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吮吸阳光 装点生活

支持原创作品 繁荣博客文化

 
 
 

日志

 
 
关于我

贫困使我失去了许多,也使我得到了很多。初中没毕业,一直沉于苦学。小说、散文、诗歌、书法、文学评论、周易命理、电脑技术、平面设计、数码影像等无不喜欢。多年来,发表作品百余篇、获全国书法品级段位五段、省级教师书法冠军、教育部教育科研课题二等奖等,被誉为“自学成才的书法家”。退休后,创办了全市以电脑技术为核心的首家民办非企业培训学校,组建了“正规报刊论文采编中心”等。

网易考拉推荐

《卜筮正宗》黄金策一  

2010-05-24 03:20:48|  分类: 32、周易六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五篇 黄 金 策 一
编校整理☆华艺时空

 

    一、《黄金策》总断《千金赋》直解
  动静阴阳,反复迁变——动就是交重之爻,静就是单拆之爻,交拆之爻属阴,重单之爻属阳。若爻是单拆,这谓之安静,安静的爻没有变化的理。若是交重,这谓之发动,发动的爻然后有变。故此交交交原是坤卦属阴,因它动了就变作单单单是乾卦属阳了。大凡物动就有个变头。为什么交就变了单,重变了拆?该把那个“动”字当作一个“极”字的意思解说。古云物极则变,器满则倾,假如天气热极,天就作起风云来,倘风雨大极就可晴息了。故古注譬以谷舂之成米,以米炊之成饭,若不以谷舂,不以米炊,是不去动它了,到底谷原是谷,米原是米,岂不是不动则不变了?发动之内,也为变好,亦有变坏。阳极则变阴,阴极则变阳,这个意思就是“动静阴阳,反复迁变”了。
  虽万象之纷纭,须一理而融贯——此一节只讲得一个理字,那“象”字当作“般”字解。理就是中庸之理。卦中刑冲、伏合、动静、生克制化之间,有一个一定不易之理在里头,拿这个卦理评到中庸之极至处,虽万般纷纭论头,一理可以融贯矣。
  夫人有贤不肖之殊,卦有过不及之异,太过者损之斯成,不及者益之则利——贤不肖之殊,人生之不齐也,过不及之异,卦爻之不齐也。人以中庸之德为主,卦唯中和之象为美;德主中庸则无往而不善,象至中和则无求而不遂。故卦中动静、生克、合冲、空破、旺衰、墓绝、现伏等处,就有太过不及的理在焉。大凡卦理只论得中和之道,假如乱动就要搜独静之爻,安静就要看逢冲之一日,月破要出破填合,旬空要出旬值日,动待合,静待冲,克处逢生、绝处逢生、冲中逢合、合处逢冲,这些法则就是“太过者损之斯成,不及者益之则利”。旧注以用神多现为太过,以用神只一位不值旺令为无气,谓不及,其意浅矣!不知卦中无不有太过不及者,就是动静、生克合冲、旬空月破、旺衰墓绝、伏藏出现,个个字可以当它太过,亦可以当它不及。此活泼之中自有玄妙,学者宜加意参之。
  生扶拱合,时雨滋苗——生我用爻者谓之生,扶我用爻者谓之扶,拱我用爻者谓之拱,合我用爻者谓之合。生者即金生水类,五行相生也。扶者即亥扶子、丑扶辰、寅持卯、辰扶未、巳扶午、未扶戌、申扶酉。拱者即子拱亥、卯拱寅、辰拱丑、午拱巳、未拱辰、酉拱申、戌拱未。合有二合、三合、六合,二合者即子与丑合类,三合者即亥卯未合成木局类,六合者即六合卦也。此节亦承上文而言,不及者宜益之耳。倘若用神衰弱冲破,得了生扶拱合,就如旱苗得雨,则苗勃然兴之矣!倘若卦中忌神衰弱冲破,得了生扶拱合,谓之助纣为虐,其祸愈甚矣!学者宜别之,下三条仿此。
  克害刑冲,秋霜杀草——克者相克,即金克木类是也。害者六害,即子害未、丑害午、寅害巳、卯害辰、申害亥、酉害戌是也。刑者即寅巳申等类是也。冲者子午相冲等类是也。此亦接上文而言,倘用神衰弱,并无生扶拱合,反见克害刑冲,故喻之秋霜杀草也。大凡刑冲克三者卦中常验,六害并无应验,尤当辨焉。
