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吮吸阳光 装点生活

支持原创作品 繁荣博客文化

 
 
 

日志

 
 
关于我

贫困使我失去了许多,也使我得到了很多。初中没毕业,一直沉于苦学。小说、散文、诗歌、书法、文学评论、周易命理、电脑技术、平面设计、数码影像等无不喜欢。多年来,发表作品百余篇、获全国书法品级段位五段、省级教师书法冠军、教育部教育科研课题二等奖等,被誉为“自学成才的书法家”。退休后,创办了全市以电脑技术为核心的首家民办非企业培训学校,组建了“正规报刊论文采编中心”等。

网易考拉推荐

秦新星《大六壬预测学》判断部分  

2010-04-25 13:11:14|  分类: 37、六壬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新星《大六壬预测学》判断部分

编校整理★华艺时空

 

   黑格尔曾经说过:“所有的东西都是一判断。” [英]W.Y.斯退士《黑格尔哲学》,鲍训吾译,河北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210页。他又说:“所有的东西就是一推理。”六壬之判断确是超越性的推理,那么,我们对超越进行推理,通过推理我们超越了直接的被给予之物,这完全是推理的成就,即通过被给予之物来论证未被给予之物。” [德]胡塞尔《现象学的观念》,倪梁康译,上海译文出版社,1986年版,第69页。
  下面,我就向大家介绍六壬的判断方法。
  1、初级判断
  初级判断若熟练掌握后,准确率、成功率可达75%以上。学识渊博、博闻强记也是不可缺的重要因素。
  (1)九大课的含义是判断事物运动、发展、变化的关键。
  贼克课的重审课为法地,法地者下位之动,以其下克上,故主指先迷而后利;元首课象天,象天者上位之动,以其上克下,故主先喜而后忧。
  比用课为知一,知一则知其它,故主指比较中间取一。
  涉害课为见机,见机则终日言机,机会难得,贵在神速故主指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遥克课所预测之事难成,故主指始终难成。
  昴星课若一传为螣蛇,则为冬蛇掩目,虽虚惊而终不伤人;若一传为白虎,则为虎视眈眈,出门在外之人多稽留不回,故主指人挪则活,树挪则死。
  别责课所预测之事罔济,故主指力难从心而已。
  八专不利男子追求功名,不宜女子阴私偷情,故主指荒淫糜乱。
  伏吟课的阳日为自任,阴日为自信,故主指伏匿呻吟。逃去之人及盗贼、失物俱不会远。贵人顺行,支前一位寻之,贵人逆行,贵后一位寻之。
  返吟课为无依,则来去不定,故主指四处奔波,胡闯乱碰。
  (2)熟记十二神将的含义。详见前文。
  (3)四课是判断事物运动、发展、变化的重要依据。
  大凡预测以天干为主宰,称孤家寡人,唯我独尊。不但为外事门,又为我,为身,为课式之主位,所谓动作谋为\生克制化均应于日干。与日干对应的是支辰,日支为支,又名日之辰。其为内事门。干为对外任务,支乃对内负责;干为上,支为下。欲知宅内之盛衰,须审支辰之休囚;欲知事物之干戈,须察支辰之吉凶,所以大凡预测以支辰为宅,为它,为对象。
  第一课干上为阳,第二课为干阴,第三课支上为支阳,第四课为支阴。日干为人,日支为宅。日阴为邻,支阴为界。干男支女,日我辰它。如下式:
  第四课 第三课 第二课 第一课
  阴支   阳支   阴干   阳干
  申内事 主辰对象 戌外事 客午
  辰家宅 女子它方 午人口 男甲自身
  他静 我动
  为支 为干
  (4)三传乃判断事物运动、发展、变化的枢纽。初传一传乃动机之发现处,事物之透露处,故为发端之门。凡是预测事物之端倪,判断事物之决策;三传之总纽,四课之结晶,皆在此初传。它是事物之始应;传吉则事吉,传凶则事凶。祸福之端,克应之兆,皆发于此节。
  中传二传乃三传之中段过程,故为移易之门。前有初传引导,且有末传附从,中传为事之中应,有初传吉中传凶者,则事吉而复凶;有初逆中顺者,则自逆而转顺,此节为活泼之地之时耳。
  末传乃三传之最终结论,故为归计门。末传为事之终应决定,初中虽吉,末传却凶,事终有悔;初传虽凶,末传却吉,事终有成。这是由初传传中传,中传传末传,依次递进,相互感应,天机妙理存乎其间。
  (5)判词最为精妙者是《大六壬指南》,兹将判词相当于易经的卦爻辞。原文列下,并予以释义:
  (1)[原文]贵人居子曰解纷,解纷必嘱事于童仆。
  [意释]这是说解除纷纭扰乱。盖子乃夜半安居之神,故得解去纷扰而心地坦然。既为贵人,日理万机,故惟恐事物繁多芜杂而脱漏某一要事,所以必叮嘱下属努力工作,谦虚谨慎。
  [提示]此句话指原文主指遇到问题时,上级嘱咐下级或长辈嘱咐晚辈:要保守秘密,不要乱说乱动。
  [原文]贵人居丑曰升堂,升堂宜投书于公府。
  [意释]贵人居本丑位,升堂则有泰山威严之象,所以不可私自去做事,要想见政府官员,应当先经过正当手续或向有关部门写信必须正大光明,而后到办公的地方去见之。
  [提示]这句话主指遇到问题时,须到办公室找负责人请示、汇报、交涉或进行正常的公文、书信来往。
  [原文]贵人居寅曰凭几,凭几可谒见于其家。
  [意释]这是说功曹寅乃文书繁杂之象,贵人有闲空必亲自阅览一些曲籍,如此时去找贵人谈一些小事,直接到他家谈就行了,不必到办公室去谈。
  [提示]这句话主指遇到某些小事时,可趁着领导或长辈空闲时,直接到他家面谈就成。
  [原文]贵人居卯曰登车,登车宜诉词于路。
  [意释]这是说卯乃轩车之象,轩是古代一种有帏幕而前顶较高的车。若不是遇到紧急的情况或麻烦的事情,不要轻易去找贵人。若自己遭到冤屈或受到欺侮,不去陈诉于有一定地位的正直的人,冤案就得不到昭雪,人身安全就得不到保障。所以应当在行车的路上就哀达其情。
  [提示]这句话主指在行车的路上鸣冤叫屈,愤愤不平。
  [原文]贵人居巳、居午曰受贡,巳午受贡兮君喜臣欢。
  [意释]这是说相生相助,而非不遂之方。既然进贡则是贱事,也就是说,不管多么尊贵,只要向某一方进贡则为下贱,然而君喜臣欢忘其授受之私,或者受者都有不越度之象。
  [提示]这句话主指进贡者与受礼者皆大欢喜,各得其所。
  [原文]贵人居申曰移途,移途则有求干之荣。
  [意释]这是说申为传送,乃道路之神。贵人外出时在路上边走边玩,因而获得方便以求其进用之私,乘间而行必有殊荣。
  [提示]这句话主指情况发生变化后,见机而行,积极进取,必得荣耀。
  [原文]贵人居未曰列席,列席则有酒筵之娱。
  [意释]这是说未乃夜贵,两个以上的贵人相会后到高贵的人家,必有宴会之娱。
  [提示]这句话指有参加酒席宴会的欢乐。
  [原文]贵人居亥曰还绛宫,又曰登天门,还绛宫坦然安居。
  [意释]这是说六凶俱藏。盖螣蛇、朱雀之火而伏于水,勾陈、天空之土而伏于木,白虎之金伏于火,玄武之水而伏于土,且亥乃夜方,日之劳扰者至此都坦然安居了。
  [提示]这句话指贵人坦然自若,或即将出行,或即将到来。
  [原文]贵人居酉曰入室,入私室不遑宁处。
  [意释]这是说酉为日月出入之门,有私门之号。若贵人豁达而在上,致君、泽民,则洁身、律已,主持公道。若趋谒于私门,则律己不正,而正义所不容,必遭舆论的谴责,自己就不会安宁?
  [提示]这句话主指来人或书信很多,家宅不得安宁。或搬家迁居。
  (2)[原文]螣蛇居子曰掩目,掩目则无患无忧。
  [意释]就是说子水克螣蛇之巳火,且居夜间有掩目之象。当蟠伏栖息之时,它的凶焰无所施,无患无忧。
  [提示]这句话主指虽有忧愁,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无多大忧患。
  [原文]螣蛇居丑曰蟠龙,蟠龙则祸消福善。
  [意释]这是说丑中有暗禽星龙。当蛇与龙交姤后亦即离坎交济象。哪里还有祸心去加害于人,所以可消祸、修善、得福。
  [提示]这句话主指相互纠缠,人分难解,祸福相倚。
  [原文]螣蛇居寅曰生角,居酉曰露齿,生角露齿祸福两途。
  [意释]这是说火长生于寅,荣旺之极,化蛟化龙,此为贪荣不祸,是以为福。
