十万人而成胜楚之功。
  卦有众官临旺子,谢玄以八千之兵而破秦--官父虽多而安静,子孙虽少而旺动,必寡可胜众也,如晋谢玄、刘牢以八千兵破秦王苻坚九十万众也。
  两子合世扶身,李郭同心而兴唐室--卦有两子旺动生世,主有二将合谋胜敌,如唐李弼、郭子仪二人,同心以忠义自厉,终能靖乱复兴唐室。
  二福刑冲化绝,钟邓互隙而丧身家--两重子孙旺动皆化入死墓绝空,虽胜敌将,必争权夺宠,两相残害,如晋钟会、邓艾领兵平蜀,蜀平而嫌隙互生,乃至自相屠戮,身家俱丧。
  子化死爻,曹操丧师于赤壁--子孙为我军卒,若动入死墓绝败,应临鬼父动伤身世,必致损兵折将,如曹操为周瑜黄盖火攻所败。
  世逢绝地,项羽自剔于乌江--世为国主、三军之帅,宜旺动克应,若衰世而被应爻刑冲克害,动入死墓空绝者,如项羽自刎于乌江也。
  水鬼克身,秦苻坚有淝水之败--水鬼旺动伤克世身,敌兵必得舟楫渡江之利,如秦苻坚败于谢玄八千渡江之兵也。
  火官持世,汉高祖遇平城之围--火官带鬼,贼寨必近,火爻持世,须防困围。子孙旺动被围得胜,若子衰官旺,如汉高祖被围平城七日乃解。
  应官克世卦无财,张睢阳食尽而毙--应爻持鬼冲世,卦中无财,乃食尽死亡之象,如张巡被围睢阳城也。
  世鬼兴隆生合应,吕文焕无援而降--旺鬼持世,乃困围之象,卦爻又无财,子孙又弱,世又生合应爻,乃兵少食尽降敌之兆。宋吕文焕守襄阳,元兵围久,贾似道隐蔽不援,城中食尽遂降。
  外宫子动化绝爻,李陵所以降虏--子在外宫动,世被应克,终必有败,又化绝爻,不免降虏,如汉武帝时李陵之事也。
  内卦福兴生合应,乐毅所以背燕--子孙发动反去生合应爻,伤克身世,是我将卒有背主降敌之兆,如燕将乐毅背燕投赵是也。
  鬼虽衰而遇生扶,勿追穷寇--官爻虽衰,若遇动爻日辰生扶拱合,是敌兵虽少,必有救援。
  子虽旺而遭克制,毋急兴师--子孙虽旺,若被日辰动爻克害,彼必有计,不可急攻,攻之必被摧折,虽不大败,亦损军威。宜缓图之。
  鬼爻暗动伤身,吴王被专诸之刺--旺官暗动克害世身,如吴王被专诸之刺;世克暗动之鬼或子动来救,如荆轲刺秦王不中,自反被诛也。
  子化官爻持世,张飞遭范张之诛--子孙化官鬼生合应爻,反来克害身世者,是我兵卒杀主降敌,如后汉张翼德被部卒范疆、张达之刺帐下,因之而投孙权也。
  要试用兵之利器,五行卦象并推详--土为炮石,金为刀箭,水木为舟,火为营寨;又乾兑为刀,震巽为弓马,火为枪,坤为野战类。若有克应之神,宜用此器敌之,如应爻克世,须防敌人用此器也。
  仁智勇严之将岂越于此?攻守克敌当审于时。
  六、避乱
  人有穷通,世有否泰。自嗟薄命,运当离乱之秋,每叹穷途,聊演变通之《易》。因录已验之卦爻,为决当今之贼寇--官鬼之方并官鬼所克之处,休往;子孙之方并生我之处,宜去。如占守旧处,得子孙独发生我,止于惊恐,占往处亦然。此一篇之大旨也。
  鬼位兴隆,贼势必然猖獗;官爻墓绝,人心始得安康--官鬼旺相发动,贼必猖獗;若得休囚安静,日辰动爻制它,则安卧无惊。
  路上如逢休出外,宅中如遇勿归家--内卦为宅,外卦为路,鬼在外动,出外必遇,宜守家中;若内动,宜遁于外。
  动来刑害,总教智慧也难逃;变入空亡,若被勾留犹可脱--若鬼动不伤世,任彼猖獗,不遭其祸;如被刑冲克害,必难逃避;若官爻变入死墓空绝,则是虎头蛇尾,虽有凶无咎之兆。
  日辰制伏,何妨卦里刑伤;月建临持,勿谓爻中隐伏--官鬼动来刑克世爻,固是凶兆,若得日辰动爻克制冲散之,皆谓有救,必不为守。唯怕月建日辰带鬼刑克世爻,虽卦中无鬼,不免遭害。
  所恶者提起之神,所赖者死亡之地--鬼爻伏藏固吉,若被动爻日辰冲开,飞神提起,伏神仍被其害;如鬼爻真空真破,方许无灾。
  自持鬼墓,坟中不可潜藏;或值水神,舟内犹当仔细--官鬼墓库之爻动来刑克或持世是也,凡遇此象,不可避于坟墓内;木鬼不可避于草丛中;水鬼不可避于舟船,金鬼不可避于寺观,火鬼不可避于窑冶而已。
  子爻福德北宜行,午象官爻南勿往--官鬼所临之方,乃寇出入之墟,宜避之;子孙所临之地,乃贼不到之处,宜往之。
  鬼逢冲散,何须克制之乡;福遇空亡,莫若生扶之地--子孙之方固吉,以其制鬼故也,若发动则取之可也。若福静官动,而卦内有冲散官爻者,即以冲散之方为吉,其为得用之神故也。若子孙空伏,衰静受制,而鬼爻又无冲散者,宜取生世合世之方为吉。
  旺相内卦,终来本境横行--凡占贼寇来我境否,若官在本宫内卦发动,必来;在他宫外卦,则不侵境也。若持世临内卦,直到我家;临外卦持应,虽来不入我室。卦身亦忌临之。
  动化退神,必往他乡剽掠--官爻发动,若化退神,将往他处劫掠也;如化进神,寇必速到,宜急避之。
  官运旺福合生身,反凶为吉--官爻发动克世,必遭毒手,若得化出子孙制鬼,或动子财反来生合世身者,必然因祸致福。
  阳化阴财刑克世,弄假成真--官爻发动不伤世爻,而被动财反伤世爻者,必因贪得财物而惹祸也。
  贼兴三合爻中,必投陷井--最怕动会鬼局,必主贼寇四边合来,虽欲避之,前遭后遇不能脱离。卦有两鬼俱动克世,亦欲三合兄局,身虽无事,财物失散;三合父局小儿仔细;三合财局生合世爻,则主父母失散;三合子孙局克制鬼爻,为最吉也。
  身在六旬空处,终脱樊笼--身世空亡,避之为吉。
  官鬼临身,任尔潜踪犹撞见--官爻持世乃是寇贼临身,如何可避?如至捉去而占,亦不能脱彼而回。
  子孙持世,纵然对面不相逢--子孙持世,不动亦吉,发动尤妙。若临月建或带日辰,或在旁爻旺动,皆吉,卦中虽有鬼动,不足畏也。
  兄变官爻,窃恐乡人劫掠--卦中无鬼而遇兄动变出者,须防邻人乘机劫盗财物,非真贼寇也;兄在内卦,是近邻,在外卦,远方人也。
  财连鬼煞,须防臧获私藏--卦中无鬼,财变官爻者,是奴婢假盗贼劫物,或在乱中被其其藏匿也;若在外卦乃邻里妇人。
  日辰冲克财爻,妻孥失散;动象刑伤福德,儿女抛离--官动必有惊险,不拘日辰动爻被其伤处即不太平。如冲克财爻,主妻孥扶散;冲克子孙,必主儿女抛离。
  火动克身,恐有燎毛之苦;水兴伤世,必成灭顶之灾--卦中火鬼动来克世,主有火烧之祸;若水鬼克世,主有水患。
  父若空亡,包裹须防失脱;妻如落陷,财物当虑遗亡--父爻空亡,非包裹失脱,须防父母有不测之忧;财空防失财物,否则妻妾有殃;子孙空则忧小口。愿推之。
  五位交重,两处身家无下落--凡遇五爻发动,东奔西走,避乱不暇,身宅两处,更遇日辰动爻冲散世爻,必无安身下落之所。
  六爻乱动,一家骨肉各西东--六冲卦及六爻乱动者,主父母冲散,兄弟夫妇骨肉各自逃命,不能聚于一处。
  福德鬼位刑冲带煞,则官兵不道--子动固是吉兆,若带刑害虎蛇而又变出官鬼者,乃是官兵乘乱劫掠。
  官变兄爻克合伤财,则妻妾遭淫--官动刑克世爻,合住财爻,则身被擒,妻遭淫污;如不伤世而但合财爻者,自身虽无事,妻被辱也;更化兄爻,被奸而难望放回。
  妻去生扶,只为贪财翻作祸--鬼动最喜衰绝,若有财动生扶,必因贪财惹祸。世以己方,应以人言。
  子来冲动,皆因儿哭惹成灾--鬼静最吉,若被子孙冲动,必有小儿啼叫,因而知觉,乃被其害,福旺官衰不妨。
  得值六亲生旺,虽险何妨;如临四绝刑伤,逢屯即死--用爻遭克必有灾咎。若受伤之爻如值生旺,不致伤命,唯怕临于绝地;若遇衰弱,一克即倒,而必致丧命也。
  世遇乱离,既已逐爻而决矣;时遭患难,亦当随象以推之--平居无事,何暇占卜?或刑罚所加,户投所累,或官府捉拿,仇家报复,或祸起于无辜,殃生于不测,苟不避之,终为所害,是以不能无避害之占也。然大概与避乱相似,故并附列之。
  最怕官爻克世,则必难回避--凡脱祸避祸,遇鬼动伤世,皆不能避,持世亦然。若鬼空绝静,如伏于世下者,日下无事,后当令恐复发觉。