  长生帝旺,争如金谷之园——长生即火长生于寅类也,帝旺即火帝旺于午类也,用神遇之,虽衰弱者亦作有气论,故以金谷譬焉。此节论用神长生帝旺在日辰上头,不言长生帝旺于变爻里边,若以变爻遇帝旺而言误矣!假如午火又化出午火来,这是伏吟卦了,有什么好处?安得以金谷喻之?大凡用神帝旺于日辰上主速;长生于日辰上主迟。盖长生犹人初生,长养以渐,帝旺犹人壮时,其力方锐,所以长生迟而帝旺速也。
  死墓绝空,乃是泥犁之地——死、墓、绝皆从长生上数起,空是旬空;死者亡也,犹人病而死也;墓者蔽也,犹死而葬于墓地;绝者魇绝也,犹人死而根本断绝也;空者虚也,犹深渊薄冰之处,人不能践履也。泥犁,地狱名,言其凶也。这四者与克害刑冲意思相仿,又引有过不及之意。倘用神无生扶拱合,反遇死墓绝空,故以泥犁喻之。大凡卦中爻象,只讲得长生、墓、绝三件,向日辰是问,就是变出来的也要看,唯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胎、养不可向变出之爻是问。若化出来的,当以生克冲合、进神退神、反吟伏吟论也。
  日辰为六爻之主宰,喜其灭项以安刘——日辰乃卜筮之主,不看日辰则不知卦中吉凶轻重了。盖日辰能冲起、冲实、冲散那动、空、静、旺的爻象,能合能填月破之爻,衰弱的能扶助帮比,强旺的能抑挫制伏,发动的能去克得,伏藏的能去提拔,可以成得事,可以坏得事,故为六爻之主宰也。如忌神旺动,用神休囚,倘得日辰去克制那忌神,生扶了用神,凡事转凶为吉,故曰:“灭项兴刘”。
  月建乃万卦之提纲,岂可助纣而为虐——月建乃卜筮之纲领,月建亦能救事坏事,故言万卦之提纲。若是卦中有忌神发动克伤用神,倘遇月建生扶那忌神,这是助纣为虐了。倘忌神克用神,如遇月建克制忌神,生扶那用神,就是救事了。凡看月建只论得生克,与日辰相同。太凡月建的祸福不过司权于月内,不能始终其事,而日辰不论久远,到底有权的。就是长生、沐浴、冠带这十二神与日辰固有干系,与月建上不过只论得月破,休囚旺相生克。今有人说衰病死墓于月建上不好,长生帝旺于月建上好,种种误传不可信也。
  最恶者岁君,宜静不宜动——即本年太岁之爻曰岁君,系天子之象,既能最恶,岂不能最善?既宜安静,岂不宜发动乎?若是太岁那一爻,临忌神发动,来冲克世身用象,主灾厄不利,一岁之中屡多驳杂,故曰最恶,故宜安静。此言岁君若临忌辰则宜静而不宜动也,若是太岁那一爻动来生合世身之象,主际遇频加,一岁之中连增喜庆,当言最善,亦宜发动。若用神临之,其事必干朝廷,若日辰动爻冲之,谓之犯上,毋论公私,皆宜谨慎可也。
  最要者身位,喜扶而不喜伤——身即月卦身也,“阳世则从子月起,阴世还从午月生”,其法见《启蒙节要》篇内。大抵成卦之后,看卦身现与不现,与月建、日辰、动爻有无干涉,则吉凶便知。占事为事体,占为为人身,唯喜生扶拱合,不宜克害刑冲。凡占卦以身为占事之主,故曰“最要”也。
  世为己应为人,大宜契合;动为始变为终,最怕交争——交重为动,动则阳变为阴,阴变为阳,卦中遇此,当以动爻为事之始,变爻为事之终。发动之爻变克变冲,谓之交争。凡世应宜生合用神,怕变克冲也。
  应位遭伤,不利他人之事,世爻受制,岂宜自己之谋——应位者,该当一个用神解说。如占他人亦各有用神分别,或占交疏之人及无尊卑之人,是应为他人也;倘占父友、家主、师傅辈,这是父母爻为用神了;子孙之友,这是子孙爻为用神了,妻妾奴婢,这是妻财爻为用神了。那父友、自友及子孙之友,虽是他人,当分别老幼称呼名份取用,不可一概以应位误断。如卜损益自己之事,以世爻为自己也,世若受制,岂宜自己之谋乎?