  螣蛇在酉则火制金,正是猖獗得志之地,况且金石之地无食物,而蛇肆毒含婪求口腹之计,为祸怎会浅呢?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只有退藏躲避起来才是。
  [提示]这句话主指螣蛇在寅时,表示某种事物非常旺盛;在酉时,表示某种事物非常凶险。
  [原文]螣蛇居巳曰乘雾,居午曰飞空,乘雾飞空休祥不辨。
  [意释]这是说螣蛇居巳以雾为隐,虽然毒,但眼睛看不到身上,遇到这种情况,最好还是避开。虽雾的作用使对方看不见还被迷住,但我却不会迷住。倘若误犯了它,为它所咬住,则后悔莫及!螣蛇居午,以蛇飞空,为化龙化蜃之气也。彼有大志,在开始有大的作为,一般不会毒人,但即使不毒,在我仍宜避开它,才不失为明哲。
  [提示]这句话主指做某件事时,要特别小心谨慎,不为所欺,不为所惑,以备不测。
  [原文]螣蛇居未曰入林,入林兮锋不可砍。
  [意释]这是说未乃木库,以土有木,必成树林。在山脚下的林中,极易隐蔽,而隐蔽的洞穴也很深,虽然刀锋锐利也无法施展,所以螣蛇在此丛林中十分攸闲,也不会无辜去伤人。但是,既然知道林中有蛇还是不进去为好。
  [提示]这句话主指灾祸虽不大,但应妥善处理。
  [原文]螣蛇居亥曰坠水,坠水兮从心无患。
  [意释]这是说当蛇在水中时则随波逐流,以鱼虾为食,暂时没有横路毒人之欲。在我则任其往返周旋,岂不是从心所欲吗?
  [提示]这句话主指遭受冷落之的人,若与之交往,虽无利也无害。
  [原文]螣蛇居卯曰当门,居申曰衔剑,当门衔剑总是成灾。
  [意]这是说卯乃日月之门,蛇当门而卧,出门者很容易被害。但有备则无患,得此者当先发制人,不待它咬来,便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将它制服。若一味瞎撞冒进,则必然被它咬伤。
  申乃金刃之象,金刃为斩杀之物,为什么被蛇咬住了呢?因螣蛇属火,火能克金,所以它得以猖獗,逞妖衔剑。虽到这种情况时,应退避三舍,远远离去。蛇虽凶,但不能持久,当妖气一消。那就用不着害怕了。
  [提示]这句话主指环境虽险恶,但若主动出击或销声匿迹便可化险为夷。
  [原文]螣蛇居戌曰入冢,居辰曰象龙,入冢而象龙并为释难。
  [意释]这是说戌戌乃火库墓地,有蛇入墓之象。彼深居而简出,当路过此地时不免小心惴惴,这和它屈曲盘绕在路旁不同。
  居辰象龙。蛇乃龙之随从,有变化之机,若入龙之穴,有随进化之义。而它贪求腾达必热衷于此,所以,它虽为我之患,也不用忧虑,故可释难。
  [提示]这句话主指当遇到问题时,与之交往的对方会作一些解释工作。
  (3)[原文]朱雀居子曰损羽,损羽也自伤难逃。
  [意释]这是说朱雀为丙午火,而加临水乡则有损羽之象,羽翼不全,飞翔必难成。
  [提示]这句话主指若遇文书之事则虽有力而无气,而口舌词讼一类的事情却问题不大。
  [原文]朱雀居丑曰掩目,掩目也动静得昌。
  [意释]这是说丑为北方多余的水气,可以制朱雀之火,有投江破头之喻。它既然目瞑而我则应有所作为,且动静俱吉,无口舌之忧。
  [提示]这句话主指虽有忧愁,但动静适宜,有益无害。
  [原文]朱雀居寅居卯曰安巢,安巢兮迟滞沉溺。
  [意释]这是说朱雀居寅卯二木,皆火生助之神,且有山林之象。鸟雀飞至山林垒巢做窝,育子贪荣。这里有口舌平息之义,当然应当高兴才是。而迟滞沉溺则是指遇到文书、奏章一类的事则不免被积压搁置,迟迟不得音信。
  [原文]朱雀居辰居戌曰投网,投网兮徒弟错遗忘。
  [意释]这是说辰戌为天罗地网,且戌为雀火库,而辰与戌对宫,有丘墓象。故为投网,朱雀之凶到此不得飞扬,亦为高兴的事,而文书一类的事却被徒弟错遗忘。
  [提示]这句话主指所寄出的公文、书信往往被束之高阁,得不到得视。
  [原文]朱雀居申曰励嘴,居午曰衔符,厉嘴衔符怪异经官语讼。
  [意释]这是说申为金,朱雀为火,火能克金,乃是得志之处。但是励嘴为口舌很厉害,故灾祸是难免的。朱雀居午乃是真朱雀,当有非常的官司。这是常人平时所忧虑的事情。读书人去参加考试则会考中
  [原文]朱雀居未曰临坟,临亥曰入水,临坟入水悲哀且在鸡窗。
  [意释]这是说朱雀居未为在古墓叠巢之象,巳午未申俱在上面,有飞空而翱翔之义,为朱雀得势之时。所以口舌难宁,担心忧愁在所难免。朱雀居亥时,乃为入水乡而投江之象。这是很可喜的。凶神无气。但若遇到急事而写了有关证明、报告等,却未被采用或重视,亦是悲哀、叹息的事情。
  [提示]这句话主指所要办的事情不能顺心遂意而非叹。也可能因别人取得成绩而嫉妒。
  [原文]朱雀居酉曰夜噪,官灾起盖因夜噪。
  [意释]这是说火制酉金,非常得志,恶性大发,且其性好乱,必生口舌。酉为门户,口舌入门,必然闹得很凶,只有有关部门干预才能解决。
  [提示]这句话主指口舌是非甚凶,灾祸难免。若遇到考试、文章一类的的事,往往获喜讯。
  [原文]朱雀居巳曰昼翔,音信至都缘昼翔。
  [意释]这是说巳未交午乃白昼象。朱雀到此最有生气,若遇凶事,则口舌词讼难免;若遇喜事,则起用文书、盼望人的信息俱至。
  (4)[原文]****居亥曰待命,待命和同。
  [意释]这是说亥为天门,我欲有成就,那么公私事端就从天门之下而来,待命可就,故云和同。
  [提示]这句话主指整装待命,而后可成。
  [原文]****居巳曰不谐,不谐惊悖。
  [意释]这是说****为木,入于火乡则烟灭灰飞,不吉甚矣。故必不协调而惊恐。
  [提示]这句话主指关系不和谐,且担惊受怕。
  [原文]****居子曰反目,反目兮无礼之事端。
  [意释]这是说子与卯****木为无礼之刑也。一般发生事情皆由无礼引起,以致彼此之间不和而反目。
  [提示]这句话主指办事不符合情理,而导致双方关系恶化。
  [原文]****居酉曰私窜,私窜兮不明之囚地。
  [意释]这是说以卯酉为私门,而****又为乙卯之属,以私并私,以门复门,则有出入私门的逃窜之象。且****之木而临从魁之金,木受金伤,故曰囚地。重复私阴,故曰不明。因而搞奸淫、阴私者有利,而正大光明者反遭殃。
  [提示]这句话主指双方处于不明不白,十分尴尬的境地。
  [原文]****居寅曰乘轩,居申曰结发,乘轩结发从媒妁而成欢。
  [意释]这是说寅木为轩车之象,故为乘轩。申为庚,卯为乙,乙庚相合,故曰结发。若按媒妁之言去做,则必有欢成之喜庆。
  [提示]这句话指依从中间人的说和,则事必成而欢喜。
  [原文]****居辰曰违礼,居戌曰亡羞,违理亡羞因妄冒而加罪。
  [意释]这是说****本属乙卯,卯辰有六害之凶,故曰违礼。若临戌则以自己的私门而就于戌,以为****苟合,会有亡羞之举。遇到这种情况,必因自己不检点而招来罪过。
  [提示]这句话主指言行不检点,易招致责难。
  [原文]****居午曰升堂,居卯曰入室,升堂入室并为已就之占。
  [意释]这是说午为离位,似为升堂。卯乃****之本位,似为入室。二者合于堂、合于室,则为已经取得的成就。
  [提示]这句话主指所要办的事情往往能办成。
  [原文]****居未曰纳采,居丑曰妆严,纳采妆严总是欲成之例。
  [意释]这是说未卯有相合之庆,且太常酒食、帛物之乡,似有纳采之喜也。****临丑为贵人之本垣,以地位低下的身份去拜见地位高贵的,装饰不得不严整,这样所求办的事则可大功告成。
  [提示]这句话主指所要办的事情极易成功。
  (5)[原文]勾陈居寅曰遭囚,遭囚兮宜上书。
  [意释]勾陈遇寅乃克制之方,故有遭囚之象故,宜上书。他方甚凶,而我得以上书告发,陈述其罪过。若不于此时制之,事后还会气焰嚣张,为非作歹。
  [提示]这句话主指遭到囚禁围困时要及时上书,阐明事实真相。
  [原文]勾陈居巳为铸印,捧印兮有封拜。
  [意释]这是说巳乃铸印之方,而勾陈为一印之模范,印铸而成,捧奉其上,则为封拜之象。
  [提示]这句话主指要受到封功加赏,君子遇此,提拔必然快速,而常人见之,反为可忧。
  [原文]勾陈居卯曰临门,临门兮家不和。
  [意释]这是说卯本日月之门,而勾陈为争斗之神。争斗之神进门,则家必不和,以致吵闹打骂,不得安宁,也有破败之征兆。
  [提示]这句话主指家庭不和,鸡犬不宁。
  [原文]勾陈居酉曰披刃,披刃兮身遭责。