  大宜福德临身,则终可逃生--子孙能制鬼,为解神,若临身世或在旁爻发动,或值月建日辰,虽遇官鬼亦不妨事,大怕空亡墓绝受制。
  官化父冲,必有文书挨捕--旺爻发动,名已入册,或有官批在外。鬼爻亦动,事体紧急。父化官、官化父刑克世爻者,必着公差挨捕。
  日冲官散,必多亲友维持--官动固难逃避,若得日辰动爻冲散克制之,必有心腹亲友与我周旋解释。
  鬼伏而兄弟冲提,祸由骨肉--官伏而被兄弟冲飞提拔者,或兄弟冲动官鬼来刑克者,是自家骨肉搜踪捕迹,恐难逃避也。
  官静而旁爻刑克,事出吏书--鬼静而卦中爻动刑克世爻者,乃是下役及仇家陷害也;若化兄爻,彼欲索诈财物。
  应若遭伤当累众--官鬼伤克应爻,必然累及他人,月建日辰亦然。
  妻如受克定伤财--如遇兄动,必主破费财物。
  偏喜六爻安静--六爻不动,官爻无冲并者,患难可避,户役可脱。
  又宜一卦无官--无官鬼则主事必平安,空亡亦吉。
  或身世之逢空--世身空亡,百事消散,虽有鬼动亦不妨事。
  或用神之得地--用神旺相而无刑冲克害,不化死墓空绝,皆为吉兆。
  天来大事也无妨,海样深仇何足虑--此二句总上文四节,总结而言,卦中有一吉神,决然无事也。
  事有百端,理无二致,潜心玩索,若能融会贯通,据理推占,自得圆神不滞。
  七、身命
  乾坤定位,人物肇生。感阴阳而化育,分智愚于浊清。既富且寿,世爻旺相更无伤;非夭即贫,身位休囚兼受制--人生一世,贵贱高低,欲知何等人物,但看世爻为主。旺相又得日辰动爻生合,必主其人富贵福寿,若休囚无气而被日辰动爻克制,其人非贫即夭。
  世居空地,终身做事无成;身入墓爻,到老求谋多戾--凡占身命,大忌世身空亡,主一生做事无成;如世身入墓,主其人如醉如痴,不伶不俐,诸谋少就。
  卦宫衰弱根基浅,爻象丰隆命运高--盖人之根源系于卦,命之凶吉依于爻,故卦宫无气根基薄,爻象得时命运高。
  若问成家,嫌六冲之为卦,要知创业,喜六合之成爻--遇六冲卦,必主作事有始无终;得六合卦,为人交游谦善,基业开拓。冲中逢合后成,合处逢冲后败。
  动身自旺,独立撑持,衰世遇扶,因人创立--世爻不遇生扶,而自强旺发动者,必白手成家,无人帮助;若无气而遇日月动爻生扶,
  日时合助,一生偏得小人心;岁月克冲,半世未沾君子德--世爻遇年月日生合,得贵人亲爱,小人忠敬,如见冲克,不免欺凌,如父来合定得父荫,兄来克受兄弟累。
  遇龙子而无气,纵清高亦是寒儒--青龙子孙持世,必然立志高远,不慕功名富贵,如邵康节、陶渊明等辈。子孙无气,是超群绝俗之寒士也。
  逢虎妻而旺强,虽鄙俗偏为富客--白虎临旺财持世,其人虽不知礼仪,然必家道殷实,如李澄、萧宠之徒;旺财有制伏,亦粗通文墨也。
  父母持身辛勤劳碌,鬼爻持世疾病缠绵,遇兄则财莫能聚,见子则身不犯刑--父母持世主辛苦劳碌,动则克伤子孙。官为祸殃,遇之则主带疾病或招官讼,若贵人并临则贵。兄乃破败之神,克妻破耗多端,一生难聚财物。遇子孙不能求名,一生官刑不犯,安闲自在,衣禄丰盈,大怕休囚。
  禄薄而遇煞冲,奔走于东西道路--以财为禄,若临死绝无气则禄薄,而世爻又被恶神冲动,无吉神救助,是至下之命。
  福轻而逢凶制,寄食于南北人家--子爻若遇死墓绝空,谓之福轻,而世爻又被克制,是受制于人,必主依靠寄食于他人也。
  子死妻空,绝俗离尘之辈--以福为子,财为妻,而爻若临死墓绝空之地,乃是刑丧妻子之兆,必绝俗离尘辈也。
  贵临禄到,出将入相之人--贵人禄马旺临身世,而官鬼父母又来扶助,或月建日辰生合,必是将相之兆,富贵非常之人。
  朱雀与福德临身合应,乃犁园子弟--子孙是喜悦之神,朱雀又善言语,若临身世,生合应爻,是合欢于他人,故为梨园子弟之兆,不然伶俐人也。
  白虎同父爻持世逢金,则柳市屠人--父母属金,带白虎持世,是宰猪羊之辈,盖白虎临金为刀,而父母又克子孙之神,子孙为六畜,故曰屠人。
  世加玄武官爻,必然梁上君;身带勾陈父母,定为野外农夫--玄武鬼主盗贼,如临身世乃梁上君子也;勾陈职专田土,加父母勤苦之神持世者,乃耕种耘耨之事也。
  财福司权荣华有日,官兄秉政破财无常--若得财福二爻旺相发动,纵目下淹塞,终须发达;若见兄官当权旺动,虽目下亨利,亦有破败贫穷之时。
  卦卜中年,凶煞幸无挫折;如占晚景,恶星尤怕攻冲--如卜中年运或问财福,必须财福二爻旺相,如发动生身或持世,得日月生合,又无动爻刑冲克害身世,是必妻财子孙无刑克破耗也。倘占中年功名运,不可子孙发动,世持官爻并无日月动爻冲克害,得日月动爻生扶拱合,又得九五之爻生合,是必官上加官也。如占生子,不宜子孙爻空伏墓绝、日月动爻克之。如有日月动爻生扶提拔,即断其生扶提拔之年生子,后卷占验着名,兹不细述。如占晚景结局,最怕世爻休囚,被日月动爻克冲。如得子孙动来生世,当主晚年有子有孙,享孝敬之福。如财爻相合无冲,许夫妇和谐。如子孙克世,世爻旺相,纵有寿而子孙悖逆。如子孙空绝无救,财爻无气,老年孤独不堪也。如问寿数,生世之爻为寿;如生世之爻被何年刑冲克害,又看何年月伤克世爻,即此年寿数止矣。《易林补遗》定大小二限,小限一爻管一年,正卦管前三十年,之卦管后三十年,互卦又互管六十年后,余屡卜无验,敢说其谬以示后学者。
  正卦不利,李密髫龄迍邅--正卦者,卜卦前之事,如正卦兄,以前多苦。
  之卦有扶,马援期颐矍铄--之卦者,变卦也,管卜卦后事,如变出生扶,将来旺健享福也。
  一卦合同,张公艺家门雍睦--占身得六爻安静,无冲破克害,相生相合,则家门欢好,如张公艺九世同居,上和下睦也。
  六爻同出,司马氏骨肉相残--六爻乱动,卦又冲克,或三刑六害者,必主亲情不和,骨肉相残,如晋司马氏八王树兵,俱遭诛戮。
  闵子骞孝孚内外,父获生身;孔仲尼父友家邦,兄同世合--父母爻为生我之亲,若世能生合父母爻,如闵子骞之孝父母也。若世爻与兄弟生合,如孔仲尼之内和兄弟,外信朋友也。兄爻在本宫以兄弟言,在他宫以朋友言,看内外应爻以别亲疏。
  世应相生,汉鲍宣娶桓氏少君为妇;悔贞相克,唐郭曦招升平公主为妻--世是一生之本,应为百岁之妻子,若见生合,必然夫唱妇随,若见冲克,必然琴瑟不调。
  僦居鼓盆歌,世伤应位--世持虎蛇临兄弟,乘旺发动,刑害应爻,应爻临无气之地,必主克妻,如春秋时庄子,妻死鼓盆而歌。
  河东狮吼,应制世爻--应爻克冲世爻,其人凭妻言语,如宋陈季常河东狮子吼之事也。
  世值凶而应克,顾听鸡鸣--倘世爻自带兄官虎蛇等凶神者,反喜应来克世,谓之克我之凶,去我之病,主有贤妻,如齐襄公荒怠慢政,得陈贤妃,有夙夜警戒相成之道,故诗有《鸡鸣篇》。
  身带吉而子扶,喜闻鹤和--带吉神旺动,子孙又来生扶者,主有贤子共成事业,以济其美,《易》曰:“鹤鸣在阴,其子和之”。
  福遇旺而任王育子皆贤--子孙若旺相不空及无伤害者,主有贤子,如任遥之子方、王浑之子戎,见称于阮籍诸贤。
  子化兄而房杜生子不肖--子孙动变月破,官鬼与兄弟爻相合,或动临玄武,或与玄武官合,其子必不肖。盖兄弟乃破败之神,官鬼多灾祸之宿,玄武好险盗贼之星,月破无成之神故也。李英尝曰:“房杜平生辛苦,又皆生子不肖”。
  伯道无儿,盖为子临空位;卜商哭子,皆因父带刑爻--子孙若临空地,必主无子,如邓伯道弃子而不生;若父带虎蛇动克子孙,如子夏哭子丧明也。
  父如值木,窦君生丹桂五枝芳--若问子多少,当以五行生成数论之,若父爻属木,则子孙属土,土数五,如窦燕山生五子。
  鬼或依金,田氏聚紫荆三本茂--如鬼爻属金,则兄弟属木也,主有兄弟三人,如田真、田广、田庆。