  世应俱空,人无准实——此节亦引上文而言世应也。但凡谋事,势必托人,世空则自己不实,应空则他人不实,若世应皆空,彼此皆无准实,谋事无成。或世应空合,谓之虚约而无诚信。如托尊长辈谋事而得父母爻生合世爻,托之自然有益,倘或应空,总得长辈之力,而那一边不实,亦难成事也。
  内外竞发,事必翻腾——竞者冲克也,发者发动也。凡占的卦内外纷纷乱动,乱冲乱击,是人情不常,必主事体反复翻腾也。
  世或交重,两目顾瞻于马首,应如发动,一心似托于猿攀——马首是瞻,或东或西;猱猿攀木,自心靡定。世以己言,应以人言。书曰:“应动恐他人有变,世动自己迟疑”,皆言其变迁更改,不能一其思虑耳。此引上文世应彼我之意,又引竞发有翻腾而言。其事之吉凶,总不外乎生扶拱合克害刑冲空破间耳。
  用神有气无他故,所作皆成;主象徒存更被伤,凡谋不遂——用神者,如占文书、长辈,以父母爻为用神之类是也。主象者亦即用神也。“故”字该作“病”字解。何谓之病?凡用神同刑冲克害就是病了。如卦中用神旺相遇了病,可待去病日期,亦能成事;如旺相而又无刑冲克害等病,凡谋必从心所欲,无不可成矣。倘用神衰弱无气,而又遇月建日辰刑冲克害,犹如一个天元不足、瘦弱不堪的人,岂可再加之以病乎?故爻弱而又受刑冲克害者,凡事枉费心力,终无可成之理。盖用爻虽然出现,别无生助,而卦中又无原神,纵有而值空破坏者,谓之主象徒存,徒存者徒然出现也,谋事焉能遂意哉!
  有伤须救——伤,伤克用神之神也;救,救护用神之神也。如申金是用神而被午火发动来克,则申爻有伤矣。若得日辰是子,或动爻是子,子去冲克午火,或亥日亥爻制伏午火,则午火有制,而申金岂非有救乎?倘月建冲克用神,得日辰去生合用神,又或日辰去克用神,卦中动出一爻生它,这便是有伤得救了。凡遇有伤得救,每事先难后易,先凶后吉,用神得救乃为有用耳。
  无故勿空——故者,谓受伤的意思,“勿”字该当它“不”字解说。大凡旬空之爻,安静又遇月建日辰克制,这是有过之空了,即使出旬值日,亦不能为吉为凶,这样旬空,到底无用之空矣。若旬空之爻发动,或得月建日辰生扶拱合它,或日辰冲起它,或动爻生合它,这是无故之空,待其出旬值日得合之时,仍复能事,故曰无故之空爻,勿以为空也。虽值旬空而没有受月建日辰克伤的,不可当它真空论。又如用神化回头克,又见会局来克,来克太过,岂不是有伤了?若是日月不伤它,用神一空则不受其克,亦称“无故”矣。古有避凶之说,亦近乎无故之理。旧注误以无伤克之爻不可空,日月二建克它又宜空,大失先天之妙旨,又失是篇之文理矣。
  空逢冲而有用——凡遇卦爻旬空,今人不拘吉凶,概以无用断之,殊不知见日辰冲亦有可用之处。盖冲则必动,动则不空,所以“空逢冲而有用”也。
  合遭破以无功——此节独言合处逢冲。盖卦爻逢合,如同心协力,事必克济,凡谋望欲成事者,得之则无不遂矣。倘合处遇冲刑破克,唯恐奸诈小人两边破说,必生疑惑猜忌之心。如寅与亥合,本相和合,若见申日或遇申爻动来冲克寅木,则害了亥水矣。故曰:“合遭破以无功”。合者成也,和好之意;破者散也,冲开之意。凡遇成事而得合处逢冲之卦者,事必临成见散;凡欲散之事而得合处逢冲之卦者,必遂意也。冲中逢合者反是。
  自空化空,必成凶咎——自空者,用爻值旬空也;化空者,亦言用爻化值旬空也;凶咎,言不能成事。此节亦引上文谋望之事,倘用爻空或用爻动化空,则动有更变,空有疑惑,事必无成,故曰“凶咎”也。
  刑合克合,终见乖淫——合者和合也,凡占见之无不吉利。然人不知合中有刑有克;合而有克,终见不和合,而有刑终见乖戾。且如用神未字为财爻,午字为福爻,午与未合,然午带自刑,名为刑合。又如子字为财爻,子与丑合,丑土能克子水,谓之克合。如占妻妾,始合终背,诸事终乖戾也。