  [意释]这是说酉金似为凶器,况且又为阴爻,肃煞之气与勾陈之戊辰生合,为凶斗之神。若持有此气,岂有善念哉?然而非理性的举动,为法律所不容,终将遭责罚。
  [提示]这句话主指遭到中伤、诽谤。尽早避开为上策。
  [原文]勾陈居辰曰升堂,升堂有狱吏以勾连。
  [意释]这是说一戌辰入辰为升堂,而其神主斗讼勾连,故至辰地,则有狱吏勾连之应,而知机君子生平无非礼之举,但因他人的不法行为而波及自己耳。
  [提示]这句话主指当与对方发生业务联系时,其内部职务低下的人员楞以作沟通工作。
  [原文]勾陈居午曰反目,反目因他人而逆戾。
  [意释]这是说午火生勾陈,勾陈好斗讼,而午火为真朱雀,故争讼很厉害。彼此都为反目相贼之神,谁肯兼容谁呢?倘若是君子,则易被他人逆戾的余波所牵涉进去。
  [提示]这句话主指双方势均力敌,但因受第三者的挑拨离间而导致反目,关系破裂。
  [原文]勾陈居未曰入驿,居戌曰下狱,入驿下狱往返词讼稽留。
  [意释]这是说未乃垣途,犹如驿道也,故曰入驿。戌乃地网,又曰地狱,况且与勾陈之戊辰对相冲射,乃下地狱之象。这怎么会没有词讼之往来呢?
  [提示]这句话主指相互之间要发生口角、打官司一类的事儿。避开为好。
  [原文]勾陈居申曰趋户,居亥曰褰裳,趋户褰裳反得勾连改革。
  [意释]这是说申之前即酉户也,立此可以入门,故曰趋户。亥方夜静更阑,必撩起衣裳而憩息。申为坤地户,亥为干天门。门户之前有凶神站立,君子到此应即刻返回,而抽身稍迟,则必被勾执住。
  (6)[原文]青龙居未曰在陆,居丑曰蟠泥,在陆蟠泥所谋未遂。
  [意释]这是说未近南离之火,故为陆;丑近北坎水,故为泥。龙飞于九天,潜于九渊,变化莫测。若失地亦阻止其进用,蟠曲于泥,爬伏于陆,虽非失地,但有什么欲望也是很难遂心的。
  [提示]这句话主指心里想要达到的目的很难实现。
  [原文]青龙居戌曰登魁,登魁兮小人争财。
  [意释]这句话说戌为河魁,以青龙之吉神而入网罗之地,则为小人争财之象。因财之神落此,故致小人之争。
  [提示]这句话主指贪图私利的小人前来争财。
  [原文]青龙居辰曰飞天,飞天兮君子欲动。
  [意释]这是说以辰乃龙庭也,且象天。戌亥子丑象地在下,辰巳午未象天在上,故曰飞天。青龙若飞腾在上,君子有为之时也,这不是想动吗?
  [提示]这句话主指君子伺机而动,跃跃欲试。
  [原文]青龙居寅曰乘云,居卯曰驱雷,乘云驱雷利以经营。
  [意释]这是说寅为青龙之宫,有乘云出入之象,且云从于龙。卯乃震卦,辰为雷,龙为云,这不是经营的好时机吗?故驱雷乘云而得以施展经营之道。
  [提示]这句话主指利于经营的好时机已经到来。
  [原文]青龙居申曰伤鳞,居酉曰摧角,伤鳞摧角宜乎安静。
  [意释]这是说申乃阳金,酉乃阴金,金能克木,故为青龙之甲寅木所深惧。这有退鳞折角之象。吉神遭难,怎能保佑于我呢,只有安居守静为宜。
  [提示] 这句话主指劳民伤财,损失严重,安静为善。
  [原文]青龙居午曰烧身,居巳曰掩目,烧身掩目因财有不测之虞忧。
  [意释]这是说以青龙木得水为喜,而见火为仇,巳上入蛇穴,尤为不吉。故有掩目之象。午乃南离真火,故曰烧身,青龙有此不足尚可赖之为财神乎?若求谋财物,则有莫测之忧。
  [提示] 这句话主指因经济、才能一类的事而忧虑发愁。
  [原文]青龙居子曰入海,居亥曰游江,入海游江因动有非常之庆。
  [意释]这是说青龙得水,何吉不生?吉福群众,若有行动则有非常之庆。
  [提示]这句话主指浪迹江湖,潇洒自在,还会有非常高兴的事情值得庆贺。
  (7)天空,请看前文“十二神”,故从略。
  (8)[原文]白虎居子曰溺水,溺水音书不至。
  [意释]这是说白虎喜山林,主道路,今溺陷于水中,则道路不通,但也不凶。盖至凶之神而为陷没,则没有什么不吉利的。故不要因道路不通,音讯不达而顾忌。
  [提示]这句话主指道路不通而导致音讯不断。但不足为患。
  [原文]白虎居午曰焚身,焚身祸害反昌。
  [意释]这是说白虎为金,其丧凶血光之神被火午、巳焚烧,于己怎能为患?
  [提示]这句话主指因祸得福,失之东隅,收之桑榆。
  [原文]白虎居卯曰临门,居酉亦然,临门兮伤折人口。
  [意释]这是说虎守在卯酉之门,则一家人皆惊惧不宁。若轻易出动而不加防备的话,必被它咬伤,故曰伤折人口。
  [提示]这句话主指身处险恶的环境里,则易遭殃。
  [原文]白虎居丑曰在野,在未亦然,在野兮损坏牛羊。
  [意释]这是说以丑未为田野之象。白虎在此固然似无雄威,而丑中之牛未中之羊为虎所咬死、吃掉,其凶难免呀。
  [提示]这句话主,财物受到损坏。
  [原文]白虎居寅曰登山,登山掌生杀之权。
  [意释]这是说白虎登山则威风凛凛,从政的遇到这种情况,当有生杀之重柄在握,而常人则凶不可免。
  [提示]这句话主指从政的人要掌实权,而普通百姓却有灾难。
  [原文]白虎居戌曰落井,落阱脱桎梏之殃。
  [意释]这是说戌乃地狱,吉神入则凶,凶神入之则凶焰更炽,但往返的路无虎,则脱掉桎梏,不被其害。
  [提示]这句话主虽陷于困境,但终可起死回生,脱离危险。
  [原文]白虎居申曰衔牒,衔牒无凶即可持其喜信。
  [意释]这是说申乃白虎本宫,它贪其巢穴之荣华,而无复肆噬之心,故有喜信可持。而称衔牒,乃传送往来之神,为牒信之象。
  [提示]这句话主指尽管有困难,但能够获得喜讯。
  [原文]白虎居辰曰噬人,咥人有害终不见乎休祥。
  [意释]这是说辰田有尸,为虎吃尸,既曰吃人,这怎会吉祥于人呢?遇到这种情形,只有避开为好。
  [提示]这句话主指发生血腥镇压、暴乱、流血一类的事件。
  (9)[原文]太常居子曰遭枷,遭枷必值决罚。
  [意释]这是说土值水乡,有崩陷象,又子未六害,以害而陷,有枷锁象。所以必致决罚。
  [提示]这句话主指受到惩治、法办、制裁。
  [原文]太常居寅曰侧目,侧目须遭谗佞。
  [意释]这是说寅木克太常土,有虎豹在山之势,而太常土何敢与之敌呢?况未羊逢虎受其制服,敢怒而不敢言,亦惟侧目而视罢了,尚畏有谗佞、诬陷之,则凶仍不可免。
  [提示]这句话主指遭到责备、中伤等,也只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原文]太常居卯曰遗冠,遗冠也财物相伤。
  [意释]这是说以冠裳之神而入私门,有帽子不正之象,故为遗冠。太常亦为土,为财物衣帛主失去,以土破卯木之克,故曰财物遭伤。
  [提示]这句话主财物被损坏,或遭到训斥而狼狈不堪。
  [原文]太常居戌曰逆命,逆命也尊卑起讼。
  [意释]这是说未与戌相刑,且河魁为狱网之凶,故曰逆命。未在上,其位为尊;戌在下,其位甚卑,二者相刑,不正是尊卑相讼吗?
  [提示]这句话主指当权者与普通群众发生严重矛盾纠纷。
  [原文]太常居申曰衔杯,居丑曰受爵,衔杯受爵不转职而迁官。
  [意释]这是说申为传送,太常酒食,二义详察之,似为衔杯,有盛装华服喜庆之象,这不正是转职之吉吗?丑为天乙之宫,以太常而拜启至尊者,不正是受爵吗?
  [提示]这句话主指有酒食宴会之喜庆,且封官加赏。亦可指工作变动等一类的事。
  [原文]太常居巳曰铸印,居未曰捧觞,铸印捧觚不征而喜庆。
  [意释]这是说太常为印绶之神,遇见巳火乃为铸印之位,公器非征召不用。未乃太常本位,宴会之宫,则捧觚酬酢而有喜庆。
  [提示]这句话主指为料想不到的提拔、奖赏而饮酒喜庆。
  [原文]太常居午曰乘轩,乘轩有改拜之封。
  [意释]这是说午为天地之道路,为乘轩之象。又立南向北,是面君之义,故有改拜之封,君子则大庆。
  [提示]这句话主指因升迁而调动或调整工作。
  [原文]太常居辰曰佩印,佩印有用迁之命。
  [意释]这是说辰乃天罡首领之神,而与太常印绶并之,为佩印之义,必主变迁。
  [提示]这句话主指工作调动或调整。
  [原文]太常居亥征召,亥为征召,虽喜而必下憎。
  [意释]这是说亥乃天门,有征召冠裳之象。但未土在上,亥水在下,必害怕土克之,故说虽喜而下憎之。
  [提示]这句话主指当受到对方之邀请或聘用时,虽值得高兴 ,但对方与己方的下属人员却非常嫉恨。
  [原文]太常居酉曰券书,酉作券书,虽顺而防后竞。