  兄持金旺,喜看荀氏之八龙;弟依水强,惊睹陆公之双璧--六亲类当以生成数推之,然不可不别衰旺,如逢生旺者倍加,休囚者减半。故兄持金旺,如荀淑子兄弟八人,以八龙似之;若临水旺相,如陆伟与弟陆恭之双璧。若旺相有制,休囚有扶,又当以本数断。余仿此。
  若用爻重叠,须现在以推详--若卦中只有一位,可以五行数推,如两重三重,则以现在几爻断其二位、三位几位是也。
  财动克亲于早岁,兄衰丧偶于中年--财动伤父母,兄动则克妻财。
  化父生身,柴荣拜郭英为父--卦有父母,又化出父母来生合世身者,必重拜父母,身为他人子,如五代时柴世宗之于周太祖也。
  化孙合世,石勒养季龙为儿--卦有子孙,又外宫化出子孙,与身世生合者,主其人必有螟蛉之子,如晋时后赵石勤之子季龙是也。
  世阴父亦阴,贾似道母非正室--父与世皆属阴者,必是偏生庶出,如宋贾似道是也。
  身旺官亦旺,陈仲举气不凡庸--官爻旺相,身世亦旺相,又逢贵人禄马,文书生合世爻者,必主异日金榜题名,如陈仲举为不凡之器。
  子化合财,唐明皇有禄山之子--子从他宫化出,乃螟蛉子也,若与财爻相合,带咸池玄武,必与妻妾有情,如安禄山与杨贵妃之通也。
  内兄合应,陈勃常有孺子之兄--兄爻在内卦,乃兄弟,非朋友也,若与应爻或财爻相合,其妻必与兄弟相通,如陈平之盗嫂也。
  应带勾陈兼值福,孟德耀复产于斯时--勾陈主黑丑诚实,子孙主贤淑,应爻为妻,旺相临之无伤损者,妻如孟光,貌虽不扬而德甚美也。
  财逢玄武更逢刑,杨太真重生于今日--玄武乃淫乱之神,若临财爻,妻子不贞洁,发动与应爻相合,或与他爻相合,如杨贵妃污行尤甚。
  合多而众煞争持,乃许子和之钱树--应位财爻见合过多,再加玄武刑害临持者,乃娼妓也,如许子和为妓,临死谓其母曰“钱树子倒也”是也。
  官众而诸象皆避,如隋炀帝之采花--凡日月动变,见官鬼爻太过合财,而财爻不临玄武等煞者,必主其妇重婚再蘸,如隋炀帝西苑剪采为花也。若本宫官鬼冲克财爻者,乃生离活别之兆,非夫死再嫁者也。
  白虎刑临,武后淫而且悍--白虎乃强暴之神,妇人见之必然凶悍,更加刑害临财爻,如武则天凶悍且淫也。
  青龙福到,孟母淑而有慈--青龙主仁慈,子孙主清正,若财临青龙化子,或子临青龙生财,其妇自慈祥恺悌,贤德如孟母也。
  逢龙而化败兄,汉蔡琰聪明而失节--财遇青龙本主聪明,如化兄弟及沐浴,皆主不贞洁兼不寿,如蔡琰文章绝世,失节胡人。
  化子而生身世,鲁伯姬贤德而无疵--财动化出子孙生合世身者,必有懿德,如鲁庄公夫人伯姬,言行皆善,无可议之也。
  合而遇空,窦二女不辱于盗贼--若他爻动来相合,或玄武咸池动来克合,若财爻值空,如唐奉天窦氏二女被盗劫,投崖宁死不受辱也。
  静而冲动,卓文君投奔于相如--咸池玄武持财,若衰空不动者无碍,若日辰动爻冲之,如相如以琴挑动,卓文君夜奔相如,后当炉卖酒。
  福引刑爻发动,卫共姜作誓于柏舟--子孙旺动主克夫,然子乃贞洁之神,主守节之象,如卫共姜作柏舟诗,以死自誓也。
  身遭化鬼克刑,班婕好感伤于秋扇--如卦象六合而世爻化官鬼刑克,以动爻为始,以变爻为终,如汉班姬于成帝始亲爱后疏远,所以见秋扇而感伤,作词以寓其凄楚之意。
  二鬼争权水父冲,钱玉莲逢汝权于江湖--若有二鬼发动,俱来生合财爻,又遇水父来冲,而财爻值空者,必有两夫争权之象,父母逼勒之兆,自有守节之操,故入于空,如孙汝权之于钱玉莲类也。
  六爻竟合阴财动,秦弱兰遇陶谷于邮亭--男带合则俊秀聪明,女带合则娇浮淫逸。若六合卦而财爻又属阴者,不动尤可,动则淫滥无耻,如秦弱兰遇陶学士也。如财爻与世相合,不可此断。如女人自卜,以世为自己,发动合旁爻亦此断。
  鬼弱而未获生扶,朱淑贞良人愚蠢--凡女人身命,以鬼为夫星,不宜旬空,空则难为夫主;又不宜弱,弱则招夫不肖。若衰弱而无生扶合助,兼带勾陈螣蛇等煞者,必如朱淑贞之夫,愚蒙不正,人物侏儒,因有断肠之时。
  官强而又连龙福,吴孟子夫主贤明--若鬼爻临量,遇青龙、禄马、贵人,主有贵显贤明之夫,如吴孟子得鲁昭公为夫也。若衰弱而逢生助亦然。
  若卜婴孩之造化,乃将福德为用爻--凡卜小儿生长难易,所喜兄弟兴隆,最忌父母旺动;若父母旺动则伤克,兄弟动则生扶,盖有生扶则易养。
  随官入墓,未为有子有孙,助鬼伤身,不免多灾多病--若见子孙入墓,或化官入墓,或化官鬼,必死。故曰“未为有子有孙”。若遇鬼伤克兄弟爻,致子孙爻无根,必然多病难养。财动助鬼克兄,或鬼持世临身,亦主多病。
  胎连官鬼,曾经落地之关--子孙之胎爻临鬼,或化出鬼爻,或鬼来冲克者,临盆时绝而复苏,俗所谓落地关是也。
  子带贵人,自有登天之日--子爻若临禄马贵人,主此子他日必然贵显。
  遇令星如风摇干,逢绝地似雨倾花--凡父母动克子,若得子孙值日辰月建,虽见小晦,犹微风摇干无妨;若逢墓绝有克战,如骤雨倾花有损。
  子孙化鬼,孝殇十月入冥途;禄贵临爻,拜住童年登相位--子孙休囚化鬼化父,皆死之兆,似汉殇帝生才十月即亡;若临贵人禄马旺相,如元拜住年十四即为相。
  凶煞未攒震卦,李令伯至九岁而能行--震为足,若遇官鬼凶神行克,走必迟,如李魏公九岁方能行,盖为凶神缠足也。
  吉神皆聚乾宫,白居易未周年而识字--乾为八卦首,属金卦,数一,纯阳之象。阳主上达,金主聪明,一则数之始也。若遇龙德及子孙在此宫者,必然幼敏如白乐天,生甫七月便识“之”、“无”二字。
  八纯顽劣,晋食我狼子野心--八纯卦六爻相冲,小儿见之,必主顽劣性悍,如晋食我心野不驯,犹狼之子也。
  六合聪明,唐李白锦心绣口--大抵六合卦必然阴阳相半,小儿遇之聪明智慧,他日文章必有掷地有声之妙,如李白之文才也。
  阳象阳宫,后稷所以岐嶷--阳主高明上达之象,子临阳宫阳爻,如年稷生于姜塬,克岐克嶷也。
  阴卦阴爻,晋惠所以憨騃--阴主卑污下达之象,子临阴宫阴爻主痴愚,如晋惠帝闻蛙声曰:为公乎?为私乎?见人饥死曰:何不食肉麋?故史以憨騃识之。
  龙父扶身,效藏灯于祖莹--青龙为吉神,父母为诗书学馆,若临身世或生合世身福德者,主此儿好学,如祖莹八岁枕书,父母恐其成疾禁之,乃密藏火,待父母寝,复燃灯读也。
  岁君值福,希投笔于班超--岁君乃君象也,子孙临之,此儿必志大,如汉班超为儿时,尝投笔叹曰:“大丈夫当立功异国,安久事笔砚乎?”后出使西域,果卦万里侯。
  官鬼无伤,曹彬取印终卦爵--岁君值福固有大志,然官鬼受制或落空亡,则志虽大而终莫能遂。官鬼无伤斯能称意,如曹彬周岁时提戈取印,后出将入相,终卦爵也。
  父母有气,车胤囊萤卒显名--龙父扶身,固知好学,然身世用神及官父临墓绝,徒取辛勤,必有气方有成望,如车胤勤学卒以成业也。
  金爻动合啼必无声--五行中唯金有声,五脏中唯肺有声,故以金爻为人之声音。或冲或空,声必响亮,如动被合,啼哭无声也。
  父母静冲儿须缺乳--若子孙旺相乳必多,休囚空破乳必少;最怕父母动,或静而逢冲,若非缺乳定克子也。
  用旺儿肥终易养,主衰儿弱必难为--子孙旺相无伤,儿肥易养;子孙休囚有克,多灾瘦弱难养。
  身临父母,莫逃鞠养之辛劳--父母持世儿多空晦,故鞠育之劳所以不免。盖父母为辛勤劳碌之神,故为小儿之恶煞。
  世遇子孙,终见其劳之报效--子孙持世儿必孝顺,故勤劳之恩必然报效。盖子孙临于世者,以其有亲亲之义也。
  若问荣枯,全在六亲之决断,要知寿夭,须另卜以推详--一卦六爻,管人一生之荣枯得失,可将财官父兄子决断。如卜寿夭,须另占一卦可知,后卷占验注明。
  八、求师
  捐金馔食,教养虽赖乎严君,明善复初,启发全资夫先觉。凡求师付,先究文章--文书既父母,父爻为书籍,为学馆,为学分。