  动值合而绊住——大凡动爻不遇合然后为动,若有合则绊住而不能动矣。既不能动,则不能生物克物矣。如日辰合子,须待冲其本爻日至,可应事之吉凶;如旁爻动来合之,须待冲那旁爻之日至,可应事之吉凶矣。假如用丑土财而子日合之,待未应事,子爻合之待午日应事。又如子孙爻动而被日辰合住,则不能生财,待冲动子孙期至,方有财也。余仿此。
  静得冲而暗兴——大凡不发动的爻,不可言之安静,若被日辰冲之,则虽静亦动,谓之暗动。犹如人卧而被人呼唤,既不能安然而睡,即是卦中发动的能冲得安静的爻。且爻遇暗动者,犹人在私下作事也,暗动之爻生扶我,定叨私下一人帮衬;倘或克害我,定被一人在私下谋损。其理深微,应事在于合日。
  入墓难克,带旺匪空——入墓难克者,言动爻入墓不能去克他爻也,又言他爻入墓不受动爻所克也。假如寅木发动本去克土,倘遇未日占卦,那木入墓于未日,或化出是未,是入墓于未爻也。则不能去克土矣。又如寅动克土,而土爻遇辰日则入墓于日辰,或化辰爻入墓于变爻,皆不受寅木之克,故曰入墓难克。旺相者即如春令木旺火相,夏令火旺土相,秋令金旺水相,冬令水旺木相,四季之月土旺金相。古谓当生者旺,所生者相是也。此爻空亡不作空论。又云旺相之爻过一旬,过旬仍有用,故曰“匪空”。
  有助有扶,衰弱休囚亦吉——此节独指用神而言也。且如春天占卦,用爻属土是衰弱休囚,本为不美,倘得日辰动爻生扶拱合,虽则无气,不作休囚论,譬如贫贱之人而得贵人之提拔也。忌神倘无气,则不宜扶助也。
  贪生贪合,刑冲克害皆忘——此节亦指用神而言也。倘用神遇刑冲克害,皆非美兆,若得旁有生爻合爻,则被贪生贪合,自不为患矣,故曰忘冲忘克。假如用神是巳,卦中动出寅字来,寅本刑巳,但寅木能生巳火,故巳火贪其生而忘其刑也。又如卦中动出亥字来冲克巳火,又得动出卯字来,则亥水贪生于卯而忘克于巳也;如寅字动,则亥水贪合于寅而忘冲于巳也。此乃忘克、忘冲、忘刑之例,余皆仿此,详推可也。
  别衰旺以明克合,辨动静以定刑冲——此节分别衰旺、动静、生克制化阴阳之理。若独别衰旺不辨动静,则胶于所用矣。如旺爻本能克得衰爻,若安静,纵旺而不能去克衰爻了。衰爻本不能去克旺爻,若发动了就克得旺爻了。盖动犹人之起,静犹人之伏;虽则旺相不过一时目下旺,虽则衰弱亦不过目下一时衰,俟旺者退气,衰者得扶,而衰爻可克旺爻矣。如旺爻动克衰爻而无日辰救护者,立时受其克也。唯是日辰能冲克得动静之爻,即如动爻生克不得那日辰,若是月建载在卦中,那动爻也能克得它了。如此则衰旺动静之理明矣。
  并不并,冲不冲,因多字眼——并者,谓卦中之爻日辰临之也,冲者,谓卦中之爻日辰冲之也。“不”字言所并之爻不能并,所冲之爻不能冲也。何谓不能并?假如子日占卦,卦中见有子爻作用神,日辰并之,倘子爻衰弱,已有日辰并之,便作旺论。然亦不可子爻化墓、化绝、化克,此谓日辰变坏,不能谓善于爻,而凶反见于本日也,故曰并不能并也。何谓不能冲?又如子日占卦,卦中见有午字作用神,日辰冲之,如子爻在卦中动来冲克午爻,若得子爻化墓、化绝、化克,此谓日辰化坏,不能为害于午,而其吉反见于本日也。故曰冲不能冲也。此二者皆因子日占卦,卦中多这个子爻变坏了,所以如此。余如此例。
  刑非刑,合非合,为少支神——刑,三刑也;合,合局也。如寅巳申为三刑,丑戌未为三刑,子卯为二刑,辰午酉亥为自刑。假如卦中有寅巳二字而无申,有寅申二字而无巳,有巳申二字无寅,为少一字而不成刑也。如亥卯未为三合,申子辰为三合,巳酉丑为三合,寅午戌为三合,假如有亥卯而无未,有未卯而无亥,有亥未而无卯,为少一字而不成合也。三合三刑之法必须见全,有两爻动则刑合得一爻起,如一爻动则刑合不得两爻起了。如卦中刑合俱见全,倘俱安静便不成刑合了。如此占验就明白晓畅矣!