  [意释]这是说太常未土生从魁之酉金,得助于魁则锋刃可成功。宜书之左券,有什么不顺利的呢?但本在酉金过强,自刑其方,终有后竞,惟勿以身贵而贱人,勿以独断而违众,则吉利。
  [提示]这句话主指因实力雄厚、才华超众而在办某件事时,起初虽顺利。但若不礼贤下士,平易近人,事后则有遭致攻击的可能。
  (10)[原文]玄武居子曰散发,散发有畏捕之心。
  [意释]这是说子乃夜半,其睡未醒,而子鼠乃虚惊之神。况且玄武贼神自多疑被惊,而夜起有散发之象。怀畏捕之心,不过虚惊、怀疑罢了,不会受害。
  [提示]这句话主指担惊害怕,惶惶不可终日。
  [原文]玄武居丑曰升堂,升堂有干求之意。
  [意释]这是说丑乃天乙贵人之位,主能制水,玄武不能行盗,以礼谒见,实怀穿窬之心,故有所干求,不以实对。
  [提示]这句话指窃贼有坟于上级领导或长辈,故拜见或去信时,表现得十分无知有力伪装而已。
  [原文]玄武居寅曰入林,爱寅兮入林难寻。
  [意释]这是说寅乃山林之地,盗贼有所凭依,捕者难以追寻。
  [提示]这句话主指盗贼难以追寻,或所要找的人不见踪影。
  [原文]玄武居辰曰失路,愁辰兮失路自制。
  [意释]这是说辰土能制玄武之水神,到此不是有失路之象么?盗贼消亡,君子坦腹之时。
  [提示]这句话指愁云被驱散,目标已经明确,心情亦舒畅。
  [原文]玄武居曰窥户,窥户也家有盗贼。
  [意释]这是说盗贼入门之象,宜严加防范才是。
  [提示]这句话主指家里或内部有盗贼。或窃走钱南,或挑拨离间。
  [原文]玄武居巳曰反顾,反顾也虚获惊悸。
  [意释]这是说巳乃昼方,非盗贼之利。纵使无人追逐,亦必回过头来观瞻。这不正是虚惊吗?
  [提示]这句话主指瞻有顾后,虚惊一场。
  [原文]玄武居亥曰伏藏,伏藏则隐于深邃之乡。
  [意释]这是说亥乃夜方,又属玄之本位,则为深邃之象,盗贼必难抓获。
  [提示]这句话主指盗贼隐藏于极为秘密的地方,故很难抓到。
  [原文]玄武居未曰不成,不成必败于酒食之地。
  [意释]这是说未为土,克制玄神之水,所以欲盗不成。又未为太常之家,酒食之地,必因贪酒而败盗,这就容易抓获,故君子欢庆,小人忧愁。
  [提示]这句话主指因贪图酒色,而偷盗不成功。
  [原文]玄武居午曰截路,居酉曰拔剑,截路拔剑,怀恶攻之而反伤。
  [意释]这是说午为地之道路,故取象于截路。酉为阴金剑锋之象,故曰拔剑。贼势至此猖獗已甚,若是去进攻则必被贼杀伤。
  [提示]这句话主指贼方心狠手毒,且势力强大,若去进击则被他所害。
  [原文]玄武居申曰折足,居戌曰遭囚,折足遭囚,失势擒之而可得。
  [意释]这是说申乃坤土制玄武之水,且昼方贼深怕有折足之象,此为金刚斩贼。戌乃地狱,又土克水,故曰遭囚。二者贼势失利,捕贼者擒之最易。
  [提示]这句话主指贼方已势单力薄,狼狈不堪,故擒之即来。
  (11)[原文]太阴居子曰垂帘,重帘则妾妇相侮。
  [意释]这是说子乃正北方,端门向明垂帘,昏夜无见,所以妾妇居阴位得以肆虐,则有怠慢上级上辈之心,故欺侮之。这不过是群小别地生非而已。
  [提示]这句话主指群小得志,无事生非,胡乱起哄。
  [原文]太阴居丑曰入内,入内则尊贵相蒙。
  [意释]这是说丑乃斗牛之墟,天乙贵人之位,到高贵的地位却受阴影的蒙蔽。难于明了真象,乱来也就开始了。君子必须谨慎才是。
  [提示]这句话主指欺上瞒下,隐瞒真相。
  [原文]太阴居戌曰被察,被察兮当忧怪异。
  [意释]这是说太阴之辛酉与戌六害,且河魁乃刑狱之方,这不是欲掩饰其非,则愈加怪异吗?所以很值得忧虑。
  [提示]这句话主指因掩饰其非而被察觉后,则忧虑重重。
  [原文]太阴居辰曰造庭,造庭兮宜备徒弟事。
  [意释]这是说辰乃龙庭,且与酉合,而太阴之妖媚必与天罡相得,然彼刚之眷宠必夙,哪有不争宠而徒弟变的呢?
  [提示]这句话主指争风吃醋,邀功求赏。
  [原文]太阴居寅曰跣足,居午曰脱巾,跣足脱巾财物文书暗动。
  [意释]这是说寅为早晨起来之时,有光脚之象。午为午休之时,必然有脱掉鞋帽的。但太阴之金能克寅木为财,而午则为朱雀反制太阴,二干为财物文书供暗中传动。
  [提示]这句话主指暗中有财物文书一类的往来。如行贿、辞呈等。
  [原文]太阴居亥曰裸形,居巳曰伏枕,裸形伏枕盗贼口舌忧惊。
  [意释]这是说亥乃夜深就榻,有裸形之象。巳则克制太阴,必伏不起,乃有伏病卧床之义。并主忧疑、口舌、盗贼。盖巳为螣蛇,主惊恐,亥为玄武,主贼盗忧疑。
  [提示]这句话主指因贼盗口舌之事而惊恐忧疑,坐卧不安。
  [原文]太阴居酉曰闭户,居未曰观书,闭户观书雅称士人之政。
  [意释]这是说酉乃太阴之本家,好静,故闭户。未乃离明之次舍,土金生养,故曰涵咏优游。二者皆安宁吉祥。
  [提示]这句话主指闭门读书,淡泊宁静。指有学问的人。
  [原文]太阴居卯曰微行,居申曰执政,微行执政偏宜君子之贞。
  [意释]这是说卯乃私门,必袒裸之象,而入之能不微行吗?申乃太阴旺地,有得志行权执政之象。君子遇到这种情况,时当微行,若执政则宜谨守贞操。
  [提示]这句话主指谨慎行事,执政要有节度。
  (12)[原文]天后居子曰守闺,居亥曰治事,守闺治事动止多宜。
  [意释]这是说天后为妇人之象,壬子乃天后本家,故象守闺阁,亥为干健,自强不息之地,有治事持家克勤克俭之义。二者动止相宜,恰到好处。
  [提示]这句话主指稳健、谨慎、动静得宜。
  [原文]天后居酉曰倚户,居卯曰临门,倚户临门好淫未足。
  [意释]这是说以污秽之神,而入卯酉之私门,不是淫奔之象么?除奸私之外,而正大之举反遭其殃。
  [提示]这句话主指荒淫无度,作风不正派。
  [原文]天后居戌曰褰帷,居午曰伏枕,褰帷伏枕非叹息而呻吟。
  [意释]这是说戌土克水为病之象,丑戌昏黑之时,有褰帷撩起帐幕之象。午为午睡时,故曰伏枕。二者皆卧睡不快,故曰叹息,呻吟,这不是有病就是不顺心。
  [提示]这句话主指坐卧不宁,或身体有病而呻吟,或心情愁闷而叹息。也指姻缘困挠而伤心。
  [原文]天后居巳曰****,居辰曰毁妆,****毁妆不哭而羞辱。
  [意释]这是说壬子遇巳有暴露之伤,乃刑克之地,故曰****。辰为水之克贼,天后至此而毁妆,形体裸露。——而见伤,毁妆容易,修饰却难,这不是悲哭、羞辱之事吗?
  [提示]这句话主指有羞辱之悲哀。
  [原文]天后居寅曰理发,居申曰修容,优游闲暇盖因理发修容。
  [意释]这是说早晨 起来为梳理头发之时寅时,申时是容残妆褪之时,故有理发修容之义。且水与木金不相克,故有优游闲暇,乐正平和。
  [提示]这句话主指梳洗打扮,悠然自得。
  [原文]天后居丑曰偷窥,居未曰沐浴,悚惧惊惶缘为偷窥沐浴。
  [意释]天后子与丑为****,有私匿之情,窥之恐人知,是以偷窥。但未井宿,而壬子水入之有沐浴之象,故怕人来。二者皆有惧疑之心,故曰悚惧惊惶。
  [提示]这句话主指含情脉脉,或惴惴不安地暗中偷看事态的发展和结局。指静观其变,拭目以待。
  到这里,六壬预测的初级判断就介绍完了。可以看出其基本理论还是阴阳、八卦、五行和干支等。而大凡用理论作出的预测是与通常人类的预测活动比如巫师的龟卜、和尚的抽签、道士的打卦以及蠡卜、虎眩、鸡卜、樗蒲卜、竹卜、牛蹄卜、瓦卜、羊骨卜等等。有着本质的区别。因此,大六壬预测决非“伪科学”,而是具有客观真理性的理论体系。正如波普尔所说:“客观真理导致一种完全不同的态度。这表现在容许我们作如下论断:一种理论即使没有人相信,即使我们没有理由承认或相信它的真的,它也可以是真的。另一种理论尽管我们有更充分的理由承认它,也可以是假的。” [英]波普尔:《科学知识进化论》,纪树立编译,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7年版,第188页。六壬预测是科学的、精确的,不怕人些人暂不相信、不理解。
  2、中级判断
  中级判断若能熟练掌握,则准确率、成功率可达85%以上。
  1)三传变化多端:阴阳顺逆,消息万千;五行生克,错综其间。可谓妙趣横生。
  (1)曲直必福善而祸淫:三传亥卯未为曲直卦,有福者愈增其福,有祸者益增其祸。
  巳酉丑俱逢则伤情改革:三传巳酉丑为从革卦,主革故鼎新之象,且金酉乃破物之神,主刑伤之凶。