  用居弱地,必不范不模;若在旺乡,则可矜可式--所请之师,无尊卑称呼者,以应爻为用神也,如有尊卑名分,不可看应爻,当以名分论之。如门人卜投师,不论老幼,皆以父母爻为师长。如用神休囚,其师必然畏惧局促,不能为人之模范;旺相有气,则魁梧雄伟,堪为学者矜式仪矣。
  临刑临害,好施夏楚之威--夏楚,儆顽杖也,若带刑害白虎,其师性暴少慈,必好儆挞,旺动尤甚。
  逢岁逢身,业擅束修之养--用爻卦身或持太岁,其师专以严训为业,务得束修以养家者。
  兑金震巽,杂学堪推;离火乾坤,专经可断--凡推师之专经杂学者,当以父母在震、巽、艮、坎、兑五卦为杂学,离、乾、坤三宫为专经。
  本象同乡,在内则离家不远;他宫异地,在外则隔属须遥--用象在本宫而居外卦,是本处人,其住居必远;在他宫而居内卦,是外郡人,其居住却近也。
  与世相生,非亲则友--与世爻生合,必有亲道;若与世爻不同宫者,是相识朋友。
  与官交变,不贵亦乐--用化官爻,其师异日必贵;如白虎带刑害,则是有病之人;如持月建更加青龙,必有前程在身。
  静合福爻,喜遇循循之善诱;动加龙德,怕逢凛凛之威严--用神与子孙作合最吉,必能博文约礼,循循善诱,甚得为师之道,必主师徒契合。唯怕父动则克子孙,更加白虎刑害,必然难为子弟,主其师严毅方正,凛然而不可少犯。
  父入墓中,边孝先爱眠赖读--父爻入墓,其师唯爱安逸,赖于教训,学分欠通,逢空化墓皆然。若日辰冲破墓爻,又主聪察。
  文临身上,李老聃博古通今--凡求师,以父为师之才学,六爻无父必欠学问,若得静临卦身或居生旺之地,其师才学非常。
  母化子孙,必主能诗能赋--父化福,其师善作杂文;带刑害病败等爻,虽能作文,必多破绽。子带月建又加青龙,必然出口成章;与父作合,其师或有小儿带来。
  鬼连兄煞,定然多诈多奸--凡遇兄动化鬼,鬼动化兄,皆主奸诈;刑克世爻,必有是非口舌。
  口是心非,临空亡而发动--用爻宜静不宜动,宜旺不宜空,动空不诚实,静空懒教训,化空亦然。
  彼迁此请,持世应而兴隆--世应俱动,主有家延请,两爻俱空,必然俱不能成。
  母值应而世生,须知假馆--父临应上,而世爻动来生合者,必馆于他家,而欲附学也。
  父在外而福合,必是担囊--凡卜求师,若子弟自占,以世为徒,不看福爻;父兄来占,以子弟为徒,不看世爻。若父在外卦,又系他宫,安静而子孙动去相会,必游学他方,担囊从事也。
  鬼化文书克世,则讼由乎学--鬼动若化出父母刑克世爻,异日必主争论;父化鬼爻,或官爻皆动有伤世者,亦然。
  月扶福德日生,则青出于蓝--须得子孙有气不空,又遇月日动爻生合,则学有进益;若用爻反衰,则弟子反胜于师,如青出于蓝也。
  刑克同伤父子,必罹其害。合生为助官鬼,莫受其扶--父卜延师训子,以世为自,以子孙为儿,以应为师。如世与子孙皆受刑克,日后父子必遭其害。如官爻动来刑克世爻子孙,不可又加财动生合助之。
  或击或冲,父母逢之不久--父母虽要有气,然不宜动变,动变则伤克子孙,必不能久。
  或空或陷,世身见之不成--世应身爻空亡冲克,皆见难成之象。
  财化父爻,妻族荐之于不日--若卦有父母,遇本宫财爻有化出一重者,不日间妻家又荐一师来也;兄弟化出,则朋友来荐。动爻是重,已荐过矣;动爻是交,将荐来也。
  母藏福德,僧家设帐于先年--如父爻伏在子孙爻下,其师必前年设帐于僧房道观;父伏世下,乃是旧师。
  搜索六爻,无过求理,思量万事,莫贵读书--凡求师,不可专指道学之师,如欲投学百工技艺及拜僧道为师类皆是。但师之主象,自占不以父母;而学者主象,自占当以世爻看之。如隔手来占,须问是何人,如朋友兄弟则以兄弟为主之类。皆要师弟相生相合则吉,相冲相克则凶。
  九、求名
  读书五车,固欲置身于廊庙,胸藏万卷,肯甘遁迹于丘园?要相国家,当详易卦。父爻旺相,其文掷地金声,鬼位兴隆,家报泥金捷喜--凡占功名,以父爻为文章,鬼为官职,二者一卦之主,伤一则不成。若父爻旺相,文章必佳,官鬼得地,功名有望,泥金报喜。总言金榜题名,功成名就之意,非以鬼为音信也。学者志之。
  财若交重,休望青钱之中选;福如发动,难期金榜之题名--唯卜功名,以财福反为恶煞,盖财能克父,子能克鬼故也。如官爻持世,若得财动来生,而财无忌也;子孙固为忌客。
  兄弟同经,乃夺标之恶客--同类者为兄弟,求名见之,乃是与我同经之人,如遇发动,或月建日辰俱带兄弟,则同经者多,必能夺我之标,纵大象可成,名亦落后。
  日辰辅德,实劝驾之良朋--如父母官鬼无气,若得日辰扶起,克制恶煞,仍旧有望,故曰辅德。或世爻衰静空亡,得日辰生扶冲实,主有亲友资助盘费,辅其前往求名也。
  两用相冲,题目生疏而不熟--以官爻为用爻,喜合而不喜冲,若见官爻相冲,主出题生涩不熟也。
  六爻竞发,功名恍惚以难成--六爻皆喜安静,只要官鬼有气不空,月建日辰不来伤克,则吉;凡动则有变,变出之爻又有死墓绝空刑克等论,皆为破败。故凡乱动卦,其大概不吉可知矣。
  月克文书,程式背而不中--父旺而得动爻日辰生合,其文字字锦绣;妻财伤克,必多破绽;月建冲克,其文必不中试官之程式也。
  世伤官鬼,仕途窒而不通--世乃求名之人,若持官鬼或得官鬼生合,功名有望;若临子孙,则克制官鬼,是仕途未通,徒去求谋无济。
  妻财助鬼父爻空,可图侥幸--父母空亡,若得财爻发动生扶官鬼,侥幸可成;若财官两动而父爻旬空,反不宜用,父爻不空可望。
  福德变官身位合,亦忝科名--正卦无官,若得子孙变出官鬼,与世身生合,得文书有气,功名有望,但不能高中也。
  出现无情,难遂青云之志--卦中官父若不持临身世,反而临应爻,或发动而反生他爻,不来生合世身,或破坏墓绝,皆谓出现无情,虽在卦中,与我无益,所以难遂青云之志也。
  伏藏有用,终辞白屋之人--官爻不现,但观其所伏何处,如得有用之官爻,俟值年当辞白屋矣。
  月建克身当被责,财如生世必帮粮--月建若在身爻,发动刑克世爻,而官爻失时者,必遭杖责;卦中官爻持世,而财爻发动生合世爻者,必有帮粮之喜。
  父官三合相逢,连科及第--卦有三合会成官局者,必主连科及第,会成父局亦吉。
  龙虎二爻俱动,一举成名--青龙白虎俱在卦中,动来生合世爻,必中魁选;若持官父或持身世尤妙。
  杀化生身之鬼,恐发青衣--以子孙为煞,乘旺发动必遭斥退,若得化鬼爻生世,终不脱白,无过降青衣而已。卦有财动合住子孙,可用资财谋能干旧职。
  岁加有气之官,终登黄甲--太岁之爻最喜有情,若临鬼爻,是人臣面君之象,更得生旺有气,必然名姓高标。
  病阻试期无故,空临于世位--动爻日辰来伤世爻,而世爻落空,大凶之象。试前占去不成,强去终不利,轻则病,重则死。
  喜添场屋有情,龙合于身爻--若大象既吉,更得龙动生合世身,不但名成,必然别有喜事;空动,出空之月日见喜。
  财伏逢空,行粮必乏--六爻无财,伏财又居空地,必乏行粮,盘缠欠缺。
  身兴变鬼,来试方成--卦遇不成之兆,而得身世爻变官鬼有气,而父母不坏者,下帷可中也。
  卦值六冲,此去难题雁塔;爻达六合,这回必占鳌头--占功名,得六冲卦必难成,得六合卦必易得也。
  父旺官衰,可惜刘蒉之下第;父衰官旺,堪嗟张爽之登科--父母官鬼皆宜有力无损,功名可成。若父母爻旺相,官鬼空亡,或不上卦,文字虽好不能中式,如刘蒉之锦绣文章,竟不登第;若父爻衰弱,得官爻旺动扶起文书,文字虽平常,可许成名,如张爽之文章,虽欠精美,反登高第也。
  应合日生必资鹗荐,动伤日克还守鸡窗--父官化绝,名必不成,若应爻、动爻或月建日辰扶起官鬼,必须浼入推荐,或用财资求可成。
  世动化空用旺,则豹变翻成蝴蝶--若得必中之卦,如遇世爻发动变入墓绝,恐成名之后不能享福。游魂死于途中,归魂卦到家而死,墓绝爻本太岁,逾年而死也。