  爻遇令星,物难我害——令星者,月建之辰也,物者,指卦中动爻而言。倘用神是月建之辰,而月建乃健旺得令星也,即使动爻来伤,何足俱哉!故曰物难为我之害也。
  伏居空地,事与心违——伏者,伏神也。六爻之内无缺用神,当查本宫首卦用神为伏,卦上六爻为飞,飞为显,伏为隐。若六爻之中并无用神,而伏神又值旬空,倘无提拔者,谋事决难成就,故曰“事与心违”。
  伏无提拔终徒尔,飞不推开亦枉然——亦引上文之意。伏者,言用神不现而隐伏于下也,如无日月动爻生扶拱合,谓之伏无提挈。飞者,是用神所伏之上显露神也。推者,冲也,言冲开飞神使伏神要出也。
  空下伏神易于引拔——言伏神在旬空飞爻之下。盖本爻既空,犹于拦绊,则伏神得引拔而出也。引者是拱扶并之神,拔者亦生扶拱合,冲飞引伏之意。
  制中弱主难以维持——制者,言月建日辰制克也;弱主者,指衰弱之爻也。如用神衰弱而又被日月二寻制克,纵得动爻生之亦不济事,盖衰弱之爻再遇日月克者,如枯枝朽树,纵有如膏之雨,难以望其生长新根。此指用神出现而言也,如伏神如是,纵遇并引亦无用矣。
  日伤爻真罹其祸,爻伤日徒受其名——日辰为六爻主宰,总其事者也;六爻为日辰臣属,分治其事者也。是以日辰能刑冲克害得卦爻,卦爻不能刑冲克害于日辰也。月建与卦亦然。
  墓中人不冲不发——大抵用爻入墓则多阻滞,诸事费力难成,须待日辰动爻冲之,或冲克其墓爻,方有用也。古书云:“冲空则起,破墓则开”。
  鬼上身不去不安——“身”,借用而言世也。但凡官鬼持世爻上,如自己若非职役之人,以官鬼为忧疑阻滞之神,须得日辰动爻冲克去之,方可安然无虑矣。或忌神临于世上亦然,但不可克之太过,恐我亦伤。先圣曰:“人而不仁疾已甚,乱也”,唯贵得其中和耳。
  德入卦而无谋而不遂,忌临身而多阻无成——德,合也,和合中自有恩情德义。故凡谋为,一神动来合世,或用神化得生合,或日辰临用合世,或日辰生合用爻,皆德入卦中,而无谋不遂矣。但合处逢冲恐有更变。倘忌神如是,则多阻而无成矣。
  卦遇凶星避之则吉——凶星即是忌神。凡用爻被月建日辰伤克,不论空伏,始终受制,无处可避。如无月日伤克,独遇卦爻中忌神发动来伤,若用爻值旬空伏藏不受其克,谓之避,待冲克忌神之日,其凶自散也。如用爻出现不空便受其毒,难免其伤也,故曰:“避之则吉”。
  爻逢忌杀敌之无伤——爻者用爻也,如求财以财爻为用之类是也。“敌”,救护之意,譬如求财,卦中财爻属木,倘有金爻动来克财,凶也,或得火爻发动克金,则金爻自治不暇,焉能克木?木爻无患矣!故曰:“敌之无伤”。
  主象休囚,怕见刑冲克害,用爻变动,忌遭死墓绝空——主象亦言用神也,如值休囚,已不能为事矣,岂可再见刑克?如用神发动,犹人勇往直前,岂可自化墓绝?