  寅午戌全见则意欲成亲:三传寅午戌为炎上卦,主气炎熏天,上进之象,所以急于进用而相亲傍。
  申子辰全见则润下之道,惟宜施惠于人:三传申子辰为润下卦,主恩泽下流,应施惠于人,不可独享其利,而招致忧愁。
  (2)三传若顺相合顺时针则理势自然,子辰申为出奇自新改过,午戌寅为间魁舍室从庭,卯未亥为合从彼我咎怀其忿,酉丑巳为献刃远近俱被其伤,辰申子为呈斗玩观于天象,戌寅午为丁墓会消息于方与,丑酉巳为藏金因事而韬,未亥卯为从吉待时而动。
  若逆三合事主徒弟违,辰子申为特顺贵勿躐等,戌午寅为就燥行合中庸,未卯亥为正阳遵发生之意,丑酉巳为法罡防肃杀之威,四土逆行尚宜守正。这就是说,四土辰、戌、丑、未逆行,尚宜守正。水局逆行言毋躐等,欲想以顺正之;火不顺则燥,故正之以中庸;把玩“遵”之一字,言当依本生生之理,而无隔阂;阳者,刚杀气金,逆而杀气愈盛,故肃杀应防。土能生金,若逆生恐犹未出于正,故需要特别戒备之。
  子申辰为仰玄守凝寒之困,午寅戌为正义显朱夏之形,卯亥未为先春未萌先动非时过,酉巳丑为操会已过受时岂失宜,申辰子为间十聚秀气于怀中,寅戌午为华明彰精光于天表,亥未卯为转轮,因颠蹶而自反;巳丑酉为反射,怀杀伐以酬恩。
  (3)三传连茹,传逆速,而顺则迟。越三间向阳明,而向阴则暗。
  若顺三间之课,亥丑卯为溟蒙,而事多暗昧;子寅辰向三阳,而渐望光明;丑卯巳为出户,春雷震蛰;寅辰午出三阳,金鲤波中;卯巳未迎阳者鸣高冈之鸾凤,辰午申登三天得云雨之蛟龙;亥未酉变盈者名秋场登稼,午申戌出三天似鸣鹤之在天;未酉亥为人局,主心劳而日拙;申戌子涉三渊,当隐于山林;酉亥丑乃凝阴,而忧不可解;戌子寅入三渊,而枉不能伸。这就是说,天地之气,东南为阳,西北为阴,自寅到酉为白天,自酉到丑为夜晚。凡人们日出而作,与阳俱开,故向阳则明。日入而息,与阴俱闭,故向阴则暗。凡人逆则归,归则速;顺则游,游则远,这是自然之理。若三传俱在夜方,岂不暗昧?寅为三阳而传之前后拱向之,岂不光明?卯为门户,出门向阳,正如雷之震蛰,阳起于地下。寅三阳之地,出乎此一路向东南,辰午之旺气,可知亨快,为鱼得水之象。午为阳,而卯巳者迎之,正高冈鸣鹤之象,遇到这种情况应迅速去办,少迟则无气。午申在南,乃先天之干位,故曰天;而辰在东南,亦是阳明之位,合之曰三天,登之故有蛟龙云雨之象。只有一个巳字在午之前,而未酉向西去,阳终阴始,肃杀初进,万宝告成,故曰登三天。午当阳极而申戌巳流于酉;在阴子和,言闻其声不见其形。未酉亥阴气兴盛,凡人心劳不休,皆属于阴。“为善心逸日休,为恶日劳日拙。”善恶之际,为阴阳之别。申子水局,有林之象,戌土山象,言人夜方似幽人之守正。酉亥丑都在夜位,阴气所凝,何忧如之?戌寅火局,而子水居北乘旺,为渊,则火亦化而为水,故曰入三渊,屈不能伸,无非是讲有幽暗之意。
  至若逆三间则亥酉未为时遁,无出潜之意;戌申午曰悖戾,有追悔之心。酉未巳为励明,出入从其所便;申午辰为凝阳,动止罔戾于心。未巳卯为回明,而利有悠往;午辰寅为顾祖,而喜气和平。巳卯丑为转悖,在吉凶二者之间;辰寅子为涉疑,入祸福双关之道。卯丑亥为断涧,义利分明;寅子戌为冥阳,善人是宝。丑亥酉为极阴,如月隐西山;子戌申为偃蹇,似马驰栈道。这就是说,亥酉未逆传,亥遁于酉,酉遁于未,有退而归隐之意。戌午火局,中间一申反成克象,不团结和睦,故曰悖戾。酉至未,酉有背暗投明之象,之所以为励明者,是说策励以从明。申午辰都在东南阳位,故曰凝聚于阳,因而行止如意。午为明,未巳卯回绕而向之,故曰利有悠往。午火生于寅,三传午辰寅,有顾母之意。和平者,是说生而安宁。巳丑酉金局为杀机之悖,因中传不用酉而用卯,是悖之转,转则吉。然犹未离于杀,亦主凶,故在吉凶二者之间。辰子水局,中传见寅,虽涉于凝而不沉于渊,但两局不纯,故曰祸福双关。然断涧如何涉?失前忘后时。君子宜退位,小人须有悲。亥为水,丑卯有桥梁之意,意说难进。高高下下,义利岂不分明?寅戌火局,中传见子,阳入于溟,乃怀宝不出之意,丑亥酉皆是夜方,不见光明。子申辰水局,间一戌土在中,坎水见险,岂是坦途?子戌申、申午辰、辰寅子仅有其名并无其课。
  若顺连茹,亥将顺行,亥子丑为龙潜,阳光在下,空怀宝以迷邦;子丑寅为含春,和气积中,莫炫玉而求售。丑寅卯为将泰,有声名而未蒙实惠;寅卯辰为正和,展将略而果沐恩光。卯辰巳名离渐,利用宾于王家;辰巳午为升阶,亲观光于上国。巳午未为近阳,名实相须;午未申为励明,威权独盛。未申酉为回春,若午夜残灯;申酉戌曰流金,似霜桥走马。酉戌亥革故从新,小人进而君子退;戌亥子隐明,私事吉而公事凶。这就是说,亥子丑全在夜方,无阳气,故为《易经》“干龙勿用”义。子丑寅得阳气却未畅,仍然要韬养勿用。寅为三阳开泰,此时从丑初履之,虽有将兴之誉,而功业犹未成就。寅卯辰为日之始,正是君子向明求治之会。卯辰巳逼近离火之位,这是君子作宾于王朝。午正阳有泰阶之象,从辰巳升之,岂不是观光吗?午阳明君位,巳未近之,君臣合德,功成名就之象。午未申是圣主当阳,揽权御下之象。未申酉东南之气渐退,是以比之残灯。申酉戌乃金地肃杀,有如霜桥走马之危。酉戌亥纯是夜方,乃小人夜长,君子道消之时。戌亥子以公私分明暗。
  若逆连茹,则亥戌酉回阴,心怀暗昧之私;酉戌申为返驾,主行肃杀之道。酉申未为出狱,主离丑出群,疏者亲,而亲者疏;申未午为陵阴,行险侥幸,安者危,而危者安。未午巳为渐烯,脱凡俗而渐入高明,午巳辰名登庸,舍井蛙而登月宫。巳辰卯名正己人物咸亨,辰卯寅为返照行藏攸利。卯寅丑为联芳,悔吝须知否极泰来,寅丑子游魂,乘凶坐见事成立败。丑子亥为入墓,有收藏之态;子亥戌为重阴,安嘉之形,宁甘没齿。这就是说,自亥而回戌,自戌而回酉,一团阴气,怎不心怀暗昧之私?戌酉申为肃杀之地,戌为狱,酉不向戌而向申,是为出狱,不与戌之群丑为伍,而往西南,是平昔之亲类反疏,而疏类反亲。申为阴而未午凌之,为阴阳交战,安危之机。巳烯干燥指午未渐而入之,是脱凡境入高明之意。午巳辰逆转,又未中有井宿,午逆向巳,巳中有蟾,似在月亮里面,巳宽大,有正己之象。从巳至辰卯,正己而正物,人物皆归于通达。寅中有生火,辰卯返而从之,是返照也。阳明相比,行藏自利,发泄太过,中藏乌有,反为吝象。今归寅卯于丑,披枝归根,才是否极泰来之象,寅之阳气正好发舒,反入于丑子阴极之位,诸事不利。魂阳魄阴,向晦宴息,百事收藏。子亥戌为重阴之地,故宁矢志没齿,静静等待,不可冒进。
  (4)寅申巳亥有三者见于三传叫悬胎,主指隐匿藏怀或为胎孕。子午卯酉有三者见于三传叫三交,主藏匿阴私不明之人,此神皆为五行之败气,主人昏晦,若收留此人,异日必不利。辰戌丑未有三者见于三传,叫游子,主指碌碌而动,四处奔波,也叫稼穑,土有生物之功,而日渐增长,故自微于着。
  (5)三传之间,初生中,中生末,名叫遗失,而事久凌夷;末生中,中生初,名叫荣盛,而多人推荐;初克中,中克末,名叫迭噬,而受众辈之欺;末克中,中克初,名叫僭亡,而致外人之侮。
  三传生日天干百事宜,日生三传财源耗,日克三传求财可羡,三传克日众鬼难堪。
  初传克末成者罕,末克初传事可成;传见妻财利益多,传见父母饶生意,传见兄弟口舌生,传见子孙福禄满,传见官鬼有两途,病讼畏兮官位显;子传父逆且疑,母传子顺且便。干支吉,三传凶,谋事不成终不善;三传吉,干支凶,事吉而成无少惮;支若传干上神,人求于我;干若传支,我求于人。
  子孙动在一传则求官不吉,官鬼则兄弟处于困难之中,妻财动则父母灾危,父母动则子孙受克,官鬼动亦忧及己身,比肩动则劫财。
  若金加火上为发用在一传,而中末见水则有救;若炎加水上为发用,而中末有土则不凶。
  在三传中,没有吉将吉神者,必然灾难恼怒同时出现;全是吉将吉神时,主指招财,利可求,吉祥如意。
  三传克多则事多,克少则事少;多则虚诞,少则理明;有克则有救,无克则为脱气,无力相助。
  三传纯子孙,不求财而财自至;纯父母,勿虑身而身自安;纯妻南,而父母克害;纯官鬼,而兄弟成灾。
  (6)龙首累逢君命恩赐频加:太岁年份、月建、月将、贵人同为发用,曰龙首卦,君子则有恩命,出自领袖,常人皆利见大人。
  龙战屡见改革灾祸不定:卯酉日辰,行年发用,名曰龙战卦,不论君子、常人俱主变更改革,灾祸不一。
  官爵改拜升迁:驿马发用为官爵卦,主指调动提拔。若是常人则摇动不宁。
  斫轮铸印官职须迁:卯加在申位,而发用曰斫轮卦,戌加巳发用曰铸印卦,有官者必迁,无官者反不能当,却有官非口舌。