  身官化鬼月扶,则鹏程连步蟾宫--卦身为事体,功名尤宜见之,怕临财福。如得官爻临之,必有成望,更若发动化官爻,而得月建生合者,必主连科及第。
  更详本主之爻神,方论其人之命运--本主者,本人之主爻也,自占以世爻论,占子侄看子孙爻类,此爻最怕伤克变坏。如此搜索吉凶自应。
  虽赋数言,总论穷通之得失,再将八卦,重推致用之吉凶。
  十、仕宦
  为国求贤,治民为本;致身辅相,禄养为先。旺相妻财,必得千钟之粟;兴隆官鬼,定居一品之尊--未仕求名,不要财爻,已仕贵人,要见财爻,盖有爵必有禄,未有无俸而居官者。故凡占官星,得此爻旺相,俸禄必多;若财爻休囚,或空或伏,未得俸禄;财动逢冲,因事减俸;或日辰月建冲财,而刑害世爻及官爻者,恐有停俸罢职之患。官鬼旺相,官高爵大,休囚死绝,官小职卑。若发动生合世爻,得月建日辰生扶,必有荐擢。
  子若交重,当虑剥官削职--子孙若在卦中发动,所谋必不遂意,已任者,恐有褫职之祸。
  兄如发动,须防减俸除粮--兄弟发动,不免费财多招诽诤;如与子孙同发或化子孙,必有除粮减俸之事。持身临世皆不吉利。
  父母空亡,休望差除宣敕--父母爻为印绶、文书、诰牒、宣敕、奏书、表章,卦中不可无,宜旺不宜衰,扶世最吉。若持太岁有气,生合世爻,主有朝廷宣召,如加月建,乃上司奖励之类;若空亡则休望也。
  官爻隐伏,莫思爵位升迁--官爻临持身世,或动来生合世爻,不受月建日辰冲克者,凡有谋望,必能称意。
  月建生身,当际风云之会;岁君合世,必承雨露之恩--太岁乃君象,月建是执政之官,若得生合世爻者,必是风宪之职;太岁加父母扶出官爻及世爻者,必有天恩,更得生旺尤美。
  世动逢空,居官不久--若是出巡之职,世动逢空反利己任;遇日辰动爻相冲,必不久任政事。
  身空无救,命尽当危--世临无救之空,不拘已任来任,必有大难甚至死亡;若欲求谋于事,则主不成。
  鬼化福冲当代职--出巡官宜鬼爻发动,牧守官宜官爻安静,若鬼动化子,必有别官代替。
  财临福动必忧丁--凡占官不可无财,亦不可发动,若鬼爻无气而得财动扶起,必须用财谋干,方得升迁;若父母衰弱,而遇此爻加临白虎旺动者,必有忧丁之事。
  日辰冲克,定然诽谤之多招--日辰刑冲克世,必遭诽谤。依五类推之,如带兄弟,因贪酒好游怠于政事;带父母,因政事繁剧不能料理;带官鬼,非酷刑则同僚不协。若世临月建,虽有诽谤不能为害。
  鬼煞伤身,因见灾殃之不免--官鬼动来生合世者为用神,如动来克伤世爻者为鬼煞。生扶合世,必有进取之兆,刑冲克世,必有凶祸。
  兄爻化鬼无情,同僚不协--兄弟为僚属,卦中鬼动化出兄弟冲克世爻,主同僚不和,或兄弟刑害伤世皆然;世克兄爻是我欺他也。
  太岁加刑不顺,贬谪难逃--太岁动伤世爻,必遭贬谪,更加刑害虎蛇,必有锁拘擒拿之辱。
  卦静世空,退休之兆,身空煞动,避祸之征--已任世爻空亡,若六爻安静,日月岁君未伤,乃是休官之象;若动鬼同日月岁君伤克世爻者,如世爻旬空,急宜避之,可免祸也。
  身边伏鬼若非空,头上乌纱终不脱--或得鬼爻临身持世,或本宫鬼伏世下,虽见责罚,官职犹在;若不临持身世,或不伏于世下,或虽伏仍遇空亡者,必遭黜革。
  财空鬼动,声名震而囊箧空虚--凡官动生合世爻,日月动爻又无冲克者,为官必有声名闻望;更得财爻生扶合助,则内实贪赂,外不丧名;若世爻空伏,财爻死绝,声名虽有,贿赂却无也。
  官旺父衰,职任高而衙门冷落--父母旺相衙门必大,休囚则衙门必小。若官旺父衰,又非小职,乃闲静冷落衙门;官父俱衰,职卑衙小。
  职居风宪,皆因月值官爻--官鬼不临月建,定非风宪之职;若临月建,又得扶出世爻,决是风宪之任,必非州县之官。如带白虎刑爻,主镇守边陲,职掌兵权。
  官在二司,只为鬼临傍位--官临子午卯酉是正任官也,官临寅申巳亥乃佐二职官,临辰戌丑未乃杂职官,如临月建日辰,乃掌印之官也。
  抚绥百姓,兄动则难化愚顽--凡任牧民之官,要财爻旺而不动,父母扶而不空,方是善地。若财爻空绝,父爻受刑,则地脊民贫,父母动临世上,政必繁剧;兄弟持世,财赋不起,或贫民难冶。
  巡察四方,路空则多忧惊怪--钦差出巡,怕世爻逢空。若世在五爻空,须防日月刑克,恐途中有患难莫测之祸害。
  出征剿捕,福德兴而寇贼歼亡--凡任将帅之职,或征讨之官,平居卜问,不宜子孙发动,主有降调;如临事问,则喜子孙发动,必成剿捕大功;更得岁君月建生合世爻,主有升赏。官鬼不作爵位,当作寇贼论。世克应亦吉。
  镇守边陲,卦爻静而华夷安泰--镇守地方,不拘文武官职,皆宜六爻安静,日辰月建不相冲克,则安然无惊;若遇官鬼发动,世应冲克,必多骚扰。用宜通变推之。
  奏陈谏诌,哪堪太岁冲刑--凡遇奏对、陈疏、上章、谏诤及赴召面君类,皆忌动爻冲克,并忌太岁刑克世爻。若太岁月建生合世爻,必见谕允;如来冲克,须防不测之祸。
  僧道医官,岂可文书发动--僧道医官皆以子孙为用,如父动则伤僧道医官,则用药不灵,反为不美。克冲须防是非。
  但随职分以推详,可识仕途之否泰。
  十一、婚姻
  男女婚契于前定,朱陈缔结分在夙成。然非月老,焉知夫妇于当时?不有密羲,岂识吉凶于今日?欲谐伉俪,须定阴阳--阳奇阴偶,配合成婚。如男家卜,宜世属阳应属阴,用神阴阳得位;女家卜,宜世阴应阳。
  阴阳相得,乃成夫妇之道;阴阳交错,难期琴瑟之和鸣--如男卜女,遇世阴应阳,世阴财阳者,是阴阳交错,后主夫妻欺凌,终朝反目。
  内外互摇,定见家庭之挠括--占婚姻卦宜安静,安静则家庭雍睦无争。若财动则不和公姑,鬼动则不和妯俚,父动则不和子侄,兄动则不和妻妾。加月建日辰,不唯不和,更有刑克。
  六合则易而且吉,六冲则难而又凶--六合之卦,一阴一阳配合成象,世应相生,六爻相合,占主得之,必主成而又吉。六冲卦非纯阳则纯阴也,其象尤二女同居,两男并处,志必不合,占者得之,必主难成,纵成亦不利。
  阴而阳阳而阴,偏利牵丝之举--世与用宜阳反阴,应与财宜阴反阳,占娶妻多为不利,唯入赘最吉。
  世合应应合世,终成种玉之缘--男家卜,世为男家,应女家,若得相合是两愿之象,必主易成,后亦吉利。
  欲求庚帖,不宜应动应空;若论聘仪,安可世蛇世弟--欲求庚帖,须得应爻安静生合世爻者,必然允许;若应爻发动,或空或冲,皆主不允。世临蛇弟,主男家悭吝,礼必不多;应爻临之,主女家妆淡薄。如旺动主克妻也。
  应生世悦服成亲,世克应用强劫娶--应爻生合世爻,主女家贪求其男,则易成;若世爻生合应爻,主男家贪求其女。如旺世克衰应,乃恃富欺贫,用强劫娶也。
  如日合而世应比合,因人成事--世应比合,得日辰合世应者,或间爻动来合世应者,是赖媒人之力也。
  若父动而子孙墓绝,为嗣求婚--若因无子而娶,遇父旺动或子孙墓绝,主无子息,父持身世者亦然。
  财官动合,先私而后公--夫占以财为妇,世与动合,是必先通而后娶,财与世爻动合亦然。财爻动与旁爻合,与他人有情,财遇合多亦然。
  世应化空,始成而终悔--世动生合应爻,男家愿成,应动生合世爻,女家愿嫁,皆易成之象,但怕变入空空亡,必有退悔之意也。
  六合而动象刑伤,必多破阻;世冲而日辰扶助,当有吹嘘--世应逢生主吉,若遇动爻日辰冲克,两边必有阻隔难成。世应冲克本凶,若遇动爻日辰生合两边,必有吹嘘可成。要知吹嘘破破阻之人,依五类推之,如父母为伯叔尊长类;外宫他卦以外人而言。
  鬼克世爻,果信绿窗之难嫁;用合身位,方知绮席之易婚--如鬼煞克世,不独不愿为婚,更防祸殃。如用神用合世位,不但易成,后必恩爱。
  财鬼如无刑害,夫妻定主和谐--财鬼刑冲克害,夫妻必然不睦,如无此象,到老和谐。