  用化用有用无用,空化空虽空不空——用神化用神,有有用之用神,有无用之用神。有用者,用神化进神;无用者,用神化退神并伏吟卦也,故以“有用无用”分别之。空爻安静则不能化空,爻发动则能化,既发动,动不空也,化出之空亦因动而化。凡动爻值空,或动爻变空,皆不作真空论,出旬有用矣。
  养主狐疑,墓多暗昧,化病兮伤损,化胎兮勾连——长生、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墓、绝、胎、养,此十二神,卦中唯是长生、墓、绝三件,卦卦看,爻爻要查,其余沐浴、冠带、临官、帝旺、衰、病、死、胎、养各神,俱各有生克冲合、进神退神、伏吟反吟论,不可执疑于养主狐疑,病主伤损,胎主勾连。《十八论》内已明论之,学者宜自详辨。
  凶化长生,炽而未散——用爻化入长生者吉;如凶神化入长生者,则其祸根始萌,日渐增长也,必待墓绝日始锄其势。
  吉连沐浴,败而不成——沐浴,其名败神,又称沐浴煞,乃无廉无耻之神,其性淫败,然而有轻重之分别。即如金败于午,败中兼克;寅木败于子,败中兼生;卯木败于子,败中兼刑;水败于酉,败中兼生;土败于酉,败中兼泄气;火败于卯,败中兼生。唯占婚姻最宜忌之。倘夫择妻姻,得财爻而化沐浴兼生者,必败门风,兼克者,因奸杀身。即如诸占,倘世爻化之,生者因色坏名,克者因奸丧身,有救者险里逃生。故曰吉神不可化沐浴也。
  戒回头之克我,勿反德以扶人——回头克乃用神自化忌神,如火爻化水之类是也。诸占世爻、身爻、用爻遇之不吉也。凡用神动出生合世爻,是有情于我,谋为易成也;或用神发动不来生合世身,而反生合应爻及旁爻者,皆谓反德扶人,凡占遇之,所求不易,是损己利人之象也。
  恶曜孤寒,怕日辰之并起——“恶曜”,指忌神言也;“孤”,孤独无生扶拱合也;“寒”,衰弱无气也。凡占遇忌神孤寒,则永无损害我矣。唯怕日辰并起,而孤寒得势,终不免其损害,如值月建,真可畏也。
  用爻重叠,喜墓库之收藏——如卦中用爻重叠太过,最喜用神之墓持临身世,谓之归我收藏也。
  事阻隔兮间发,心退悔兮世空——间爻者,世应当中两爻是也。盖此二爻居世应之中,隔彼此之路,动则有人阻隔。要知何等人阻隔,以五类推之,如父母动即尊长之辈是也。凡世爻旬空其人心怠意懒,不能勇往精进以成其事,故曰“心退悔兮世空”。
  卦爻发动须看交重,动变比和当明进退——凡卦发动之爻须看交重,交主未来,重主已往。如占逃亡,见父母并朱雀发动,若爻是交,当有人来报信,如值重爻,则信已先知,他仿此。动变比和者,指言进退二神也,如寅木化卯是进神,卯变寅是退神,《十八论》内详明。进主上前,退主退后。
  煞生身莫将吉断,用克世勿作凶看,盖生中有刑害之两防,合处有克伤之一虑——煞者,忌神也;生者,合也;身者,如自占以世而言也。如卦中忌神发动,则有伤于用神矣,既使生合我,有何益哉?况生合之中有刑、有害、有克,如忌神生世兼有刑克者,不但谋事无成,所求不得,恐因谋而致咎。即如一人乡试于辰月癸酉日,卜得节之坎卦,世爻巳火化寅木忌神,生中带刑,又卯木忌神暗动生世,后至临场病。此是忌生身也,生中带刑也。害者相同,克者尤重。又如用神动来克世,谓之物来寻我,凡谋易就,勿因克我当作凶看,得用神克世本是吉也,不宜又去生合应爻,谓之厚于彼而薄于我,则虽用神克世,亦作凶看,不可不知也。
  刑害不宜临用,死绝岂可持身——凡用神、身、世遇日辰相刑,必主不利,占事不成,占物不好,占病沉重,占人有病,占妇不贞,占文卷必破绽,占讼有刑害。动爻不过坏事,大概相仿,化者亦然,须推衰旺生克,分其轻重详之。死绝于日辰之爻临持世身用神者,诸占不利,变动化入者亦然。然有绝处逢生之辨,学者宜知。