  高盖乘轩鼎席必致:午卯子三传为高盖乘轩卦,亦同斫轮、铸印断。
  泆女必渎乱太甚:初传天后,末传****,中传见卯或酉,云泆女卦,主指淫奔不正。卯为****私门,酉为太阴私户。凡是卯酉作中传,前面见天后,后面见****,是阴前去求阳,不是放纵之举又是什么呢?前面见****,后面见天后,则为阳前去求阴,这必是风流男子。
  赘婿主伏潜屈辱或相将:支辰加于天干之上被克为用一传,为赘婿卦,主指屈身于人或寄人篱下。
  天网囚系灾伤:凡时与地支并克天干且发用,为天网词讼卦,遭凶系,一般多主指病凶。
  孟仲之神发用,主指新生事物。
  旺相发用皆主喜,休囚发用皆主忧。
  在三传中,凶将更乘,灾祸愈重,吉将更生助者,碰到喜庆之事就愈多。凶将见生合,虽凶不甚;吉将见伤,虽吉也不很多。
  三传皆在年月日时名曰天心,忧不成忧而喜中加喜;三传不离四课名曰回环,吉不全吉而凶不全凶。
  总起来说,我们从上面三传的微妙变化中,可以看出古代中国贤哲具有高度的形式逻辑智能,而“这种传统形式逻辑只包括依据判断对方表明直接推理的三段论法推理,使原因和结果这种经验事件的关系带上必然性的,是先天的原理。” [日]泽田允茂:《哲学的逻辑学》,[日]末本刚博等:《现代逻辑学问题》,杜岫石、孙中原等译,中国人民大这出版社1988年版,第102页。三传是天地人之间的全息反映,是道或场的再现。
  2)详察四课则能更准确地把握事物的一般规律。
  (1)芜淫主琴瑟不调:夫干妻支,上神互克干支中曰芜淫卦,主指夫妻异心。
  不第者刑害俱骈:三刑六害并临干支之上,主指有缺害,办事因阻隔而难成。
  日辰有彼此之殊,神将有尊贵之异:日干为自己,支辰为他人;贵神在上尊,月将在下卑。
  辰来克日诸事难成,日往不辰所谋皆遂:支辰来克日干乃我受人制,干去克支辰乃人听命于我。
  日干又曰天干,故看男子之灾祥;支辰又曰地支,故看女子之祸福。
  (2)四课中凡上克下则事起男子或他人外部人,若下克上则事由女子或因自己。内部人。
  三上克下为幼度厄,腐绳维臣室之象;三下克上为长度厄,越海无舟辑之形。
  四上克下为无禄,主指孤单,得救神也能免祸;四下克上为绝嗣,主指贫困苦难。
  (3)下克上为重审,人事逆而谋为不利。这是说地克天为下凌上,故逆。
  上克下为元首,理顺成百事攸宜。这是说上为天,下为地,天克地,理势皆顺。故百事宜。
  二三克贼为知一,神将凶而祸不单行,神将吉而福祥双至。这是说若二三克贼则看克处神将有益无益,那么祸福之来也就明了。
  用孟名曰见机,当因事以致宜;仲季为察微,事未萌而知着。克贼重重为涉害,用辰日支主外灾来害己,用日日干主我祸延人。这是说涉害取地盘孟仲季发用,牵涉到四孟乃见机课,牵涉到仲季乃察微课。那么他人与我就以干支分,日上发用乃我先发端,辰上发用是别人先发端。
  蒿矢为神遥克日,若有两克主两事合为一事;弹射为日遥克神,若有二克主一端分为二端。这是说二神遥克日,为两事合来作一事;日遥克神则一端分为两端,若见金土二煞为有簇,有丸能伤人。
  昴星如虎对立,视俯仰以预测远近之忧危。这是说俯视忧近仰忧远,杀气至酉而盛,故云太阴俯仰皆以酉位言阴阳,无克乃从至阴处酉讨出消息来。这正是君子履霜渐多,忧惊之时。
  别责如花待时,合日辰以定人事之巧拙。这是说别责乃“见端于此,成就于彼。”之义,故有如花待时之象。
  八专士女怀春,又名不修帷簿。这是说凡阴阳施化以有别而神,今干支同位,阴阳未分,主客未辨象。若丁己辛同丑未乃井栏射,主有深灾及前途忧危。
  伏吟任信用刑而和事忧疑。这是说诸课有加临信皆可信任,独伏吟无动爻只堪自立主张,故多忧疑之兆。
  返吟无依迭传而事多反复,这是说十二神将居冲位,无可依倚,主反复不宁。
  3)天盘左旋右旋,变化出三千万的信息,故不可不细察。
  (1)十二神居十二地支的精微涵义。
  贵人居子主指:解纷,内灾;乘势,忧下。
  居丑:更改,田宅,升堂,归家;接引,干上。
  居寅:凭几,宫殿;喜兆,官迁。
  居卯:宅动,登车;病否,进可。
  居辰:嗔怒,入狱;公事。
  居巳:受赏贡;交欢。
  居午:荐升,衣绯,柴;上殿,乘轩。
  居未:列席;庆福,喜庆。
  居申:移途;有作,私谋。
  居酉:内灾,入室;得病,不如。
  居戌:入狱,滞留;解化,走失。
  居亥:顺行,登天,上进;绛宫,征召。
  螣蛇居子主指:妇灾,掩目;忧疑,生产。
  居丑:争土,盘龙;福善,田宅。
  居寅:旺成蛟,生角;两途,相生,乘龙。
  居卯:小儿,惊风,不测,当门;门户扰,车马。
  居辰:象龙;自蟠,罗网,公事,产妇。
  居巳:儿啼,本家,难产,飞空;非横。
  居午:梦怪,忌讼,乘雾;自伤。
  居未:停柩,入林;白头,惊梦。
  居申:当道,衔剑;阻伤,道路。
  居酉:阴人灾,口舌,露齿;非讼。
  居戌:入冢;灾变。
  居亥:产事,儿惊,落水;丧吊,失脱。
  朱雀居子主指:损羽;食言,投江。
  居丑:掩目;婚可,文稿。
  居寅:安巢;远信,择言。
  居卯:居窠;佳讯,怨望。
  居辰:投罗;失措,仇焰。
  居巳:远人来;昼翔,竞争,是非。
  居午:羽虫,入房,衔符;官非,冲天,婚争。
  居未:临坟;文逆,婚事。
  居申:音书,励嘴;交涉,往来,丧祸。
  居酉:夜噪;防火,闻非,不测。
  居戌:投网;曲文,狱正,飞言。
  居亥:入水;化雀,滋水,小口。
  ****居子主指:无礼,反目;有音,内变。
  居丑:妆台,卧病;养正,嘉会。
  居寅:迁移;改作,乘辂。
  居卯:入室,老小,变尸;足病,旅行,有成,小灾。
  居辰:违礼,斗口,词争;保命,争执,婚变。
  居巳:防小,忘情,痛失;惊悸,不谐,保健。
  居午:文书来,升堂;忧儿,婚喜。
  居未:医药,良会;保育,合欢,纳采。
  居申:避孕,动隔;医疗,结发,催生。
  居酉:险昧;跣足,私亡。
  居戌:小变,宅耗,不宁;戒妄,手足,亡羞。
  居亥:不正,正之,慈幼;升堂,待命,妇和。
  勾陈居子主指:戏辱,沉戟;药物,后妇,病侵。
  居丑:两疑,陷害,受戒;逃亡,防侮。
  居寅:献策,避凶,遭囚;武事,上书。
  居卯:不调,防宅,临门;避狱,移内。
  居辰:内争,升堂,吏讼;追捕,战斗。
  居巳:赘之,趋吉,捧印;变凶,应战。
  居午:物竞,血疾,连累;他侵;女患,内累,阴讼。
  居未:酒家,粟帛;往说,婚变。
  居申;后喜,勾连,趋户;客愁,先否,道远,路遥。
  居酉:刑罚,私争,佩刃;不前,足疾,遭刑,剑及。
  居戌:词讼,下狱;忍让,往来,合群。
  居亥:腰伤,我慎,褰裳;革新。
  青龙居子主指:喜多,入海;涉川,乘风,妊伏。
  居丑:得失,蟠泥;自强,几雨。
  居寅;云行,乘龙,喜事;进吉,文光。
  居卯:自振,驱雷;少小,亲求。
  居辰:重庆,升喜,飞天;利谒。
  居巳:不测,掩目;防失,风云,鱼雁。
  居午:烧身;善长,莫测。
  居未:斗凶,自传,无鳞;静观,私孕。
  居申:动失,折角,克失;求安,折足,道远。
  居酉:伏陆,阴症,酒病;刀传,不明,伏匿。
  居戌:争利,登魁;印绶,劳来。
  成亥:游江,吉多;舟车,楼台。
  天空居子主指:多忧,滋水,伏室;分娩,忧妇。
  居丑:播灵,待测,善善;小成,雨师。
  居寅:公诉,被制;怀刑,自是。
  居卯:暴客,乘侮;洁身,被欺,阴小。
  居辰:凶凌,肆恶;柔克,孝亲。
  居巳:下痢,受辱;倒灶。
  居午:难测,识字;废物,红衣。
  居未:宿恙,趋进;小谋,井泉。
  居申:戒动,鼓舌;出户,走尸。
  居酉:奸人,长舌;出户,出尸。
  居戌:虚堂,居家;军吏,防诈,犯上。
  居亥:诡计,诬词;戒贪,秽厕。
  白虎居子主指:妇灾,音阻,溺水;怨妻,音稀。
  居丑:瘟牛,在野;不利,牛羊,风伯。
  居寅:仕进,登山,民否;生杀,武器,战危。
  居卯:折伤,入门;吊客,丧车,灾非,老幼。
  居辰:刑戮,咬人;剑侠,器泣,夜行。
  居巳:化身,去它,丧车;光芒,红白。
  居午:焚凶,消灾,烧身;病失,红光,烛天。
  居未:损羊,在野;走失,大风。
  居申:佳音,衔牒;死亡,疼痛,刀兵。