  文书若动当权,子嗣必然萧索--父母旺动,子孙旬空反可得子,至子孙出空之年亦难免克;若不空现受其伤,主无子息。
  若在一宫,当有通家之好;若加三合,曾叼会面之亲--世应生合比和,财鬼又同一宫,是亲上亲也。不带三合,虽亲未认,若带三合,必曾会过矣。
  如逢财鬼空亡,乃婚姻之大忌;苟遇阴阳得位,实天命之所关--夫卜女以财爻,女卜夫以鬼爻,为卜婚姻之用神也,若值空亡,必不吉利,然不可执法推。财空妻失,鬼空夫亡,盖男占女以财为主,鬼空不妨,女占男以鬼为主,财空不妨。如父母伯叔卜子侄女婚姻,必看子孙爻何如;若兄占弟婚,必看兄弟,爻遇吉则吉,逢凶则凶。当从用神断,不可一概而言之也。
  应财世鬼,终须夫唱妇随;应鬼世财,不免夫权妻夺--世持鬼应持财,如男自占是阴阳得位之象,必然夫秉男权,妻操妇道,能夫唱于前,妇随于后。若应持鬼世持财,是阴阳失位也,必然夫权妻夺,唯赘婿反吉。
  妯娌不合,只为官爻发动,翁姑不睦,定因妻位交重--夫占婚以兄为妯娌,父为翁姑。卦有官动则克兄弟,主妯娌不和,有财动则克父母,主公姑不睦。若旺而无制,父爻衰弱不能敌,与亲有刑克也矣。
  父合财爻,异日有新台之行;世临妻位,他日无就养之心--占婚遇财父二爻带玄武动合者,有翁淫子媳之事;若财临世身,玄武不动合者,其妇必不善事公姑。
  空鬼伏财,必是望门之寡妇;动财值虎,定然带服之婺娘--卦中财爻伏于空鬼之下,其女先曾受聘,未婚夫死,俗谓之望门寡。若加白虎发动,则已嫁而夫死带孝。若鬼伏财下不空者,必是有夫妇女。如被日辰动爻提起刑克世爻者,后防争讼。
  世应俱空,难遂百年之连理--世空自不欲成,应空彼不欲成,勉强欲成,终不遂意。
  财官叠见,重为一度之新人--男占女卦有两财,女占男卦有两鬼,必是再娶再嫁,重为一度新人。两鬼发动,必有两家争娶;财伏鬼下,男必有妻在家;鬼伏财下,女必有夫在身。鬼不空而动爻日辰冲克妻财,必是生离改嫁矣。
  夫若才能,官位占长生之地;妻如丑拙,财爻落墓库之乡--要知男妇情性容貌,财鬼二爻取之,旺者身肥,衰者瘦弱。如虎蛇勾陈玄武属土火,貌丑;如青龙属木金,貌美。衰而有扶,丑有才能;旺而入墓,美偏愚拙。
  命旺则荣华可拟,时衰则发达难期--命者,即求卜人之本命爻是也。旺衰二字,古法以四季论之,谬也。倘木命人择于春秋占,必发达乎?岂富贵贫贱由人自取耶?予之屡验者,为本命爻临财福、青龙、贵人等吉宿,或遇日辰动爻生扶拱合者,固荣华有日;如命临兄、鬼、白虎等凶神,或遇日辰动爻刑冲克害者,固发达无期。如命临父母主好技艺,若加青龙主好诗礼,临兄弟则爱赌好费,临财福必善作家,临官鬼带凶神,主疾病官刑,不加凶神乃公门人役,带贵人则贵。学者宜以类推。
  财合财一举两得,鬼化鬼四复三番--占婚遇财化进神,有婢卜同来,谓之赠嫁,遇冲终必走失。财化子有儿女带来,谓之他有名,逢空虽来不寿。如化退神逢冲,日后背夫改嫁,或退母家。大抵鬼化鬼不论进退神,凡事反复不定。
  兄弟动而爻临玄武,须防劫骗之谋--兄弟临玄武螣蛇来刑冲世身者,须防其中奸诈,设计骗财。若世应生合,阴阳得位,亦必大费而可成。
  应空而卦伏文书,未有执盟之主--父母为主婚人,若不上卦或落空亡,必无主婚。如卦身临财,乃其妇自作主张。
  两父齐兴,必有争盟之象;双官俱动,斯为竟娶之端--卦中动变见有两重父母,主有两人主婚,不然主两家庚帖。若两鬼俱动,则有两家争婚多变。若卦中见有父化官,官化父,父官皆动,恐有争讼之患;兄临朱雀必有口舌。
  日逢父合,已期合卺于三星--日辰与父爻作合,或日辰自带文书,主成婚日期已选定。
  世获财生,终得妆奁于百两--凡占妆奁,当看财爻,若财爻生合世爻,又得日辰动爻扶助,必有妆奁;如临勾陈,必有奁田。
  欲通媒妁,须论间爻--占庚帖以间爻为媒人;如独指媒人占,又非间爻论,必以应爻为媒妁是也。
  应或相生,乃女家之瓜葛;世如相合,必男室之葭莩--间爻与世生合,言我家亲,与应生合言彼家亲,与世应俱生合,两家皆有亲也。旺相新亲,休囚旧眷,本宫至亲,他宫外亲。
  先观卦象阴阳,则男女可决--阳男媒,阴女媒,以衰动旺静取之是也。
  次看卦爻之动静,则老幼堪推--交重二爻或衰弱者是老年人,单拆二爻或旺相者是少年人。
  论贫富当究身命,决美丑可验性情--男问妇看财爻,女问夫看鬼爻,女问男家、男问女家皆看应爻。若应旺财衰,女家虽富,女貌不扬。余类推。
  雀值兄临,惯在其中得利--间爻如值螣蛇、朱雀及兄弟者,其人惯赖媒妁获利。
  世应冲合,浼他出以为媒--间爻安静被世应冲合起,及时辰冲并起者,其人无心作伐,必央他说合也。间爻自动者勿如此断。
  两间同发,定多月老以争盟;二间俱空,必无通好以为礼--两间俱动,必有两媒,须看衰旺及有制无制,可知哪个执权。
  世应不合,仗冰言而通好--世应相冲相克,若得间爻生合动世动应,须赖媒人两边说合方成。
  间爻受克,纵绮语亦无从--欲求亲必得应爻生合间爻,必然听信媒言;如间爻反被应爻冲克,虽甜言亦不从。
  财官冲克,反招就里愆尤--间爻若被日辰动爻或财官冲克,其媒必然取怨于两家,世爻克冲男家有怨,应爻克冲女家有怨。
  世应生扶,必得其中厚惠--间爻遇世应日辰带财福生合,其媒必有两家酬。旺相多,休囚少,世旺男家多,应旺女家多。
  一卦凶吉,须察精微委曲,百年夫妇,方知到底团圆--此章唯论男卜女婚,女卜男姻之意,今术家不辨其详,凡择婿择媳嫁妹娶嫂,竟不以用神断,概以官为夫财为妇,大误于人。况章内有云:“妯娌不合只为官爻发动,翁姑不睦定因妻位交重”,此二句可征矣。学者当凭用神吉凶推断,不可概论财官是也。
  十二、产育(附老娘乳母)
  首出混沌,判乾坤而生人物;继兴太昊,制嫁娶以合夫妻。迄今数千百年化生不绝,虽至几亿万世络绎无穷。盖得阴阳交感,方能胎孕相生,先看子孙,便知男女。阳为男子,掌中探见一枝新,阴是女儿,门右喜看弧蜕设--子孙为占产用神,旺相单重为阳爻,是男,休囚交拆为阴爻,是女也。
  主星生旺,当生俊秀之肥儿;命曜休囚,必产委糜之弱子--子孙生旺,子必肥大,异日主俊秀不凡;休囚无气,子必弱小,异日主委糜不振。
  如无福德,莫究胎爻--用神不出现,查伏于何爻之下,当以伏神吉凶断之也。
  双胎双福必双生,一克一刑终一梦--卦有两重子孙爻,又有两重胎爻,纵不发动亦主双生。若子化子又见胎化胎者,如化退神,主双胎不收。阴阳动静可定男女,一动一静一阴一阳一男一女类。卦无子,若胎爻又被月建、日辰、动爻刑克,大凶之兆,一场春梦,言其子必亡也。子孙衰弱受克者亦然。
  胎临官鬼,怀妊便有采薪忧;财化子孙,分娩即当勿药喜--鬼临胎爻主孕妇有疾,或财合福爻,则分娩安泰。
  妻财一位喜见持持,胎福二爻怕逢伤害--夫占妻,财为产母,胎为胞胎,福为儿女,三者皆喜月建、日辰、动爻生扶合助,则产母安,胎胞稳,子易养;若见刑冲克害,产母多灾,胞胎不安,生子难养,发化入死墓空绝亦然。
  虎作血神,值事交重胎已破--白虎为血神,若临子孙或临胎爻发动,其胎已破,临财动亦然。
  龙为喜气,遇胎发动日将临--占产以青龙为喜,若在胎福财爻上动者,生期已速,必然当日临盆也。
  福遇龙空,胎动乃堕胎虚喜--福临青龙空亡受制,又见胎爻发动或被日辰动爻冲动者,乃堕胎虚喜。
  官当虎动,福空乃半产空妊--白虎临官发动,或临财化官,或临鬼动空化空,或被冲散者,当小产,其子不育之象。
  福已动而日又冲胎,儿必预生于膝下--福神发动而日辰冲胎者,其子已生膝下矣。
  福被伤而胎仍化鬼,子当屈死于腹中--子孙墓绝,又被日月动爻刑冲克害者大凶;或胎临官鬼,动化鬼,必是死胎。如财爻受伤,防母子有难。