  动逢冲而事散——盖冲之一爻不可一例推之。如旬空安静之爻,逢冲曰起;旬空发动之爻,逢冲曰实;安静不空之爻,逢冲曰暗动;发动不空之爻,逢冲曰散,又曰冲脱。凡动爻而逢冲散脱者,吉不成吉,凶不能成凶也。
  绝逢生而事成——大凡用神临于绝地,不可执定绝于日辰论之,用神化绝皆是也,倘遇生扶,乃凶中有救,大吉之兆,名曰“绝处逢生”。
  如逢合住,须冲破以成功——卦中用神忌神遇日辰合,或自化合,或有动爻来合,不拘吉凶,皆不见效,须待冲破日期可应事之吉凶。假如用爻动来生世,凡事易成,若遇合住,则又阻滞,须待冲之日,事始有成。此下皆断日期之法也。
  若遇休囚,必生旺而成事——断日期之法不可执一,当以活法推之,庶无差误。如用爻合住,因以冲之日期断矣。或用爻休囚,必生旺之期能成其事,故无气当以旺相月断之。如用爻旺相不动,则以冲动月日断之。如用爻有气发动,则以合日断之。或有气动合日辰,或日辰临之动,或日辰临之动来生合世身,即以本日断之。若用爻受制,则以制煞日月断之。若用多得时旺动,而又遇生扶,此为太旺,当以墓库日月断之。若用爻无气发动而遇生扶,即以生扶月日断之。若用爻入墓,当以冲墓冲用月日断之。若用爻旬空安静,即以出旬逢冲之日断之。若用爻旬空发动,即以出旬值日断之。若用爻发动旬空被合,即以出旬冲日断之。若用爻旬空安静被冲,即以出旬合日断之。若用爻旬空发动逢冲,谓之冲实,即以本日断之。以上断法撮其大矣,其中至妙之理,学者自当融通活变,分其轻重,别其用忌,断无差矣。
  速则动而克世,缓则静而生身——此亦断日辰之法也。如来人定其迟速,若用神动而克世,来期甚速;如动而生世则迟;如静而生世则又迟矣。更宜以衰旺动静推验;则万无一错。如衰神发动克世,比旺动来克者又缓矣,余仿此。
  父亡而事无头绪,福隐而事不称情——此一节指言公事,当看文书,文书即为父母爻也。凡占功名、公门、公事,以父母爻为头绪,当首赖文书,次尊官鬼,如文书爻空亡,恐事未的确。故曰:“父亡而事无头绪”。凡占私事以子孙爻为解忧喜悦之神,又为财之本源,岂可伏而不现?故曰“福德隐而事不称情”也。
  鬼虽祸灾,伏犹无气——官鬼一爻,虽言其祸灾之神煞,然六爻之内亦不可无,宜出现安静,不宜藏伏,藏伏了谓之卦中无气,况那官爻诸占皆有可赖之处,故此要它。即如占名以官为用,占文书以官爻为原神,占讼以官爻为官,占病以官爻为病,占盗贼以官爻为盗贼,占怪异以官爻为怪异,占财以无官爻恐兄弟当权不无损耗。
  子虽福德,多反无功——“多”,多现;“反”,受克。唯占名子孙为恶煞,除此皆以子孙之爻为福德神也。占药以子孙之爻为用神,若卦中多现,必用药杂乱,服之无功。如占求财遇子孙爻受伤,不唯无利,恐反致亏本。
  究父母推为体统,论官鬼断作祸殃,财乃禄神,子为福德,兄弟交重,必至凡谋多阻滞——此虽概言五类之大略,然亦有分别用之。假如占终身,以父母爻论其出身,如临贵人有煞,是官家之后,如临刑害无气,乃贫贱之儿。如占祸殃,当推官鬼附临何兽,或值玄武即盗贼之殃。财乃人之食禄,故曰“禄神”;子孙可解忧克鬼,故曰“福德”。兄弟为同辈劫财,动则克神争夺,故曰“凡谋多阻滞”也。