  居酉:丧门,临门,伤人;机关,当路,刀刃。
  居戌:转安,落井;疾病,闭口,老小。
  居亥:入水,信隔,妊否;慈幼,怀少。
  太常成子主指:花衣,荷项,受罚;选药,持印。
  居丑:防谗,侧目,受雇;苗圃,进士,进取。
  居寅:离间,横目;防争,慎外,新鬼。
  居卯:游行,遗冠;三合,车马,妇冠。
  居辰:利官,佩印;争地,纳土。
  居巳:喜庆,铸印;双喜,技术。
  居午:文书,乘轩;恩泽,美人。
  居未:征召,捧觞;园艺,巫医,米粟,禾苗。
  居申:升展,衔杯;妇德,竞进。
  居酉:后悔,立券;阴人,羽毛,防后,小麦。
  居戌:不和,逆命;印绶,失礼,不尊。
  居亥:上喜,征召;后阴,贡献。
  玄武居子主指:盗败,阴私,过海,机密;防盗,有失,散发,伏匿。
  居丑:盗败,蹉跌,不就;升堂,充云,失牛,不求。
  居寅:走失,豹皮,入林;安居,不获,文书。
  居卯:恶少,退失;兄弟,舟车,内盗,窥户。
  居辰:入狱,失路;防动,拘物,逃亡。
  居巳:勾连,幼失,道迷;跣足,惊异,破散,反颜。
  居午:失脱,截路;天开眼,拒捕,碍道。
  居未:转化,忌酒;入城,朝天,亲累,莫测。
  居申:刀刃,莫测,游 行;害亲,遥信,见刑,失势。
  居酉:私盗,持刀,不攻;阴谋,虚伪,拔剑。
  居戌:潜伏,女患,逃失;战免,入囚,失足。
  居亥:归垣,血崩,自失;贪小,水贼,阴病,深伏。
  太阴居子主指:侮慢,伤心;私语。
  居丑:蒙蔽,守局;侮上,不爱,伪婚。
  居寅:有耻,跣足;斧威,忡忡,关节,忘返。
  居卯:外柔,微行;不明,少小,沐浴,自躬。
  居辰:勾陈,遭迍;花飞,法官,堕胎。
  居巳:惊盗,伏枕;刀尺,双影,目睽。
  居午暗动,脱巾;血光,乘怨,众阴。
  居未:守口,观书;唱和,洁身,阴群。
  居申:坚贞,执政;拔剑,徘徊,铁化。
  居酉:自好,利贞,闭户;铜臭,铜崩,酒酸。
  居戌:阴失,被察;彼怒,间谍,防孤。
  居亥:陷滋,裸形;孕小,私通。
  天后居子主指:守闺;安宅,婚喜。
  居丑:惊惶,偷窥;遇波,老妇。
  居寅:闲暇,理发;介合,婚喜,美女,红旗。
  居卯:失度,临门,有情,暗合。
  居辰:怨哭,毁妆;遗孤,病血,堕胎。
  居巳:羞辱,****;见血,妊娠。
  居午:呻吟,伏枕;产厄,病目,红光,女官。
  居未:悚惧,沐浴;乱性,医药,忧姆。
  居申:优游,修容,危殆;佳婿,血神,游失。
  居酉:失节,倚户,不吉;下犯,妊否,家私,恐怖。
  居戌:叹息,褰帷;有恐,不谐。
  居亥:治事,不明;人爱,小喜,美溺。
  (2)十二神临十二地支的精微涵义。
  神后子将临子主指:大雨,云龙;幼女,血崩。
  临丑:老妇。
  临寅:绸缎;亡遗。
  临卯:布帛;奸邪,布匹。
  临辰:瓮;骆驼。
  临巳:冬至,大雪,浴池。
  临午:红衣,女子,军人。
  临未:坤母,老妇;娼户。
  临申:见血,病疼;乘虎。
  临酉:婢女,孀妇,天阴;小妾,妯娌。
  临戌:哀声,瓮。
  临亥:糖,小孩;饴。
  大吉丑将临子主指:鳖。
  临丑:羯回;腰腿,珍珠,长干,痿痹,桥梁。
  临寅:宫殿,文书。
  临卯:缸,夕阳,轿车,雨后雷;道场/
  临辰:将军,兵卒。
  临巳:大坑。
  临午:举荐,文书。
  临未:不完物;田宅,甜物。
  临申:传舍,风伯。
  临酉:缸。
  临戌:土地;侏儒,罐。
  临亥:桥梁,肠泄。
  功曹寅将临子主指:医师。
  临丑:征召。
  临寅:鬼门,风;道门;肝胃疼,博士。
  临卯:文章;学士,林聚,此薪。
  临辰:林峦,法官;法警。
  临巳:迷路;猫狸,五色,怪疑。
  临午:栋柱,诚信,不矩。
  临未:医生;书籍。
  临申:大风,道人,法吏;巨风。
  临酉:四伸,宛转。
  临戌:林产,法警;捧信。
  临亥:迷路;杂色,斑文。
  太冲卯将旷子主指:主轮,瘟疫;春,水车。
  临丑:竹器;术士。
  临寅:雨,竹器。
  临卯:小学生,目疾;骨肉,疼痛。
  临辰:桥梁;梁门。
  临巳:骡马,工师;水道。
  临午:哲人。
  临未:竹器,兄弟。
  临申:木器,陆路。
  临酉:姐妹。
  临戌:佛子。
  临亥:破南,兄弟不义。
  天罡辰将临子主指:强盗;妊娠,海潮。
  临丑:阪泉,山坡。
  临寅:龙战,鬼门;蛟水。
  临卯:太冲,恶少,火药;宰杀。
  临辰:尸;战斗,斗杓,咽喉肿塞。
  临巳:老人,红光,女军;自缢,网罟。
  临午:近忧。
  临未“非常,忧上。
  临申:尸,死亡;屠宰,自缢。
  临酉L陷合;不公。
  临戌:阴兵,武器,火库;山坡,欺诈。
  临亥:蛟龙,海水;大盗,奸邪。
  太乙巳将临子主指:作梦;咒骂。
  临丑:文字,暗昧不明。
  临寅:文安动。
  临卯:胎孕,鸣蝉。
  临辰:囚徒,管钥。
  临巳:少妇,雀班,胎孕,火光;头号面疼,双胎,吊客。
  临午:大热,学生,女士;红衣。
  临未:井灶,灶畔。
  临申:釜;孝服。
  临酉:徒配,瘿;口疮,淫娼。
  临戌:罪犯。
  旷亥:梦蛇,双重。
  胜光午将临子主指:疝气;宴会。
  临丑:善人。
  临寅:目疾,豆黍;衣物。
  临卯:布帷,官人,帷被,口舌,泽。
  临辰:亭长。
  临巳:少女,风色;惊恐,文彩。
  临午:火光,光烛,燃烧;伤风,下痢,诚信。
  临未:大食堂,帐被;大厨房,衣物。
  临申:诅咒;刀刃,十字街口,道路。
  临酉:餐所,眼患;小妾。
  临戌:文字及信息动。
  临亥:心痛;目疾。
  小吉未将临子主指:半至,舅姑。
  临丑:老者。
  临寅:婿;征召。
  临卯:林木。
  临辰:桑园,田园;争讼,水田。
  临巳:学子。
  临午:老师;讼词,蝗虫。
  临未:大婆,衣被,醉人;长女辈,老母,气噎。
  临申:台飓,大风,坟墓。
  临酉:老人,继母;姨,小姑。
  临戌:井泉。
  临亥:继父。
  传送申将临子主指:水厄,失脱,湖池。
  临丑:碓碾,淫乱,祸兆。
  临寅:道门;失路。
  临卯:医院。
  临辰:攻劫。
  临巳:丧孝。
  临午:机车,飞轮。
  临未:医生,僧人。
  临申:疮肿,骨疼,兵器。
  临酉:军车;剑刃。
  临戌:鼎折;碓磨。
  临亥:脱辐;遗失。
  从魁酉将临子主指:霖雨,江;私通。
  临丑:赏赐。
  旷寅:金玉,尼,妾女。
  临卯:学者,奇术,尼。
  临辰:争议,解散。
  临巳:海啸;鸟怪,目疾。
  临午:喧螣,鸡怪。
  临未:工会,乐女。
  临申:尼,白衣,金玉;孝服,边兵。
  临酉:白衣,女士;钱钞,稍门,伤损,肺脾。
  临戌:霜;巧术,小女使。
  临亥:湖滨,水边。
  河魁戌将临子主指:舅翁,长者。
  临场面:医工。
  临寅:墙倒;红衣教。
  临卯:文工,手足;技术,工人。
  临辰;争战,六根不净;石块,聚众,斗殴。
  临巳:冶炉,化炼;窑冶。
  临午:足疾,舅翁;官吏。
  临未:老师,印绶。
  临申:兵士,石头;坟墓,敌人,盗贼。
  旷酉:石碎;白及,女士。
  临戌:兵卒,异人;行步艰难。
  临亥:弟子;坑厕,犯人,乞讨。
  登明亥将临子主指:痰火,麦,幼子,醉人;溺死。
  临丑:征召。
  临寅:楼。
  临卯:幼儿;阁。
  临辰:哀哭;狱吏。
  临巳:坏头面,管钥,悲哭。
  临午:幼儿;管钥,盐。
  临未:阴日;谷物,廪。
  临申:阳日;武器。
  临酉:幼子。
  临戌:厕;兵卒。
  临亥:盐;滋水,流泪。
  上述十二神将之精微涵义“涵义”均引自《大六壬金铰剪》。实质上反映了古代中国贤哲的宇宙全息思想,它把世界上许许多多的复杂事物,按照一定的法则将其属性加以规范化了。正如皮亚杰所说:“在各种文明下隐藏一种唯一的文明,它具有一种永恒的法则和规范化的功能。[瑞士]皮亚杰:《皮亚杰对几种数学认识的批判》,《自然科学哲学问题》1988年第1期。
  4)年、月、日、地四种时空态,是判断事物运动、发展、变化规律的重要因素。
  年为太岁,天元一气,一年之主号令,四时之尊贵者,为事物之变易,应大事、上事。