  兄动兮不利其妻,父兴兮难为厥子--兄动则克妻财,父动则克子孙。如夫卜妻产,见兄动则产母不安,见父动则难为厥子。
  用在空亡逢恶煞,何妨坐草之虞--父爻发动本为克子,如福爻有月建日辰生扶,或避空不受克,故云无虞。
  妻临玄武入阴宫,果应梦兰之兆--巽离坤兑属阴,如财子二爻皆属此象,必生女。如财临玄武,或与玄武应爻旁爻作合,是野合得孕。
  克世克身诞生日迫--得子孙胎爻冲克身世,生期以速,当以日时断之。
  不冲不发产日时迟--胎福不动又无暗冲者必然迟缓,须待冲月日时方分娩也。
  胎福齐兴官父合,临产难生--胎福二爻发动本主易生,若被官鬼父母动爻合住,或日辰合住,皆主临产难生,待冲破日时方得分娩。
  子财皆绝日辰扶,将危有救--如遇子财二爻在墓绝之地固凶,若得日辰动爻生扶,此乃老娘收生之力。
  官空官伏,定然遗腹之儿--如旁人及孕妇来占,遇卦无官鬼,或在真空墓绝之处,主产妇之丈夫已死,是遗腹子也。如官爻伏而旺相,有提拔者,其父远出,乃背生儿也。
  游魂卦官鬼空亡,乃背爹落地--卦遇游魂官鬼值空,若非过月,定主其夫出外而产,谓之背生也。若其夫自占,勿论官爻,以世爻言之;如世爻空遇游魂,主出门后生产。
  发动爻父兄刑害,必携子归泉--父兄爻若当权旺相,动来刑克妻财子孙,而财福二爻又无救助者,主母子俱凶。
  官化福胎前多病,财化鬼产后多灾--鬼化出子孙,主胎前有病;财化官鬼,恐产后多灾。
  三合成局儿缺乳,六冲遇子父安然--卦有三合成兄弟局者,生子必然乳少,夫占更防克妻。若得福神发动,或安静得日辰冲动,则财有生气,所以产母安然也。
  应若逢空,外家无催生之礼物--以应为外家,若逢空必无催生礼物。
  世如值弟,自家调理绝之肥甘--兄值世衰,则家贫而少将息,产妇必难强健。
  阳福会青龙,无异桂庭之秀子;阴孙非月建,何殊桃洞之仙姬--子孙临月建青龙,或月建带青龙生合子孙者,必是男喜,后主俊秀聪明;如子孙爻不是月建日辰,又无月建日辰生之,临阴象阴爻者,必是女。
  若卜有孕无孕,须详胎伏胎飞--凡占胎孕有无,专取胎爻为主,不看子孙。如卦中六爻上下及年月日时皆无胎爻者,俱主无孕卦中有动爻化出者,目下无胎,后必有胎。唯遇胎爻出现便为有胎。
  出现空亡,“衃”而复散;交重化绝,既孕而不成--“衃”,音胚,凝血也。衃者阳精阴血凝聚成胎之谓,盖未成形曰“衃”,已成形曰“孕”。胎爻出现如遇空亡,主虽有胎,不能成形而散。若得发动,其胎已成,惧怕变入墓绝,则胎孕虽至成形,不能产育,是亦不成而已矣。
  姅必逢官, 必遇虎--“姅”,音半,孕伤也。胎临官或被官爻、月建、日辰刑冲克害,皆主胎孕有伤。娠妇既孕,月事又通曰“ ”。若未及月胎临白虎,必是漏胎;如遇煞冲,或发动化鬼者,必小产。
  带令星而获助,存没咸安--凡胎爻旺相,又有生合扶助,不临官鬼、父母及空亡者,其胎必成,临阳爻则生子易养。
  有阴地而无伤,缓急非益--胎爻临阴休囚,而得月建、日辰、动爻生合,再无凶神刑克者,其胎亦成,但生女,故曰:“缓急非益”也。
  如逢玄武,暗里成胎,若遇文书,此前无子--胎临玄武,所受之胎非夫妻正受也。若临父,主此前未曾有子,今始成胎也。
  孕形于外,只因土并勾陈;胎隐于中,端为临龙合德--胎临勾陈,怀胎显露,胎临青龙,其胎不露,更逢三合必隐。
  若问收生之妇,休将两间而推;如占代养之娘,须以一财而断--如占胎产,以卦中间爻为老娘也。今人独占老娘吉凶,概以间爻论者,则失于理矣。故凡单占老娘及乳母,俱以妻财一爻为用神,不可又以间爻推之是也。
  兄动兮手低,乳母须防盗物--兄弟发动,占老娘乳母,则主此妇见财起意,又主贪食;临玄武必滥。
  父兴兮乳少,老娘窃恐伤胎--父母发动加刑害,儿必为其所害,切不可用,如占乳母亦然。
  子孙发动乳多,手段更高能--子孙旺相发动,不受制伏,生扶财爻,老娘手段必高,乳母必主乳多也。
  兄鬼交重祸甚,事机犹反复--官鬼发动必有祸患,不伤身世,虽凶亦浅,一遭克害,祸不可言。
  财合福爻善能调护,身生子位理会维持--卦身与财合子孙最吉,占老娘惯能救死回生,占乳母主其妇善抚小儿,乳亦必多也。
  如逢相克相冲,决见多灾多咎--子孙被财与卦身刑冲克害最忌,儿亦必被其所害。
  十三、进人口
  独夫处世,休言无子即忘情;君子治家,难道一身兼作仆?必须便嬖,乃足使令于前;若不螟蛉,焉继宗支于后--老而无子曰“独”,过继他人之子曰“螟蛉”,如诗所谓“螟蛉有子,蜾蠃负之”是也。
  须别来占,方知主用--过继小儿以子孙为主,买妾婢童仆及收留迷失之人皆以财为主。若窝藏有难之人则看其人与我如何相识,如朋友以兄弟为主,尊长以父母为主,妇人以妻财为主类。
  用不宜动,动必难留--用爻发动其人难托,若遇游魂或化入游魂,异日主逃窜,若来生合世爻不致连累。
  主不可伤,伤须夭折--主象衰弱,而被日辰动爻乘旺来刑伤克害,更无解救者,必然夭折。
  衰入墓中,拟定萎靡不振;旺临世上,决然干蛊有成--用爻入墓,其人性慵懒;衰弱无气空绝,主委糜不振。若得旺相临身持世,或生合世爻者,乃大吉兆也。
  动化空亡,有始无终之辈;蛇合官鬼,多谋少德之人--用爻发动变入空亡,主其人有头无尾;若临螣蛇动合官鬼,其人虽多谋,然奸诈不实,妇人不贞节。
  临玄武而化兄爻,门户须防出入;遇青龙而连福德,资财可付经营--用临玄武动化兄弟,主其人贪财好色,莫用出入。用临青龙动化子孙,生合世爻,主其人至诚忠厚,托以财物则守而不失,使之经营则利归于主也。
  若逢太过及空亡,反主少诚兼懒惰--卦中用爻见有三四重,或旬空者,其人暗藏机巧,反复不实。
  用爻生合世爻,必得其力;主象克冲身象,难服其心--用爻生合世爻,其人可用,凡有事干必然用心;大怕合处逢冲。
  财化子携子偕来,世合身终身宠用--凡占妻婢,财爻化出子孙,有小儿带来;若动财生合世爻,而化子反来刑克者,其婢可使,子必玩劣。卦身一爻,占事为事之体,占人为人之身,若遇世爻生合,主其人必得宠用也。
  受动变之伤,向后终难称意;得日月之助,他日定见如心--月建日辰动爻克世,其为不可用,世爻衰必被其害;若得变动日月生扶合助,然后为吉也。
  世与卦身,以和为贵--世身二爻相合、相生、比合为吉,相克、相冲、刑害为凶。
  兄弟官鬼,唯静为佳--兄动为破财口舌,官动为祸患疾病,故二爻皆不宜动,静心称意。
  兄鬼交重,诚恐将来成讼;三合绊住,须知此去徒劳--兄与官爻发动,或官与文书互变,主日后兴词成讼,纵遇合住,日后亦成徒劳之事也。
  若在间爻,乃是牙人作鬼--买卖交易以间爻为本,行人若临兄弟官鬼发动,必是牙人作鬼为谋。
  如居空地,不过卖主争财--官鬼一爻空动,而与应爻相合,必卖主牙人作鬼论财。
  卦象两官两父,须知事系两头--卦中父母官鬼俱有两爻,恐重叠交易。
  兄鬼一动一冲,切莫财交一手--卦遇应爻克世,而兄官发动,须防设谋诓骗。
  应生世他来就我,世生应我去求人--占买雇奴婢托人等事,以应为主,如生合世,是他来就我,成事最易,若世生应,我去求他,成事难也。
  和合易成,最怕日辰冲破--如得应来生合世爻,凡事易成;若合处逢冲克坏,主人有破阻。要知何等人,以破合之爻定之。
  相冲难就,偏宜动象生扶--世应相冲相克,凡事难成;若得动爻日辰生扶合助,必有贵人维持,事亦可成。
  兄爻发动,为诈为虚,卦象纷乱,多更多变--兄弟为反复不定之神,乱动则事不定,故多更变。
  六爻无父,定无主事之人--以父母为文书主契之人,若六爻皆无父母,必无主契之人;若动爻变出者,则旁边有人作主。
  两间俱空,未有作中之子--间爻为媒人,如空,须浼人居间。