  卦身重叠,须知事体两交关——卦身即月卦身也,其法“阳世还从子月起,阴世还从午月生”,《启蒙节要》论明矣。凡卦身之爻为所占事之体也,若六爻中有两爻出现,必是鸳鸯求事,或事于两处。若带兄弟必与人同谋,兄弟克世或临官鬼发动,必有人争谋其事也。卦中不出现,事未有定向,出现生世、持世、合世,其事已定。宜出现不宜动,动则须防有变,如变坏则事变坏矣!若持世,知此事自可掌握;若临应,知此事权柄在他。或动他爻变出者,即知此人亦属其事。如子孙为僧道子侄辈类。或伏于何爻之下,亦依此类推详。如六爻飞、变、伏皆无卦身,其事根由未的,空亡墓绝者诸事难成。大抵卦身当作事体看,不可误作人身看。若占人相貌美恶,以卦身看可知矣。凡遇身克世则事寻我吉,世克身则凶,若得身爻生合世爻更吉。
  虎兴而遇吉神,不害其为吉;龙动而逢凶曜,难掩其为凶;玄武主盗贼之事亦必官爻;朱雀本口舌之神然须兄弟;疾病大宜天喜,若临凶煞必生悲;出行最怕往亡,如系吉神终获利。是故吉凶神煞之多端,何如生克制化之一理——大抵卜易当执定五行六亲,不可杂以神煞乱断。盖古书神煞至京房先生作易,乱留吉凶星曜以迷惑后学,如天喜、往亡、大煞、大白虎、大玄武之类皆是。今人宗之无不敬信,然神煞太多岂能辨用?合以六兽而言其法,莫不以青龙为吉,以白虎为凶,见朱雀以为口舌,见玄武以为盗贼,不分临持用神、原神、忌神、仇神,概以六兽之性断之,大失先天之妙旨。何则?白虎动固凶也,若临所喜之爻,生扶拱合于世身,则何损于吾?故曰凶不害其为吉。青龙动固吉也,若临所忌之爻刑冲克害乎用神,则何益于事?故曰虽吉而难掩其为凶。朱雀虽主口舌,然非兄弟并临,则不能成口舌也。玄武虽主盗贼,若非官爻并临,则不能称盗贼也。盖六兽之权依于五行六亲生克故也。又如天喜吉星也,占病遇之虽大象凶恶,竟不以死断,因天喜故也,若临忌神,我必以为悲而不以为喜。往亡,凶煞也,出行遇之,虽大象吉利,竟断其凶,因死之故也,若临所喜之爻动来生扶拱合世身用爻者,吾必以为利而不以为害也。盖神煞之权轻而五行之权重故也。由是观之,遇吉则吉,遇凶则凶,系与此而不系于彼,有验于理而验于煞,何必徒取幻妄之说哉!不然,吾见其纷纷繁剧,适足以害其理而乱人心,岂能一一中节耶?盖神煞无凭,徒为断易之多歧,而不若生克制化之一理为妥,能明其理则圆神活变,自有条理而不惑矣。六亲本也,六兽末也,至于天喜、往亡、天医、丧车吉神凶煞末中之至末也。欲用之者唯六兽可也,必当急于本而缓其末。然六兽但可推其性情形状,至于吉凶得失,当专以六亲生克为主。学能如此,则本末兼赅,斯不失其妙理而一以贯之矣!
  呜呼!卜易者知前则易——世人卜易皆泥古法,能变通鲜矣。故有龙虎推其悲喜,水火断其雨晴,空亡便以凶看,月破皆言无用,身位定为人身,应爻概称他人,凡此之类,难以枚举。刘伯温先生作是书,取理之长,舍义之短,阐古之幽,正今之失,凡世之执迷于前法者,亦莫不为这条解。有志是术者苟能究明前说,自知能变之道矣,其于易也何有?
  求占者鉴后则灵——推占者固当通变,而求占者亦不可不知求卜之道也,后诚心是也。
  筮必诚心——圣人作易,幽赞神明,以其道合乾坤故也。故凡卜易,必须真诚敬谨,专心求之,则吉凶祸福自无不验,今人求卜多有科头跣足,短衫露体,甚至有不焚香不洗手者,更有富贵自骄,差家人代卜,或烦亲友代卜,孰不知自虽发心而代者未必心虔?忽略如此而欲求神之咸格者,未之有也,可不慎欤?
  何妨子日——阴阳历书中有“子不问卦”说,故今人多忌此日。刘国师谓吉凶之应皆感于神明,神明无往不在,无时不格,能格其神,自无不验矣。故凡卜易唯在人之诚不诚,不在日之子不子也。
  以上全篇总说断易之法,乃通章之大旨,不如此则诸事难决,有志于是者当先观此篇,若能沉潜反复,熟读玩解,此理既明,则事至物来,迎刃而解矣!其于卜易也何有?
  

  评论这张
 
阅读(4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