  月主一月之事,亦主上级领导。为幽明动静之机,到处排忧解难者。月将临辰为龙德。临用、临年纯吉,临日身躬少病,临辰家宅光明。
  年月吉,日发用,事应年月切旬。如甲课在寅则卯在后,而丑在前,前为己我为现在,即丑为现在,卯则为将来。
  日临辰,而受克为乱首,主指行悖逆之道。如庚午日,申加午是日临辰,而辰克之。日临辰而受生,名曰傣就,有荣显之机会;日临辰百生辰,名曰历虚,有无措之语笑。
  辰临日而受克叫赘婿,不能自立其身。如庚寅日,寅加申是辰临日,而日克之,说是寄于辰,今反克辰,常常是自家无安顿之处。辰临日而生日,为自在恢宏之志,辰来生日我,可说是安事;辰临日而受生名曰归福,主福履之来崇。
  日辰克为无涉,主内外了生猜忌;交生不认我,而认别人,故为脱骨。
  日辰上见辰戌又为用为斩关。阳日主逃亡,而阴日主伏匿,若中传遇寅则为天梁,主万里飞螣。
  卯酉为日月门,阴私之象,只利于安居,不利于有所作为。若卯日发用为龙战,酉日发用则为虎斗。主遇事犹豫不决。卯日阳气,南出阴气而北入;酉日阴气,阳气南出。
  凡戊子、戊午、壬子、壬午、乙卯、己卯、辛卯、乙酉、辛酉日为大吉,又临日辰子午卯酉上者,为真九丑。乙是雷电始动之日,震而不安是戊己。壬是三光不照之位,壬禄在亥,六阴俱足,日月之光到此而损。辛为酉,是杀物之位,但居于四仲极阴位上则为大叶。这是因为十二宫神全为贵人之本家。所以,以星、纪而言,则诸星会于北斗星。今又临日四仲极阴之位,是为九丑九阳数。
  时作支,刑子、刑卯之类。乘马驿马主摇动。时冲干,自己不安宁;时冲支,彼方不安定。
  时生日,下报上;日生时,上惠下。时生支,宅吉;时克支,宅必有灾。时克日而又助之以天网辰,则有死丧之危。
  年月日时之时空变化,纵横交错,反复重叠而又井然有序。所以古代贤哲的经验和认识是适应客观的时间和空间的,正确而深刻地反映了时空的变幻和转换。
  5)熟知十二神将等的特定涵义,则使预测水准日臻上乘。
  (1) 白虎主风,青龙,有气旺相,有风有雨。
  预测婚姻看****和天后,****为对象,天后为朋友。求财看青龙、太常是否旺相。功名看吉神和吉将。考选文信看朱雀和白虎。投书献策,若白虎勾陈休囚则无阻碍。词讼牢狱看勾陈太阴。疾病看白虎和太阴。宴会看太常和太阴。怪异看螣蛇。捕盗看玄武。玄武若临克地自然能抓获。失物看玄武之阴神上之方位,寻之可得。行人走失看玄武。
  预测外出,日为陆地,辰为水路。看神将之生克以辨吉凶。经商辰为主日为客,看神将之生合以知合宜。
  巳午临亥子,火为朱雀主口舌,水为玄武主亡遗。火则螣蛇朱雀,金为白虎太阴。淫泆奸邪皆太阴为火所逼致。水上加土,受土之克,则为财。水加火上,受火之克则为官。以木之少,而见水之多,有水漂木之象,故曰流落它乡。水加土上,上木为财,但生而主散失,是因为水为玄武之位。金加火,白虎入螣蛇朱雀之位,故主疾病死亡。土加水为勾陈受制之象,故主田宅争斗而兴词讼。若金加火上为发用,而中末见水则有救;若火加水上为发用,而中一要有土则不凶。
  (2)子作内房,事关妇女,病主泄泻。丑为庭院,秃头病,腹患脾肠。寅为道路道士,病疯疥。卯为门户,会玄武而为经纪;手背疼,而病入膏肓。辰为墙垣,主皮毛臃肿之病。巳为窑小,小口,主咽喉炎,面齿血光。午为堂屋,主心目疾,吐泻瘟癀。未为井院,主头胃噎膈,脊梁疼。申为邮递,主骸骨,心胸脉、络不通。酉为门户,主口耳,小肠,喘嗽难当。戌为墙院,主足腿疾,梦魂颠倒。亥为侧问,疟痢定应脾仙膀胱。
  子神后,主奸淫、妇女;丑大吉,主咒骂、冤仇;寅功曹,主木器、文书;卯太冲,主林木、舟车;辰天罡,主词讼、丧死;巳太乙,主惊怪、颠狂;午胜光,主官讼、连绵;未小吉,主甜歌、医药;申传送,主行程消息;酉从魁,主金刃、奴婢;戌天魁,主欺诈、称印;亥登明,主阴私、哭泣。
  (3)空亡旬空为耗散之神,初传斩首,中传折腰,而末传刖足。辰戌为罗网。辰覆巢,即毁卵。空亡为天之中,煞入只知旬空为十天干,不到此处,不知惟虚能起变化,此正是天之中,故天中煞数中,凡是空亡,不可说不好,要仔细观察,才能看见最初的天罡之气鼓万物而出,天魁之气收万物而入,为四时之罗网杀害言,一网无余。辰上为静位,所以当覆巢为毁卵,在用上是动机。
  天乙贵人顺行则凡事顺,逆则凡事逆。顺贵虽凶,有灾也必然是轻;逆贵虽吉,有福也不多。
  到这里,六壬预测的中级判断就介绍完了。乍一看起来似乎甚难,但若仔细琢磨领悟,则是易如反掌的。
  六壬哲学的预测方法与中医、气功、武术等中国“民间绝技”一样,都有其最上乘的部分“深藏守,莫传文。”,更何况六壬是门道德学术。所以“……大道非大忠大孝不传,非大贤大德不授。真师明鉴万里,岂有将真实付于非人?更有一等胡涂愚人,不知脚踏实地……即遇真师又不敬心求教,谎言诡语,妄想哄人泄露天机,乘间偷取,又耐不得长久。三朝两日即求传授,求之不得,即将远去,反出怨言,毁谤多端。如此居心!东奔西走,枉费了麻鞋,碌碌一生,终无所成。殊不知‘道不离德,德不离道’,岂可舍德而只可言道?亦岂可去德而独修道?”清·刘一明《道书十二种·悟道录》。道德之士,有为、必争、阳谋之士,他一定会认识和感悟到六壬哲学的重大科学价值的。显而易见,六壬哲学有着阴性科学的完整理论体系,它的九大模型集中体现出中国人的高度智能。九为数之极,故能括万物变化之机。六壬可“通万变之玄机,大可为国,小可为家。”?《大六壬指南》卷二《注释指掌赋》遗憾的是多少年来,“在中国科学广阔的领域中,还有许多东西甚至连中国学者本身也从来没有涉猎过。”李约瑟语。六壬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对自己的文化遗产持一种非历史的态度,随意糟蹋、贬歪曲,动辄扣以“封建迷信”和“伪科学”的帽子,实质上是对科学文化的反动。主观臆断代替了客观分析,政治说教代替了学术探究……这只能导致“无文化”、“无科学。
  值得提出的是,六壬的预测方法与西方的预测方法迥然有异。现在西文的预测方法多达二百余种,通行的则有四种:
  (1)探索法:即把从过去到现在的倾向加以延伸,以探索未来变化的某种可能性。
  (2)规范法:即在阐明未来社会的需要、目标、价值等规范的基础上,分析和预测实现目标的可能性、条件和途径等。
  (3)回馈法:把探索法和规范法加以结合的一种方法,它把结果返回到事件的出发点,把现在的变化作为一种有效的预测手段用于将来。
  (4)直观法:它是建立在人通过直观思维以认识事物发展规律基础的一种方法。
  可见,西方预测学大体上是阳性科学的产物,与其说是预测未来,倒不如说大抵上是设计未来。因此,那种认为西方预测学就是纯科学,中国土生土长的预测学就是伪科学的观点,实陡上是近一个世纪以来的“西方中心论”思想在作祟。应该彻底扭转之才是!“事实上以占卜为‘迷信’是现代人的观念。”余英时:《士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198页《史记·日者列传》引西汉贾谊的话:“吾闻古之圣人,不居朝庭,必在卜医之中。”中国古代的卜人和筮人,相当于西方所说的先知,他们应是最早的圣人。。请参阅田昌五:《中国古代社会发展史论》,齐鲁书社1992年版,第497页。六壬哲学完全可与西方预测学相媲美,旗鼓相当,异曲而同工。我想信,一方面随着六壬的进一步破译和研究,将会出现重大的科学突破;另一方面,六壬的科学价值将会逐步被人们所理解、接受和掌握。倘付之于社会实践,将会对经济、科学、文化、体育、教育、军公安等等的实际预测决策发挥重要的作用……。更为重要的是六壬哲学可以提供人们一种科学预测的思维方法。
  六壬哲学既是中国古老的科学 ,又是刚刚复出的新兴科学,更属于未来的科学。倘若与西方预测学相融和,成为一个阴阳对立统一的太极的话,将会锦上添花,如虎添翼,造福于全人类。这正是:
  “六月花花荡,轻挠泛兰塘。花娇映红玉,笑语熏风香。”
  记得奥地利心理学家阿德勒在《自卑与超越》中的一段话是很有见地的。他说:“人类心灵中,预见未来的能力必将有最高度的发展。”所以,科学预测应当引进认识论。

  评论这张
 
阅读(8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