  世获间生,喜媒人护向--间爻生世合世,媒人必然向我,如临子孙,即系子侄辈人也。
  生扶递出,防卖主之合谋--如是鬼动克世爻,而应爻又来冲克刑害我者,则是间来生合,假意合谋,非真心也。
  父化兄契虚事假--凡遇父母化兄弟者,决主事体不直,文契不实,卦无父母而从兄弟化出者亦然。
  兄持世财散人离--兄弟持世,必然徒费钱财,事亦干众,一应托人买婢不行力,更带凶神旺动,必主人离财散。
  应若空亡,我欲成交徒费力;世如发动,彼来谋合亦难成--应空则他意难同,世动则自多更变,故不成也。
  弟因财乏鬼必疑心--兄弟持世者,必因资财欠缺;鬼爻持世,则自心多疑,或进退不定,故难成也。
  四复三番事机不定,千变万化卦象无常,能求不见之形,自喻未来之事--凡占收留遗失子女,最怕鬼临玄武发动,必是盗贼;用临玄武或化出鬼爻亦然,刑克世爻必被其害。
  十四、新增痘疹
  六气司天,寒暑灾祥之感应;五行迭运,痘痧疮疹之流行。欲问安危,须凭易卦。先察用旺衰,次究神动静。生扶拱合,痘长灵根;克害刑冲,花遭毒雨。父动则护持乎兄弟,儿孙安得云宜;兄兴则为难于妻奴,子侄喜其相遇。最吉者官安用旺,最凶者鬼旺忌兴--凡卜痘痧,必先分别用神原神衰旺,次究忌神仇神动静。如卜兄弟出花,以兄弟爻为用神,父母爻为原神,动而生之则吉。倘卜子侄,以子孙爻为用神,父动则克子是凶。如卜妻奴婢妾,以财爻为用神,兄动则克财,亦不宜也。凡卜子侄喜遇兄弟动也。官鬼为痘花,不宜伤损,亦不宜动,动恐变坏;如遇刑冲克害伏藏等象,是险逆之症也。即勉强起发,亦难收成。用神旺相,官鬼安静而得生扶拱合者,是顺症而无忧虑也。
  用得长生,百年之内保无虑--用神长生于日辰或化长生者,虽百年之内无忧,目下何必虑之。
  原临死绝,一月之外终有害--如用神休囚再受伤克,又遇原神居于死绝之处,旦夕难延;若用神出现旺相,而原神静逢死绝,或动化伤克者,目下得令虽见收功,出月退气仍有不测之害也也。
  官强而痘难开朗,福旺则花必稀疏--官鬼爻为痘症,宜静不宜动,动则有变。静而衰者痘稀,旺而动者痘密。父神为痘花之主,亦宜安静有气,最忌动化伤克;若得福旺官衰,痘花定然稀朗,必好收功也。
  墓库不宜临用--痘喜起发,既发又喜神清,若用神入墓库,初难起发,后必神思昏倦,主难收功也。
  休囚岂可持身--出花之人宜于体旺,则易收功,如用神休囚,必是体弱,再无原神日月生扶者,后亦有变。
  卦现官多,防贼痘之为害--官鬼不宜多,鬼多则痘分粗细,如无子孙出现,恐痘密之中间有毒痘,其名曰贼痘,如不去之,则害一身痘矣。
  爻临福众,虑进补以招殃--子孙之爻不宜多现,只要旺相有气,如多现不宜用补药食补物,若用补反恐有害也。
  乱动皆非吉,伏吟亦是凶--诸卦皆怕乱动,何况于痘花?凡占皆畏伏吟,岂独痘症乎?
  子孙发动,当勿药而自痊;父母交重,纵延医而难治--如子孙发动,不遇日月动变伤克者,倘卜用药,当许立效,故喻之不药而能愈也。
  财动卦中宜调脾胃--财为饮食,宜旺不宜空,空则不思饮食;宜静不宜动,动则生助官鬼。恐因多食而伤脾胃,故须调养。
  兄兴象内须理胸怀--财为调理之物,兄为气闷之神,如遇兄弟爻发动,则伤克财爻,主饮食少进或乏于调理。如在间爻,宜宽胸理气;如临朱雀,必感怒而不思饮食。
  食口腹而增忧,多为帮官伤世--财爻发动则生官鬼,若卦中又见官鬼发动而克世身主象者,必因贪口腹以致增病,或未出痘之前已停食也。
  爱滋味而进食,定因助福生身--兄弟本是克财,动则不思饮食,若得子孙亦动,动来生世身用象者,谓之助福生世,主出痘之人初不思食,因爱一味引开胃口,始能进食也。
  卦遇六冲难起发,爻逢六合好收功--凡卜近病喜遇六冲,谓之冲散灾殃,唯卜痘症则不然,谓之花逢冲则败,犹如妨雨侵花,初难起发,后不收功。如遇六合卦,或用神逢生合,则易起发定然,必好收功也。
  闷而不发,皆缘用伏加伤;发而不浆,只为官空增制--用神出现,不遇日月动爻刑冲克害,是大吉之兆;如用神伏藏,再受日月动爻刑冲克害者,必是闷痘,难过四五朝者屡验。如官爻旬空月破,又遇日辰动爻克害者,痘虽起发,在七八朝之内恐不上浆,难于收功也。须仔细而推详。
  原神若坏,纵用现兮不祥;主象受伤,得救护兮无碍--原神者,生用神之爻也,如原神旬空,若伏藏而夫伤克者,主症虚体弱,非补不能起发,既起发主发无力灌浆。若原神值真空真破,或伏而受伤太过,或化回头克伤,谓之原神受伤,用神无根,焉能得生?非吉祥之兆也。如主象逢伤克,而遇原神临月建日辰动爻救护者,痘症虽险,可断不妨。学者宜变通。
  福鬼若值青龙,方宜种痘--或子孙爻临青龙,或官鬼爻临青龙,不遇日月动爻刑冲克害者,如卜种痘为大吉之兆;如官爻旬空或伏藏,福神不值青龙,虽种豆亦不出也。
  用煞如临白虎,且慢栽花--或用神临白虎,或忌神临白虎,用神受日月动爻刑冲克害者,不宜种痘,恐反被害耳。
  玄武冲世冲身,污妇冲魇而作变--玄武临财爻动来冲世身用象者,主因污妇冲魇致痘花作变。如玄武临应爻动来冲世身主象,被外人闯魇作变也。
  白虎临官临用,火毒甚而未清--白虎是血神,如临官鬼或临用神,而遇日月动爻刑冲克害,若非生痰,定是结毒。如在乾宫毒结头面,坤腹、震足、巽股、艮手、离目、坎耳、兑口等类推之。
  身上虎须向五行言带疾--大凡卦身一爻,主痘人始终之事,若临福德吉神,主无痘毒;如临官鬼,必有结毒成疾之处。如遇金鬼,系肺经火毒未消,鼻孔内生疮或右耳带疾;如临木鬼,系肝经火毒未消,主两目内出痘或右耳带疾。如遇水鬼,系肾经火毒未消,主两耳干枯,嘴唇带疾;如官鬼属火,系心经火毒未消,舌上干焦,主带目疾;如官鬼属土,系脾经火毒未清,主口如鱼口,鼻梁带疾。己土官鬼凡属临持卦身,如值休囚,见福神发动者用药可愈;如无福神克制反加白虎附持,则有损失,乃终身之疾也。
  爻中煞当凭八卦论终身--如虎鬼居乾宫,则带疾在头;如居兑象,则带疾在面;如居震卦,带疾在足;如居巽卦,带疾在股;如居坎卦,带疾在耳;如居离卦,带疾在目;如居艮卦,带疾在手;如居坤卦,带疾在腹。以上八宫所值鬼爻,如遇福神克制,则医治易愈,如再加白虎持临,乃终身之疾也。学者依理而推。
  金为肺腑,增疼增嗽非宜;火属心经,发疮发斑大忌--官鬼属金,毒发肺部,主身体作痛或咳嗽,须防鼻偏;如官鬼属火,毒发心经,乃火毒之症,起初防发斑,继之防发疮及舌头宿硬。衰静者轻,旺动者尤重。
  木鬼乃风邪未表,水宫而寒食尚停--木能生风,故主风邪,如官爻属木,必因未表风寒,肝经受毒,防呛喘发痒及两目直视;如官爻属水,毒发肾经,防腰疼及两耳焦干,尚有寒食停积,发热宿浆。
  麻面官乘四土,破碎遇三冲--官鬼为痘花,如临辰戌丑未四土,土属脾经,主痘粗扁多密,故云麻面,防口如鱼口;如官爻遇年月日二建冲者,灌浆后防破碎泄气。
  玄武主阴虚黑缩,勾陈应胀闷黄浮--玄武临官爻,或临忌神及阴虚之症,防缩浆黑陷;勾陈如附鬼爻,主胀闷黄浮。
  螣蛇木摆似惊风,朱雀火炎真血热--螣蛇临木爻官鬼,主初起未见点时似乎惊风;若卦中官鬼属火,又临朱雀,是血热火毒之症,须用大黄、黄莲等剂,必清火泻毒方能有救,如迟服则斑甚,痘隐焦黑,不能挽回也。
  白虎同忌煞交重,哭声将至--白虎临忌神发动克伤用神,又无原神持护者,立见其危。
  青龙会恩星发动,庆贺齐来--青龙临原神发动,生合用神,痘必收功也。
  定死活于五行生克之中,决轻重于六神临持之上--生死全凭生克轻重,兼看六神,此节乃一章之大旨也。
  儿孙满目未出花,耽许多忧虑;金玉满堂失教训,枉费尽心机。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